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全面攻略正文卷 第四百三十九章 好奇怪的感觉( ..) 苏牧笑容依旧温和,夕阳余晖洒在他脸上,显得十分阳光好看。

可这一幕落到穆婉婉眼里,却让她没由来升起一阵寒意,从脚往上,直冲大脑。

穆婉婉忍不住打个寒颤。

她毫不怀疑苏牧会说到做到。

如果自己方才有一点敌意,现在可能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苏牧要对她动手,她绝不可能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甚至连呼救都来不及…

这一刻,穆婉婉心跳急剧加快,白皙的额头上也渗出了几丝晶莹的细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即使很不愿意承认,但她确确实实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给吓到了。

穆婉婉真怕苏牧会杀掉自己,心里不由得委屈极了。

明明是你自己要将身份说给人家听,结果说完又想杀人灭口,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理取闹的人…

“你怎么了,这么紧张干嘛?我跟你开玩笑呢,你不会当真了吧?”

苏牧打趣道:“听说过吊桥效应吗?你现在心跳这么快,再这样继续下去会喜欢上我的。”

这话充满了调戏的意味,让压抑的气氛一扫而空。

穆婉婉呆了呆,旋即小脸一红,呸了一声:“自恋狂!”

苏牧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拿出星卡,递到少女手上。

“拿着吧,进了迷宫以后注意安全,别死在路上了。”

穆婉婉睁大眼睛:“这么多?”

厚厚一摞星卡,起码有一两百张了。

这可都是五阶顶级的战装啊!

加起来值……好多好多亿了!

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家伙,不会是真的想泡我吧?

“不行,我不能要。”

穆婉婉咬牙将星卡还给苏牧。

虽然她真的很馋这些战装,但却不想为此把自己给卖了。

苏牧没接,反而挑了挑眉头:“给你就拿着,哪那么多废话?”

“可是…”

“没有可是。”

苏牧打断道,一副霸道总裁的模样,“实在不想要你就扔了,我送出去的东西,绝不会再收回来。”

说罢,苏牧转身就走,根本不给穆婉婉推脱的机会。

开玩笑,真让穆婉婉把星卡退回来,他还怎么钓鱼呢?

通过刚才的对话,苏牧已经基本可以断定穆婉婉对异族人没有偏见了,所以这位女将军,黎明社要定了!

穆婉婉站在原地,一阵失神,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体会过这般既霸道又温柔的关心,一时间都忘了这个男人方才还要杀她灭口…

穆婉婉咬了咬嘴唇,冲着苏牧的背影喊道:“苏牧,我承认你刚才的样子很让人动心,但我穆婉婉没那么好骗!等出了迷宫我就把卡还给你!”

“那等你出了迷宫再说吧。”

苏牧头也不回的挥挥手,迅速消失在穆婉婉的视野之中。

只要收了星卡就好办了,迷宫内危险重重,总有能用上的时候。

苏牧还真不信穆婉婉宁愿死都不愿意使用星卡,否则她早就追上来把卡硬塞回给自己了。

从这方面来讲,自己也确实没看错,穆婉婉的确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即便知道拿人手软,最终也没有拒绝,毕竟,一张星卡有时候就是一条命,世界上没有比生命更珍贵的东西了。

穆婉婉需要这份保障,苏牧便给她这份保障,只要穆婉婉不是只白眼狼,就一定逃不出黎明社的手掌心。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就是那句“我承认你刚才的样子很让人心动”有点猝不及防…

“这少女该不会是喜欢玛丽苏霸道总裁类型的男人吧?”

苏牧琢磨着,看来以后不能以这种形象出现在穆婉婉眼前了,免得引火烧身。

很快,穆婉婉也回到迷宫外面。

队伍已经找了个开阔的地方扎好了营。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他们准备等更多的队伍来了再进去。

穆婉婉虽然收下了苏牧200张星卡,但并不打算告诉队友,否则他们肯定不等人了,而是直接挑战迷宫。

加上之前苏牧送的,一共202件战装,保守估计都能猎杀100只五阶高级的怪,穿越迷宫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可穆婉婉不想这么做,对她来说,每一件战装都是一个人情,她要真把200张卡都用掉,什么时候才还得清啊?

