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川并没有被杀掉,但是被切飞了一条手臂,白发魔女也不好过,肚子被开了一刀,肠胃几乎露了出来。

“我要宰了你这女人!”噬川纵横在这片荒芜之地多年,未逢敌手,他狠起来比谁都可怕,今天遭遇了劲敌,被废了一臂,他依旧没退,他咆哮了起来,浑身迸现更加可怕的杀机,噬人魔影彻底展现了出来。

噬人魔剑!

这是噬川修炼的剑技,疯狂的杀意,邪恶的气息,连活人都噬杀,绝对的无所畏惧。

白发魔女来历本也不凡,她所拥有的战技比之噬川只强不弱,她身上洒下无数银光,手中的银剑接引那一缕刚悟来的星纹之力,无限的银光力量依旧刺眼,她叱咤了起来:“谁杀谁!”

银光的力量蕴含着邪恶的气息,这是变异的力量,威力更加邪气,不比噬川的剑技差哪到。

无数的剑气继续纠缠着,诸多的剑影在碰撞,双方身上的龙鳞甲不停地被斩烂,诸多鲜血不停地飞溅,战况无比地激烈。

在战舰上的掠夺者们看得目瞪口呆,此等战役,对他们大有裨益,或许可以助他们未来更进一步。

半圣之争,波及方圆百里天空,无数的云彩被剑气袭卷一空,战舰一退再退,甚至也开启了防御力量。

杨武淡定地看着这一战,心中喃喃道:“云琪战斗天赋绝对不止于此,她是沉寂太久了,需要寻回曾经的战斗意志。”

这一战厮杀了大半天,在白发魔女施展银发天赋之后,战力大降的噬川终于是被她擒下了。

“啊啊……”噬川被银发勒住脖子,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他身上诸多鲜血依旧在流,森森白骨显现,显得触目心惊。

砰!砰!砰!

白发魔女并没有半点怜悯之心,拖着噬川朝着那一座孤峰怒砸而下,噬川的身体撞击在山峰之上,山峰不停地颤抖。

半圣体质足够强悍,但是在战力快要消失之后,防御力量下降,被如此怒轰,谁也承受不了。

噬川被白发魔女打了半死,才被拖到战舰之上。

白发魔女也不好过,她披头散发,浑身衣白染血,气息虚弱,状态并不是很好。

杨武怜惜地看着她说:“服三转小玄丹。”

白发魔女轻点了点头,吃了一颗杨武送给她的三转小玄丹。

三转小玄丹药力惊人,迅速地恢复她的伤势,她的气息平复了下来,消耗的力量在快速回复了。

那战舰上的掠夺者刚有一点想要趁机开溜的冲动,立即被摁灭了。

白发魔女的战力太强大了,她恢复过来之后,在场还有谁会是她的对手?

何况那位年轻得过份的主公一直还没有出手呢。

他看起来只有顶级天鱼境界实力,真要打起来,他们没有人是他对手,绝对属于一尊绝世妖孽,或是有神秘强大的灵魂附在他身上,才让他这么变态。

杨武将噬川的乾坤戒卸了下来,他利用强大的灵魂力量冲击,乾坤戒的禁制瞬间瓦解。

噬川意识到之后,想死的心都有了。

“收藏真是丰富啊!”杨武打开了乾坤戒后,忍不住欣喜道。

这乾坤戒有百方大小,这里塞满了东西,除了大半是玄灵石之外,还有许多的高级草药,奇石异珠,甚至还有高级玄诀、战技等等,其中还有疑似圣物的东西,价值非凡。

在战舰上的掠夺者都露出了羡慕之色,他们长年掠夺,所有身家价值绝对比不过噬川。

杨武低头看着噬川说:“想死还是活?”

噬川没理会杨武,闭起了眼睛,争取尽快恢复伤势逃跑。

“噢,装死是吧,那就剥夺你的灵魂,将你封存起来,永世不得轮回。”杨武淡淡地说了一声,战魂浮现了出来。

战魂凝实,显现魂身,强大的武道意志袭卷了战舰,吓得掠夺者们胆寒心惊,一个个跪了下来齐呼:“主公威武!”

战魂离体,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达到龙变境界可以做到,但绝对没办法像杨武的灵魂这么凝实,威压如此浓烈,直逼圣境。

诸多掠夺者打心里怕了。

这战魂若是突然冲着他们神庭来,他们的灵魂必然难以阻挡得了。

如此少年妖孽,压得他们再无半点异心。

噬川睁开了眼睛,灵魂从他眉心处浮掠了出来喝道:“杀!”

