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整个柳叶巷的男女老少,这就忙活开了。35xs.co

“江南林”目前住在柳叶巷里的族人,总数是二百七十二口。

这里面包括了主脉家主林朔一家,以及以林贺春为代表的的一些近亲支脉。

这些林家人,都是百年前代表林家参加平辈盟礼的家主,林全福的直系后代,这也是目前林家的大房。

林全福兄弟的后人,也就是二房、三房,乃至再远的一些林家分支,都已经随着拆迁搬出去了。

其中能力不错的,被林贺春安置在全球各处产业,负责一些具体的事务。

所以如今柳叶巷里的林家人,对林朔来说都是血缘关系很近的亲人,哪怕抛开林朔家主的身份,只要他结婚,这些人心里都是热乎的,跑前跑后动力十足。

其实婚林朔已经结过了,今天这桩子事儿,在性质上是补办婚宴。

林贺春的建议是,拜堂就不必了。

三个人拜堂,毕竟不太好看,两家亲家脸面上有点儿过不去。

林贺春的原话是:“不是每一户人家,都跟苗光启那家伙一样没皮没脸的”。

这句话林朔觉得有道理。

反正之前在塔什干已经拜过堂,确实没必要再来一次虚的。

除了拜堂之外,婚礼其他流程还是要补,好歹大家伙儿热闹热闹,就按本地的习俗来。

所以今天流程是这样:上午先迎新娘子,然后婚礼省去,之后就直接喝喜酒了。

中午这顿酒,是林朔跟anne一起答谢宾朋。

晚上这顿,是林朔跟狄兰一起。

分别在两艘游艇上把两场婚宴办完,这事儿就算结了。

闹洞房也省了,因为是三人一块儿睡,这洞房不好闹。

流程很简单,但每个流程的排场得大,细节得讲究。

钱就是纸,撒出去就是了。

光是酒宴的场地,也就是两艘游艇,每一艘都是至少二十亿美金的造价,这不是租的,而是买的,昨天半夜刚刚开过来。

两顿酒席分别是九十九桌台面,无论厨工还是食材、酒水,都是世界顶级的,折合下来每桌一百万美金的标准。 35xs.co

宾客的这几天的衣食住行,相比之下就不算什么了,按当地能达到的最高标准去整。

反正这几天下来,得让宾客们知道什么叫至尊享受,什么又叫人间富贵。

但是花钱如流水的同时,动静要尽量小,不扰民。

对林贺春而言,林朔结婚他高兴,所以钱无所谓。

但这事儿是门里的事,不用去跟老百姓显摆。

就连前去迎亲的鞭炮都取消了,只剩下两个二踢脚。

两个新娘子在游艇上,林朔这个新郎得去迎出来,二踢脚点起来炸出两声响儿,就表示林朔人来了。

当然这艘游艇,不是婚宴用的两艘大游艇,而是皇家女王号。

原本的安排,其实也不是这艘游艇,而是林贺春的一处别院,临时当做娘家的所在地。

可北欧女王是个反应快的。

她昨天夜里在看到了那两艘游艇之后,知道皇家女王号不够格,她马上向林贺春致电,主动沟通,并且询问起当地的婚俗。

问清楚之后,女王提出来,让anne跟狄兰一起去皇家女王号,这算是娘家的地儿,迎亲来这儿迎。

这其实是对anne的一种示好,林贺春在跟林朔和anne沟通之后,也就答应了下来。

所以目前林朔的两位夫人,都在皇家女王号上,林朔得去迎接出来。

可是迎亲是没那么容易的,娘家人会刁难。

而迎亲的队伍,领头的得是婆家的姐姐,最好是结了婚的,这种女人牙尖嘴利会说话,叩门容易点儿。

可是柳叶巷里的林家人里,林朔还真没同辈分的姐姐,只有一个堂妹,小丫头刚断奶。

于是这活儿,就给了苗小仙了。

苗小仙是苗雪萍的堂侄女,苗雪萍又是林朔的姨娘,所以勉强算是一个婆家的妹妹。

上午九点钟 ,迎亲队伍准备齐整了,两辆车。

头辆车是苗小仙和章进,其中章进拿着二踢脚跟,一会儿负责点炮。35xs.co

林朔由七个林家堂兄弟簇拥着,一辆大车跟在后头。

路其实挺近,因为柳叶巷本就在钱塘江边上,在沿江公路开上十五分钟就到了。

可是事情不是很顺利,因为这门婚事的婆家,有两家,这两家都备下了拦路虎。

按入门的顺序,林朔要先去接anne。

anne的婆家,猎门苏家,现在其实就只剩下anne一个,但是她有师兄师姐。

这会儿拦在迎亲队伍跟前的,是苗成云和云秀儿。

云秀儿同时又是林朔的表姐,所以她的立场有点两难。

云家家主站在码头上,跟林朔对视了一眼。

林朔笑了笑,云秀儿就翻了翻白眼退到一边去了。

只留下苗成云,拦在了迎亲队伍前面。

苗成云衣服空着一个袖筒,左臂没安上,眼神有些游离,显得底气不是那么足。

他跟曹冕一样,也被自家老爷子晃点了。

原来今天一早老爷子到这儿,不是给他安胳膊来的,而是来测绘的。

测绘他手臂的神经位置和结构,好进行下一步的配套工作。

所以今天他知道,自己肯定拦不住林朔。

不过苗大公子是个机灵的,他看着苗小仙说道:“我这个大舅子拦着,按规矩新郎是不能出面的,得他旁边的人帮忙。苗小仙,你想跟我动手吗?”

