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bequgexs/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收到肖家兄弟转来的货款时,刘志康笑了,这原本很是棘手的事居然这么轻易而举的给办成啦。这不得不说李鸿飞在整个事件里所起的作用。

当改制的方案提上日程的时候,刘志康亲自任命邓琳琳为改制办公室的组长,李鸿飞和沈云志为副组长,张德皋和卿凤山为组员。六个人坐在会议室开始紧张而周密的讨论。其中有一个议题就是,要不要吸收肖家兄弟的股份?另外西南装饰材料城拖欠货款一事怎么解决?

刘志康初步介绍了肖家兄弟的情况,让大家深入探讨。

在这件事上,张德皋和卿凤山没有参言,沈云志站在自己的立场拒绝了肖家兄弟的入股,李鸿飞和邓琳琳到认为可以让他们的资金进入,一来是收回以前被侵吞的资金,二来可以安抚肖家人的情绪,毕竟分厂在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内。

最后,刘志康同意了这个方案,他心里早有一把算盘把乾坤精算得清清楚楚。

“关于西南装饰材料城的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该负责人敬春祥个人背景比较复杂。有涉黑历史,道上传闻跟上层领导走得比较近,2000年至今总共欠我公司货款2500万,能收回这笔资金对我们改制有很大的帮助。”刘志康简单的将敬春祥的情况介绍了一下。

“敬春祥?”李鸿飞脑海里飞快的转了起来,在这片土地上,好像根本没听说有这号人物呀。难道是自己走得太久了,黑道上重新洗牌了吗?李鸿飞不由眉头一皱,他不敢贸然表态。

“敬春祥,30岁,家住龙王街金龙小区,小高层,上下三层全是该集团的骨干,要想以盗治盗很难办成。这点我已经试过了,为了节约时间,你们就不必再试了。想想其他突破,谁将这笔款要回来,我将给予30%的提成奖励。”刘志康继续将情况铺展下去。

李鸿飞仔细的听着刘志康口中所说的每一个字,脑海中自然的形成一个个影像,他将焦点聚集在龙王街,反复的搜索这一带的关键人物。

刘志康抬起头将目光扫向全场,他惊讶的发现在座的并没有被30%的提成所吸引,似乎没有人对此感兴趣,他不由地将眉头紧锁住对着李鸿飞说道:“李经理对这件事怎么看?”

“风险太大,奖励有点少。”李鸿飞心里也有一杆秤,他必须要算计最大的成本,毕竟这是一个棘手的活。

“你能有几成把握?”刘志康精神一震,急忙问道。

“不多。”李鸿飞气定神闲的看着对方,尽量的做到内心的保守。

“不多是几成?”刘志康放下手中的资料,双眼紧紧地盯住他,眼神中充满着各种期待。

“三成。”李鸿飞顿了一顿,故意将比率降低了一半。

“这么低呀?”刘志康也是一番失落。

“没办法,资料不齐,我只能保守的评估。”李鸿飞这样一说,刘志康倒也敞亮多啦。

“这样吧,这事就交给你办,业务提成35%。”刘志康瞧了四周,见众人不语,也只好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到李鸿飞的手上。

“35%,是不是有点多?”沈云志站起来提醒。

“要不你来?”李鸿飞双手一摊,做了个让贤的动作。

“这个我可来不了。”沈云志摆摆手,连忙打住。

“就这样办,如果你们在座的有什么高招、妙招,赶紧报来,现在还有转机。”刘志康四顾茫然,可依旧没人接招。

“好了,闲话少说,就这样办吧。”刘志康再次强调了催收的任务。

李鸿飞领着这烫手的山芋,心里一点激情都没有,虽然计算出来的收益能达到875万,可真正能拿到手的还是一个未知数。

“怎么,没底气吗?”邓琳琳在散会之后与他单独相处了一会。

“没摸清此人的底细之前,不好说。”李鸿飞早已褪去年少之时的浮华,目前的他被岁月磨平得老沉多啦。

“有路子没有?”邓琳琳问道。

“你怎么也沾染了江湖的气息?”李鸿飞不高兴的说道。

“我上网学的。”邓琳琳嘿嘿一笑,她没想到李鸿飞会不高兴。

“少学这些,我想退隐都退不了,敬春祥这事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总之不怎么靠谱。”李鸿飞略略担心的看着她。

“少想不好的东西,多想点高兴的,这样才会磁场相吸,好的才会附身而来。”邓琳琳给他开展了一堂能量普及课。

“行,我高兴些。”说道这里,他突然想起了他的弟弟李羽新,不知道他的广东之行会不会给他的心里留下阴影。

“你在想什么?”邓琳琳见他一阵沉吟,感觉他的心事很重。

“没什么。”李鸿飞瞬间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展厅已经动工了,有时间多去看看。”邓琳琳知道他的压力大,让他侧面的散散心也是对他最大的关怀。

“知道了。”李鸿飞应了一声。他比谁都清楚,刘志康肯用875万的代价去讨债,那这债主肯定也不是好对付的善茬。论势力和实力,刘志康完全有这个本事去追讨,可他为什么不去讨要呢?又仰或不用上面的关系去压制呢?这才是李鸿飞要思考的问题。

李鸿飞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他默默的在椅子上呆坐了一会,这时张德皋走了进来。

“李经理,西南装饰城的事我想我还是多告诉你一点信息。”张德皋关起门来反锁之后才靠近他说道。

“老张,你说。”李鸿飞觉得张德皋肯定知道一些内情。

“敬春祥原来就是建材市场的一个混混,后来搭上了市长那条线,顺手就将这个建材市场承包了,再后来就将原来的名字改成了西南建材城,他做了法人代表。”只听得张德皋娓娓道来。

“他是本地的混混吗?”李鸿飞问道。

“是。就是龙王街的混混。”张德皋明确的点了点头。

“龙王街的?没这号人呀。老张,你是不是记错了?”李鸿飞也是纳闷,这个姓本来就少,要是龙王街的他应该知道啊。可现在他一头雾水,怎么也摸不到和尚的头脑。

“我敢肯定这是真的。”张德皋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么肯定?”李鸿飞也不由地将眉头一锁。

“嗯。”张德皋简单明了的应道。

“看来我得去会会他。”李鸿飞打定主意决定亲自去会会他。

“你要小心点,据说他能量大的很。”张德皋将他知道的统统道出。

“好,你今天要回去吗?”李鸿飞关心的问。

“必须要回去处理事务。”张德皋看看时间,也不打算多留。

“那好,我就不留你啦。改天空了我请你喝茶。”李鸿飞站起身来,送他出去。

“李经理,要是搞不定,千万别逞强。”张德皋发自内心的告诫他。

“谢谢你,老张。”李鸿飞再次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