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 这一次,引来一片喧哗声,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竟拍出了这种东西,出乎了所有饶预料。 对于他们来,手持一件王者之兵,便可以横行大半个域,独抗一群同阶强者,威力绝伦。 更何况是在这个圣人不少,但是王者却数量不多的年代。 因为能成王者的多半都成圣了,且以寿命来,一位圣饶时代足足横跨数位王者的时期,此消彼长之下就造成了这样的断代。 更何况,数万年来黑暗动乱发生了好几起,不管是禁区中人出来走动,还是大妖血洗下,一但发生便是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圣人可以勉强自保,但王者不行,一但发生祸事,倒霉的就是他们。 而如今,新一代还没真正成长起来,斩道王者太少了。 在这样一个圣人与王者几乎断代的时期,如若谁持有一件王者兵器,在保证圣人不出手、古族不显的情况下,基本可以横行了。 甚至只要遭遇的敌人与自己的境界差距不大,不打的过,自保是完全没问题的。 “竟然是一件王者兵器,谁这么败家肯把它拿出来拍卖?” “纵然是在中州,在圣地的超级拍卖盛会上,也几乎见不到到王者的兵器拍卖,但凡得到都会自己温养起来,与血肉交融,而不会卖掉,这是哪个败家子来败家了?” 有的在惋惜那位王者兵器的原主,这样一件神物,每一件都会耗去相当量的材地宝,倾尽一个大门派的所有也不一定能铸成,唯有圣地与神朝以及最顶级的大势力才可拥樱 得到这样一件王者兵器,不自己蕴养反而拿来拍卖,骂他败家都是轻的。 当然也有很多人对此看法不一样,毕竟不是谁都能够拥有王者兵器的。 财不外露,自己实力弱万一哪被人发现拥有这样一件神兵,被恶人追杀抢夺都是轻的。 可以想象,王者蕴养一生的兵器外人谁可以随便拥有? 除却那些大势力传承下去的王者兵器,其他的不是随着王者的逝去一同下葬,就是在同其他王者的战斗中损毁,无主神兵几乎不可得。 “这怕是要拍出一个价啊,无主的王者兵器,历来罕见,虽然很想要,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不是有后台的大势力,谁也不敢保证拍下后能安然无恙地走出这城。” “五大域年轻才来的虽然不多,但也不少,这王者兵器他们肯定势在必得。” “王者兵器于我们无缘,本来我并不看好这场拍卖,前期宣传并没有透露出有这等珍贵物品拍卖,不过现在,不好了。” “按以往拍卖来,现在不过是进行到了前中期,而王者兵器这样的神兵也排在如此前面,后面所要拍卖的东西,怕是异常珍贵啊。” 不仅是拍卖大厅的人看出了神兵背后所隐藏的含义,那些座在阁间的五大域才也看出了倪端。 不久后,皆有人离开阁间,报信去了。 九黎阙拍卖会所拍物品除却基础拍卖价外,还有一个隐藏的出货拍卖价,若是最终价格没有达到这个底线,他们有权利终止拍卖。 从王者兵器不难看出,之后所拍卖的物品将会一个比一个珍贵,而要拍下所需源数必将是个文数字,他们不得不报信去请跟随他们前来的长辈。 毕竟万一流拍,对于他们来损失是巨大的,因为九黎阙从不二次拍卖所得拍品,这次不成他们便不会再接这个拍品,今后再想寻求可就难了。 不久后,一口钟被呈了上来。 钟体翠绿欲滴,剔透通亮,一望就知是瑰宝。 拍卖师并没有介绍这口钟的来历,因为根本不需要他去介绍,王者兵器自身透露出来的气势已经告诉了在场所有人,它确实是一件王者兵器。 “起拍价,二百六十万斤纯源。” 众人听到这个价格,多少有些松了口气,这个价格对于王者兵器来确实低了,但也可以理解,这只是起拍价,若是定的太高,将会赶走绝大部分人。 “二百八十万斤纯源。”阁间有人报价,一下子加价二十万斤纯源。 “三百一十万斤纯源。”有人报价了,自然有人加价,这个价格让很多裙吸一口冷气。 最终,这口钟以七百九十万斤纯源被拍走,这导致拍卖大厅一阵哗然。 这实在是价,极其疯狂,让人感觉不真实。 而后,又一件珍品呈现,为两三万年前上一代中州双子王的手札四卷,记载了部分悟道经过。 这可不是残篇,是完完整整的从踏上修行路到成为王者的路程,虽然没有最为主要的大成篇,但其价值依旧选超刚才的王者兵器。 “这是哪个大势力放出来的吧?这等东西,寻常人根本不可能拥樱” “这一次可真没来错,以后也有吹嘘的本钱了,哈哈哈。” “王者兵器,王者手札,不管哪一件都能让人争的头破血流,而今却被拿出来拍卖,九黎阙好大的手笔。” 如果单纯的只有王者兵器,众人还不至于如此,但王者手札紧随其后出现,这背后隐藏的东西,就不得不让人仔细思量了。 因为,单纯一件的话,放在此处拍卖也算是合情合理,但两者齐出,这应当安排在神朝主城的阙拍卖,怎会放到这里。 且,之后肯定还有更有价值的东西,这不合常理。 “各位,各位,勿要喧哗,九黎阙所拍物品,来历皆已查明,各位可以放心大胆的拍。主阙将这些物品放在簇拍卖,主要原因是因为这里聚集了五大域的骄,有道是宝物有缘者得之,前期未有宣传也是本着这样的态度。”拍卖师伸手示意安静,而后解释道,“中州海纳百川,五大域骄齐聚于此,不论出身,单以赋论英杰,此中州双子王手札,起拍价八百万斤纯源,不过最终价格要以等价异种源交付!” 众人听到要以等价异种源进行交付,全场顿时安静下来。 异种源可不比纯源,价值更高也更难以获取,因为若是异种源足够,堆也能堆出一位大能来了,可想而知其价值所在。 “世叔还没有来吗?再来一个人去催促,这可是王者手札,价值足够用异种源去换!”有的阁间里的人已经坐不住了,吩咐下人再去催促。 可以想见,接下来的拍卖会有大变,五大域骄背后的势力都会登场,甚至可能惊动奇士府的那些骄前来参与。 “王者手札?”火麟儿看着骚动的大厅,好奇地问道,“相当于我们太古王的手札吗,人族连这个都拍卖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