苗小仙白了苗成云一眼:“你有病吧?你是我堂哥,跟我一样随姑姑算是婆家人,你是不是站错位置了?”

“绝对没有站错。”苗成云义正言辞地说道,“我是anne的师哥,现在云秀儿已经叛变了,我要是再叛变,anne就没家里人了!”

“有道理。”章进在一旁点了点头,“成云哥,要不我们练练?”

“我不欺负小孩儿。”苗成云摇了摇头,“你才多大啊,那什么,林朔身边那几个,出来!”

林朔身边几个小伙儿,是林朔的堂兄弟,这都是分家人。

七个人都带着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

这里面是一个博士研究生、两个硕士研究生、还有一个双学士应届毕业生,最后三个更小的是高中生。

三个高中生里最小的,只有十三岁,是少年天才班的。

七个都是读书种子,哪儿见过苗成云这个无赖架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怎么办。

“苗成云你要点脸吧!”苗小仙被气得直哆嗦,然后手往自己腰际一探,将腰带里藏着的一根软鞭解了下来。

苗成云吓了一跳,退开两步说道:“苗小仙你想干什么?迎亲这是习俗,点到为止就行了,你还亮家伙啊?”

“都被你气糊涂了。”苗小仙嘴里嘀咕着,收起了鞭子,扭头对章进说道,“章进,你给我揍他一顿。”

之前在昆仑山下的时候,苗小仙教章进识字说话,两人关系很好。

这会儿小姑娘有差遣,章进按理说自当从命。

而且这少年破镜之后,也急需要一场战斗来检验自己的实力。

林朔太强了,楚弘毅这几天又碰不上,这个苗成云,倒是一块很好的试金石。

只是这人如今少了只手,战力大打折扣,而且目前是码头上,不远处就是江边公路,车来车往的不是那么方便。

门里的规矩,一般不在常人面前露能耐。

所以章进扭头看了看林朔,看叔怎么说。

其实在平辈盟礼之后,按规矩章进跟林朔辈分已经抹平了,可林朔是章连海的结拜兄弟,这个没法改变,所以章进还是把林朔当叔看。

结果叔说道:“别真打,搭个手得了。”

“哎!”章进点点头,看向了苗成云。

“那我赢了这么讲?”苗成云嘴角闪过一丝笑意,一脸得瑟地问道。

“等你赢了再说吧。”章进向前一步,全身气势骤然爆发。

这少年将自己的右手掌背向前,缓缓伸了出去。

苗成云一看少年这架势,脸上的轻松神情不见了,眉头一凝,也是一掌递了出来,跟章进的手交缠在一起。

两人手臂一靠,手上一吃劲,“咔”地一声响,两人所在地面的水泥地,一下子就开裂了。

两人所站的地儿是码头,水泥铺的很厚实。

可水泥再厚实,也是用钢铁支架顶在水面上的,下面是悬空的。

眼看蛛网状的裂纹四散开去,苗小仙赶紧叫停:“你们这是想拆码头吗?”

话音刚落,苗成云和章进两人的身形已经分开了。

苗成云神情轻松,面不红气不喘,点了点头:“你小子不错,比我想象得厉害。”

章进就相对吃力了一些,脸上有红晕,额头见汗,胸膛不断起伏着。

这少年死死盯着眼前的苗成云,似是并不服气。

林朔把这一切尽收眼底,对这结果也是早有预料。

章进虽然这些日子突飞猛进,也进入了强九境的领域,可是比起苗成云,火候还是差一些。

而且苗成云神农架一行,鬼门关里转悠了两圈出来,大难不死那是获益良多,抛开悟灵不论,他在修力上也有突破。

他本来就是苗家阴八卦九寸五境的高手,这一下窜出去多远,就连林朔都很难看透。

因为他们苗家阴八卦的路数,跟一般的修力还不太一样。

阴八卦的修行者,身体的气血平时隐藏得很好,奇门遁甲的八扇门守得严严实实,看不出端倪。

只有关键时刻,才会在一刹那爆发出来。

就刚才跟章进搭手那一瞬间来看,苗成云现在至少是九寸六,而且他的苗家修力九寸六,比章进的章家九寸六要厚实。

两家的传承在一个级别上,可章进说到底,毕竟还是个十九岁的少年,如今身上是开始挂肉了,但质量还有欠锤炼。

总之,章进年少有成来日方长,苗成云一朝开悟进步神速,这都是好事儿。

至少回头到了婆罗洲,那上面猛兽异种众多,只要不遇上七色麂子,这两人还是能让人放心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皇家女王号上慢慢走下来一个人。

白人老头儿,五十来岁,头发已经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