把她卖了都不值这个价。

穆婉婉在脑海里回忆着苏牧说的话,他所谓的玩笑,到底是指异族人的身份,还是指杀人灭口?亦或是两个都有?

他这样帮助自己,又有什么目的?

“他不会真的喜欢我吧…?”

穆婉婉想起了苏牧的眼神,那对漆黑的眸子深邃而明亮,非常迷人,可目光侵略性十足,带着一抹相当明显的欣赏——说好听点是欣赏,实际上是占有欲,只是穆婉婉又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苏牧的演技不是一般的好,骗过了许多人,可她却看出来了,因为明藏和木子欣并非是第一次参加比赛,他们两人以前的表现根本不像有任何恋情,所以单人赛上的冲突,是苏牧和明藏自导自演的一场戏,这也是她一直都看苏牧不顺眼的原因,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心机boy……

问题也正出在这,苏牧这么一个心机的男人,如果想追女孩,又怎么会将自己的占有欲暴露出来呢?他那么多女朋友,不可能不知道女生最讨厌这种赤果果的目光。

这样一想,苏牧好像并不在乎自己喜不喜欢他?

反推回去,也就是苏牧其实不喜欢自己?

想到这,穆婉婉觉得自己隐隐抓住了重点。

不喜欢但想占有,他到底想对自己做什么,才会产生这样奇怪的情绪?

突然,穆婉婉打了个哆嗦,心里咯噔一下。

“身材不错。”…她没由来地想起了苏牧那天强行抱她时说的话,以及方才苏牧霸道的样子。

这两幅画面联系起来…

“这个家伙,不会看自己身材好,想把自己调教成他的私人玩物吧?!”

……

“阿嚏!”

房车里,苏牧莫名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又继续收拾东西。

“苏牧…”薇尔莉忽然走了过来。

苏牧顿时眼前一亮,“真美!”

少女又换上了那身战斗专用的哥特风黑裙,腰部系着一根丝带,将上半身衣服束紧,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材曲线。她香肩手臂都裸露在外,肌肤白皙细腻,吹弹可破,一双笔直的大长腿微微并拢,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高贵冷艳的气质,再加上无可挑剔的容貌,绝对能称得上是世间最完美的冰山女神。

只是此时,薇尔莉一贯冷冰冰的俏脸略微紧绷着,好像有些紧张,听到苏牧称赞自己,她双颊浮现一抹红晕,目光微微闪躲,欲言又止。

“怎么了?”苏牧牵起少女的手柔声问道。

薇尔莉犹豫道:“我……父亲知道你的身份了。”

“嗯?伯父都知道了?”苏牧诧异,他仔细回想了一遍和老丈人对话的场景,好像并没有提到相关的事?

“是我后来告诉他的。”薇尔莉垂着头小声道,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苏牧怔了怔,旋即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

“没关系,反正迟早要面对的。”

他拉着少女坐到沙发上,又问:“伯父怎么说?”

“什么都没说,但我看得出来他有些生气。”

薇尔莉咬了咬嘴唇,“苏牧,你会不会怪我?”

“当然不会。”苏牧将少女拉进怀里,温柔的笑道,“都说知女莫若父,你又不会撒谎,自然什么事都瞒不过伯父了,所以这不是你的错,不用自责。”

安德里作为天启骑士团团长,武力值的智慧都是毋庸置疑的,就算薇尔莉有心隐瞒,安德里也迟早会发现这件事,毕竟黎明社所有人的资料都没了,这本身就是一个无法解释的疑点。

尤其是青帝的视频传开以后,“异族人”这三个字便成了教会内部的敏感词,苏牧认为,只要那些人稍微聪明点,很容易就能联想到他们的身份,因为黎明社一直以来展现的手段都有些稀奇古怪,这可以用战装来解释,同样也可以用异族人来解释,关键就在于教会怎么去想。

“苏牧,我怕我爸他…”

“把事情告诉教会?”

