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不移感慨自己的智商的时候,面前多了一只骨节修长的手。 35xss那手的食指和拇指中间,捏了一张房卡。

飞快地在感应区刷了一遍之后,按亮了楼层键。

司不移叹了一声。

这可能就是命,注定邹哥上不了这个电梯,也注定,司不移得自己面对跟郁从文的独处。

电梯很快,没一会就到目的地。电梯门一开,就是屋子门口。已经送到家门口了,应该没有自己的事情了,所以,电梯门开启的时候,司不移没有挪步子。

不过,不是司不移不想挪步子就能不挪步子的,她的手腕还在郁从文的手中。郁从文没撒手,她就只能跟着走。

醉酒之后的郁从文,力气大得出奇。一路上,司不移拼力气,就没有成功过。现在也一样,一股大力由胳膊处袭来,司不移就被人拽出了电梯。

郁从文没有开门,也没有放开司不移。在电梯关闭之后,两个人就被困在狭小的电梯间里。

“郁、从、文!”忍了一路的司不移,终于忍不住了,咬牙切齿地吼了一声。

然而,被怒气冲冲地吼了一声的郁从文,非但没有生气,还一副特别享受的模样往前一步,喜滋滋的应了一声:“嗯。35xss”

司不移:……

她就不应该跟一个醉鬼发火。司不移不想说话,她现在只想静静。

然而,总有人不让她静一静。高高兴兴的应了司不移一声怒吼的男人,在司不移不吭声之后,又不高兴了。

不高兴的校草,又往前一步。

司不移再一退,就靠在了电梯门上。然后,整个人就被郁从文罩在怀里。人喝醉了,都是这副模样么?司不移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之中。

她记得,自己喝醉的时候,可是没有这么幼稚的。她都不知道,郁从文做这些,到底为了什么。

很快,司不移就知道,这个男人将自己很快,司不移就知道这人的目的了。

郁从文将司不移困在电梯与自己中间,微微倾下身子,垂着眸子,缓缓开口,声音依旧很低,如同呢喃:“再叫一声。”

司不移:……

这都是什么鬼?

就为了让人叫自己的名字?

“郁从文。”名字脱口而出,司不移整个人一愣。

“嗯!”郁从文飞快应答,然后,一双眼睛闪闪发光地盯着司不移,继续提要求:“再叫一声。”

“郁从文!”

“嗯,再叫一声。 35xss”

……

不过是喊一个名字而已,司不移这么想着,可是,越喊,眼眶越热。心中有一股,她自己怎么都控制不住的情绪翻涌上来。

明白这一点的司不移,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可是,她又没法从郁从文的禁锢下脱身。

“郁从文,你放手。”眼眶发热的司不移,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

头顶没有继续传来嗯的声音,司不移抬头,对上一双微红的眸子。紧接着,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唇上染上了一抹温热。

司不移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了,她只记得,在抢走电梯卡之后,她打了郁从文一巴掌。

坐上邹哥的车,司不移看看着自己的手。司不移的手在颤抖,手指染上了红色。

司不移知道,那一巴掌很重很重。

在见到郁从文之前,不、在出电梯之前,她一直忍耐着,绝对不想跟郁从文动手。

可是,她没忍住。

手指触碰嘴唇,司不移的眼眶发现,自己的嘴唇也在颤抖。是的,她想过很多次再跟郁从文见面的场景,却独独没想过,那个男人会借着酒劲吻她。

汽车发动没多久,开车的邹胜就频频回头,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问道:“小学妹,你没事吧。”

邹胜的声音里满是担忧。

虽然司不移今天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沉默之中,可是,沉默跟沉默是有区别的。

之前那沉默,说白了就是因为见到了不想见到的人的反应,正常人也会有这样的反应来着。

但是现在,作为理科生的邹胜,搜肠刮肚,大半天才想到一个词来形容自家学妹:自闭。

没错,司不移这表现,就是自闭。而且自闭得十分明显,自己这个问题,问了好几遍了,也没等到小学妹的回答。

没回答问题的小学妹在干什么?

注意力集中在右手上,左手时不时的摸摸嘴吧,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连问了几遍都得不到答案,邹胜索性也不问了,司不移跟郁从文的事情,说来也是他们的私事,自己不应该管太多。

发呆的司不移,不知道自家学长这段时间脑补了多少东西。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公司了。

“小学妹,这个你交给老大吧。”一进门,邹胜就将签好的合同连袋子一起塞到司不移的手里,也不等司不移答应,直接溜了。

司不移抱着袋子在大厅里站了十秒钟,才回神抱着文件袋朝老大的办公室里走去。

一边走,司不移一边思考老大在今天这件事情里到底扮演什么角色。

司不移到办公室的时候,严磊还在办公室里忙活。听到敲门声,抬头,示意司不移可以直接进门。

“老大,合同签好了。”司不移进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交任务。

严磊收下合同,连检查都没检查一下,直接放到桌子上。

显然,严磊知道这个去星途签的合同,不会出任何问题。但是,既然合同不会出任何问题,为什么严磊还让两个人过去?

“老大……”

司不移刚开口,就被老大打断了。还没等她问出自己想要问的问题,那边严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翻出一堆资料来。

司不移知道,自己不用问了。

老大这态度,要是再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自己也就白在创业团队待那么长时间了。

抱着一堆资料,司不移晃晃悠悠地回了办公室,然后遭到了全员围观。

前两天的赶工完成了,大家瞬间从忙到死的状态变成了无聊至极的状态。于是,带着文件进来的司不移,就成了一帮无所事事的学长们的拯救者。

“小学妹,新任务的完成周期多长时间?”看着司不移坐上位置,围上来的学长们就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