噬川身为半圣,灵魂力也不凡,尽管身体被打残了,魂力依旧强大。

只是噬川的灵魂力量无法与面妖相比拟,被杨武的战魂两三下便收拾了。

“剥夺!”杨武迅速地擒抓着噬川的灵魂,不让其灵魂回归身上,这代表着他的身体失去灵魂,陷入死亡状态,并且很快会腐烂掉。

“求……求你放过我!”噬川灵魂流露出了惊恐之色说。

“刚才还反抗,现在才求饶,不嫌迟了吗?”杨武淡笑道,紧接着他取出了一只玉瓶,打算将噬川灵魂封印在玉瓶中。看书阁 .kenshuge

“放过我,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噬川大声道。

“什么秘密?”杨武好奇道。

“先让我的灵魂回归本体好不好?”噬川哀求道。

“不好,限你三十息内说出秘密,如果能让我感兴趣,我放你一马未尝不可,如果这秘密没有价值,你就去死吧。”杨武毫无仁慈之意。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我知道一处天藏之地,那里隐藏着惊人的传承,或者是佛陀坐化之地,也用可能是一处圣境秘地。”噬川赶紧说道。

“你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更不知道是何物,这也算是秘密吗?”杨武不满地说了一声,手指之上悄然地浮现了一缕蓝色火焰,它如同小玄武在跳动,随时会焚烧向噬川的灵魂。

噬川惊恐说:“别烧我,我知道那地方在哪,只是那里凶险,我一个人无法闯进去,所以一直没得手,我可以立即带你去的。”

“焉知道你有没有骗我?”

“我的小命在你手上哪敢骗你啊。”

“也是,我先剥夺你一缕本源魂力,替你保存,如果属实的话,再还给你。”杨武说了一声,强行截取了噬川一缕灵魂力。

啊!

噬川灵魂受损,对于他来说是动了根基的伤害,想要再冲击星纹境界难如登天了。

周边的掠夺者身心一寒,他们害怕步了噬川的后尘。

杨武毫不吝啬地给噬川赐了一颗三转小玄丹,助他迅速恢复过来。

掠夺者们见奄奄一息的噬川从死亡边缘强势反弹好起来,不禁对杨武手中的丹药起了好其之心,心中更加确定这绝对是来自大阀势力的绝世妖孽,不然哪来这么逆天的丹药。

噬川在短时间恢复了伤势,可是气息依旧颓势,半圣的风采一时半会恢复不了,毕竟他缺了一条手臂。

“好了,告诉我那地方在哪吧。”杨武向噬川说。

噬川知道命运难改,只能认命,他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说:“就在不远的峡谷中。”

“这么近?”杨武诧异道。

“不然我怎么会守在这里,那里暗藏着古阵,我也是意外才发现的,凭我实力根本闯不进去,没有圣阵大师在这里,只怕也没办法进去。”噬川说。

“先去看看吧。”

……

前方不远,果然有一处峡谷,在峡谷下还有一条不小的江水,江流朝东滚滚流动,不时有怪鱼跳出水面,两岸有猿啼之声不停地惊响。

战舰落下,众人从战舰下掠出来,杨武收起了战舰,凌空俯视着这片地方。

突然间,有数十上百的凶鸟从树林中飞掠了出来,目标直取杨武他们一行人。

不用杨武出手,这些凶鸟都被他身边的掠夺者斩杀掉。

“在那峡壁之上,那里有一处夹缝,通过之后,便抵达天藏之地了。”噬川指了指一处不起眼的壁缝道。

“带路吧。”杨武没有傻乎乎地冲过去。

噬川没得选择,只能够朝那地方降下去,临近之时,他才说:“这里有一头凶猿守护着,半圣境界,以我的状态不是它对手。”

这家伙的心思并不单纯,如不是杨武截了他本源灵魂,绝对会被他摆上一道。

果然,在壁缝处冒出了一颗猿首,那双凶戾的目光朝着杨武一行看来,一道怒吼之声惊响:“吼!”

声音震耳,如同梵音,直入众人的灵魂,众人陷入了呆滞的状态当中。

凶猿从山壁间窜掠了出来,它那并非很高大的身体,如同流星飞掠,速度快得惊人。

刹那之间,它抵达了杨武等人的高度,一只凶拳朝轰出,土黄色的拳劲如巨大的山石,朝着杨武一行碾压而去。

在场的人灵魂都受了干扰,唯有杨武依旧保持着清醒,他战意昂扬地看着这凶猿说:“不错的对手啊!”

杨武冲了出去,也凝聚了蛮拳朝着凶猿轰去。

蛮象拳!

一头蛮象凌空而立,一只巨大的象腿化拳落下,一片大地都要被踩塌。

砰!

两拳如陨石对撞在了一块,峡壁动荡,江水炸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