“嗯。”薇尔莉点了点头,“我爸最在乎的就是骑士精神。”

薇尔莉现在内心非常煎熬,一边是忠于教会的父亲,一边是自己最爱的男人,她不知道该怎么选。薇尔莉以前不止一次思考过这个问题,可从来都没有得出过结果,如今问题摆在眼前,更是让她心乱如麻,不知所措,否则也不会那么容易被父亲戳破谎言,逼着她说出苏牧的身份。

“大小姐,你有点傻。”

苏牧调侃道:“小孩子才做选择,你是大人了,肯定全都要嘛。”

“可是我爸不会背叛教会的。”薇尔莉情绪低落地道,略微泛红的眼眶看得苏牧一阵心疼,连忙出声安慰:“你放心,伯父他会理解我们的。”

实际上苏牧心里也没底,如果薇尔莉的父亲真是哪种忠心耿耿的骑士,这件事恐怕很难找到完美的解决方案。

在苏牧看来,安德里没有当场大发雷霆将薇尔莉带走,已经是给足了黎明社面子了。

苏牧曾想过无数种自己和娘家人之间可能会出现的矛盾,比如金钱,比如地位,比如天赋,比如一夫多妻…等等,唯独把种族之分抛到了脑后。

“你们不用担心,伯父会支持你们的。”

门口传来一道声音,赵果果抱着笔记本坐到苏牧身边。

听到她这么说,无论是苏牧还是薇尔莉都松了口气。

对于赵果果,他们都拥有绝对的信心,只要赵果果说,他们就信。

苏牧顿了顿,问:“我们该怎么做?”

他都不问赵果果是不是想到办法了,因为少女这时候过来,必然已经想好了对策。

“我们什么都不用做,顺其自然就行。”

赵果果开口道:“你们误会了一点,伯父的确是一名拥有骑士精神的骑士,但伯父并非效忠于教皇,而是效忠于圣众议会。”

薇尔莉迷惑:“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很大。”赵果果解释道:“圣众议会是纯粹的军事机构,和内阁完全不同,一个攘外,一个安内。”

“从权力上来讲,教会这层身份,只在内阁才拥有绝对的统治权,如审判庭、监狱、执法局、狩猎公会等民间组织,而对于圣众议会,教皇虽然有权调用,但却必须通过议会长来发号施令,也就是黑森。”

“一般情况下,议会长出于对教皇的尊重,不会忤逆对方的意思,可如果事情波及面比较广,议会长就不一定会听了,比如a级警备这样的大事,必须通过圣众议会的执事投票才能决定执不执行。”

“所以,圣众议会和教皇并非从属关系,圣众议会也并不是在替教皇做事,而是在替人民做事。”

说到这,赵果果冲苏牧歪了歪头:“是不是觉得这句话听起来很熟悉?”

苏牧点点头:“我记得秦大哥也说过类似的话。”

“这就对了,因为秦局长是老校长的学生,而老校长又是曾经的议会长,忠于人民这四个字,便是老校长当初在圣众议会提出来的行为准则。”

赵果果接着道:“昨天青帝出手镇压希瓦,已经证明了异族人的强大,圣众议会但凡不是傻子,就应该知道和平相处才是蓝星人目前唯一的出路,而伯父作为圣众议会的红衣执事,相信很快便能从黑森那得到消息,那么在这样大势所趋的情况下,你们认为伯父还会因为种族之分而阻拦你们在一起吗?”

“不会!一定不会了!”

薇尔莉有些激动地说道,她是真的害怕自己的父亲和男人站在对立面,要是有一天父亲带人来抓苏牧,她都想一头撞死在柱子上算了,现在听见赵果果有理有据的分析,无疑打消了她所有担忧,心中欣喜万分,忍不住抱着赵果果亲了一口。

她不太会表达感谢,只好付诸于行动了。

赵果果淬不及防被薇尔莉亲了一口,嘴角不由微微抽搐起来。

这种感觉……真是好奇怪好奇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