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合欢看不上白玉霄,方子轩也不想收她为婢,因为胡素娥两人已经够他“头疼”的了。

“这件事就算了,我也不需要你为奴为婢,等到了城里,你们就自便吧。”方子轩道。

白玉霄楞了一下。

正人君子。

金绣丝心头瞬间就想到了这个词。

其实她并不想白玉霄当方子轩的奴婢的,可是,这一刻,她反悔了,或许,白玉霄当方子轩的奴婢真不是一件坏事。

师父极强,而弟子更是正人君子,这样的主人,去哪找?

“公子,我。”白玉霄正想说点什么,方子轩就打断了她:“你就当我不想乘人之危吧,何况,我已经够两个仆人了,不需要第三个了。白姑娘,你当我的奴婢,就要跟你娘分开,那她一个人怎么过?你还是留下来陪你娘吧。就这样决定了,不要多说。”

方子轩的话貌似有道理。自己真跟了方子轩的话,那娘一个人怎么办?难道要孤零零过下半辈子么?

对金绣丝的眷恋一下子就占据了上风。

金绣丝在甲板上运功疗伤,白玉霄就在一边看着她。

一段时间之后,方子轩道:“白姑娘,到了,你们下去吧。”

白玉霄看着下方的城市,眼中闪过一丝茫然,她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商山,现在就要彻底换一个环境了么?

“谢谢方公子。”金绣丝两人齐声道。

说完,她们就飞出了如意灵舟。

看着她们两人的背影,不知道怎么的,方子轩忍不住喊道:“两位等等,我还有话要说。”

金绣丝两人转过身看着方子轩:“不知方公子还有什么事呢?”

“两位是商山的妖兽,现在离开了商山,如果没地方落脚的话,我或许可以介绍你们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我在于市城认识两个人,他们跟你们一样,都是猫妖,并且还是一对道侣。在那他们开了一家名为南山的酒楼。嗯,他们其实跟你们很相似,都是从妖兽山脉里面出来的。如果你们真没地方落脚的话,不妨去找他们,至少,你们可以有一个地方安心修炼。他们的实力不错,想来也没人可以为难你们的。如果你们决定去的话,那我就写一封信给你们带过去吧。”

金绣丝看着方子轩,一息之后她道:“那就有劳方公子了。”

自己母女两个反正也没地方可以去的,那怎么不去于市城看看呢?方子轩的为人这么好,那他认识的人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去吧?何况还是在城里的,对方怎么也不至于对自己两人做什么吧?

那就先去看看再说吧,如果不适合,自己两人再离开也行啊。

方子轩于是拿出一块玉简写了起来。

很快,玉简写好了。

接过玉简,金绣丝两人齐声道:“谢谢方公子。”

“他们一个叫李焕子,一个叫墨踏雪。对了,这个储物戒指你们也拿着吧。”方子轩把储物戒指仍给金绣丝,然后转身就走进了船舱里面。

“哼,你这小子总是那么烂好人。”张合欢不满道。

“随手之劳,能帮就帮一下吧。”方子轩没有说出当时第一眼看到白玉霄时候的那个奇怪反应。

“哼。”张合欢冷哼一声,然后就继续自斟自饮了。

方子轩很识趣地主动帮他倒酒。

这一次,方子轩两人终于顺风顺水地来到百草谷。

看着百草谷这块石碑,方子轩不禁一阵感慨,第一次,自己是被张合欢劫持里这里的,而第二次,自己居然成为了张合欢的唯一弟子,也就是这百草谷的半个主人。估计何首乌他们四人知道后会很惊讶吧。

白玉霄两人随便找了一间客栈住下。

看着手中的玉简,白玉霄道:“娘,我们真要去那个什么于市城找方公子的朋友么?”

“嗯,去看看也无妨,如果可以就留下,不行的话我们走人就是了。”金绣丝道。

“其实,方公子这么好人,我想他介绍的人应该不会差到哪去吧?何况对方跟我们是同族。”

“或许吧。”

“娘,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我以为我们真要被他们两个给捉住了呢。”白玉霄靠在金绣丝怀中道。

金绣丝轻轻抚摸着白玉霄的秀发。

一会之后,白玉霄道:“娘,方公子在离开前给了我们一个储物戒指,快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

金绣丝于是拿出那个储物戒指。

“娘,好,好多资源。”白玉霄忍不住惊呼起来。

金绣丝看着储物戒指里面的资源也是愣住了。

好人!

除了这个词之外,金绣丝想不到别的词了。

或许,自己真的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是不是在于市城定居了,毕竟,像方子轩这样的好人怎么会坑自己呢?

在伤势大致恢复过来之后,金绣丝就带着白玉霄来到广场上。

在买好票之后,两人踏入了传送阵法里面。

如果是之前,她们是要乘坐灵舟去于市城的,因为她们所拥有的资源不足以让她们奢侈地使用传送阵法,但是现在不同了。

走出传送阵法,白玉霄不禁一阵兴奋,因为她是第一次使用传送阵法。

“娘,我们找间酒楼吃点东西吧。”白玉霄道。

手上有很多资源,白玉霄也就不准备节俭了,反正吃点东西也花不了多少灵石的。

金绣丝点点头,白玉霄平时基本呆在商山里面,很少外出的,对外面的世界好奇很正常,自己就算是带她见识一下好了。

对于酒楼的美食,白玉霄显得很有兴致。

随后,两人来到一家衣饰店里面。

换上新衣服的白玉霄,让店内的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亮。

这样一个女子,登上这一届的百花榜绝对没问题。

逛完这座城市之后,两人就继续传送。

于市城。

从传送阵法里面走出了两个女子。

金绣丝和白玉霄。

白玉霄好奇地四处张望:“娘,这里就是于市城啊,我看跟其他城市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吧。”

“傻孩子,除了个别特殊城市之外,其他大部分城市都差不多的。”

“娘,那我们先去那个南山酒楼看看?”

“嗯。”

金绣丝看了一下边上的地图,然后和白玉霄往南山酒楼走去。

南山酒楼。

金绣丝两人走了进去,接着,他们就看到柜台后面站着一个掌柜打扮的男子。

难道他就是李焕子?

金绣丝于是走到男子前面道:“你好,请问你是李焕子李掌柜么?”

李焕子看了金绣丝两人一眼。

好美的一对女子啊。

“我就是,请问两位是?”李焕子道。

“我们是方无心方公子介绍过来的。这是他给你跟墨姑娘的信。”金绣丝说完就拿出方子轩写的那块玉简。

方无心?

李焕子急忙接过玉简,然后仔细看了起来。

内容并不长,李焕子很快就看完了。

“阿明,你看着店,我回去一下。”李焕子对一个店小二道。

“好的。”

“金姑娘,请跟我来。”李焕子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

金绣丝跟着李焕子来到一座院子里面。

“踏雪,快出来,有要事。”李焕子刚进门就喊道。

很快,金绣丝就看到一个黑衣女子走了出来。

“她们是?”墨踏雪打量了一下金绣丝两人道。

“她们是方公子介绍过来的。”

“是方无心方公子?”

“是的。”李焕子道:“这里还有方公子的一封信。”

墨踏雪接过玉简看了起来。

果然是方无心介绍过来的。

于是,墨踏雪马上客气道:“两位,里面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