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舒雨君惊叫了起来,探出一只玄气掌抓着疗伤中的杨霸冲天而起。

也在她与杨霸飞起来的刹那,杨武四周刀气横生,可怕的死亡之道遍布方圆十里之内,妖魔邪影被剑道统统斩灭,四周的花草树木全部枯萎,刀芒所到之处一切都化为了齑粉,诸多岩石爆碎,地面出现了一道道纵横的刀痕,毁灭之力真的达到了极致。

轰隆轰隆!

惊爆之声响耳不绝,就算远处的噬血邪魔都被吓得心惊胆颤,这绝对是属于小圣级别的力量,它们怀疑人族有小圣强者来袭了。

在远处,有一支十数人的队伍,这支队伍人马相当地强壮,每一个都气势凛然,战意昂扬,宛若天兵天将,男的威武,女的娇媚。

能够在救赎之城出现这么一支队伍,实在是一件让人觉得诧异。

这一支队伍中,带头的是一名火气浓郁的刚毅男子,看他不过是三十出头,但是却达到了顶级天鱼境界实力,其天赋赫然不比杨霸差到哪里去。

这男子穿着一袭赤色小圣甲,背着一把巨阙剑,脚蹬着火云靴,浑身有着浓烈的火气汹涌而动,战斗力绝对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在这男子身侧有一名性感娇媚的女子,比之男子大上几岁,她身材高挑,穿着暴露,那似象牙般的肌肤散发着晶莹的光泽,仿佛轻轻触碰之下都会破掉,她手臂上绕着长鞭,如同饰品一样给她增添了几分野性的味道,她达到了高级天鱼境界实力。

“那边就是噬血邪魔的地盘了,引起这么大的动静,莫非是有人与噬血邪魔战斗?”性感的女子轻声道。

“过去看看就不知道了。”红发的男子淡淡道。

他们一行艺高人胆大,朝着杨武闹出动静的方向掠了过去。

他们正要靠近之时,却是看到了舒雨君与杨霸二人朝着他们看过来。

杨霸被羽墨重伤,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恢复,已经恢复了几成战力,只是天赋力量短时间内没办法动用了,除非他的背伤彻底恢复过来。

经过此前一役之后,杨霸对杨武的能力已经是彻底地折服,哪怕嘴上不说,内心无法再反驳杨武比他更强大的事实。

羽墨布下的“妖魔诛人阵”何等地强大,还有魔圣骨镇压,他爆发天赋力量都承受不住,但是杨武却能够轻易干掉羽墨,就凭这一点,他就知道杨武的底牌比较多,是他没办法比拟的。

尤其是现在察觉到杨武居然进入了悟道的状态当中,他内心被狠狠地震憾了一番。

悟道,唯有大机缘者方有机会进入这种状态,杨霸自认为自己天赋足够惊艳,可是他也还不曾有过悟道的状态,他在心中轻叹:“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现在,他相信超凡界外还有更强大的天骄,明白了天外有天的道理,他嚣张的气焰或许该收一收了。

“如果这家伙能够带我离开救赎之城,给他当小弟又何妨!”杨霸终于是想改变立场了。

刚刚杨霸在疗伤,在杨武悟道爆发出极其强悍的攻击之后,被舒雨君拉了一把,不然他被杨武这一击直接给灭杀了。

他与舒雨君俩人久久没能从杨武这一招的威力回过神来,直至那十数人出现在他们面前之后,才让他们回过神来,并警惕了起来。

杨霸自小呆在救赎之城,对于救赎之城内的一切了如指掌,他发现这一行人马是刑家与吕家之人,带头的人应该是新来的生面孔。

杨家与刑家从来都是势不两立,杨霸见到刑家人后,臭脾气便上来了,他斥喝道:“这里没有你们什么事,立即滚!”

“大胆!”刑家与吕家的人听杨霸这么斥喝,便怒喝了起来。

“他们是谁?”带头那红发男子皱眉问道。

有一人站了出来说:“七少,他是杨家杨霸,号称小王八,在杨家那些罪血里面倒也是一号人物。”

“刑裂,你想死吗?”杨霸盯着刚开口说的那人喝道。

刑裂,在刑家罪血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实力并不比杨霸差,只不过他比杨霸却是大了二十几岁,曾经也以一招之差败于杨霸之手。

“杨霸你算什么东西,你们杨家还不被我们刑家打怕吗?今日七少在这里,你还敢辱我刑家,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刑裂强势地回应道。

如果在平时他遇上杨霸可能还要回避一二,但是今天他带着家族的七少爷来此,他根本不惧杨霸,而且看杨霸那模样似乎受伤不轻呢。

“原来是杨家人,那就喊他们替我们探路吧。”那位刑家七少勾勒出了一丝阴冷之色说,接着他看着舒雨君问:“她也是杨家人吗?”

刑裂早看见舒雨君了,他被她的美貌惊艳了一番,他应刑七少的话说:“没见过,不过与杨霸在一起,想必是杨家人。”梦想文学网 xw

“嗯,把他们一起带上吧,我们要去的地方麻烦不少,有他们在前面也能省心。”刑七少淡淡地应道。

这位刑七少本名叫刑比炎,是刑家的一位绝世天骄之一,此番他来到救赎之城并非是来猎杀邪魔,而是准备寻找一物,想要借助那一物突破龙变境界。

在他身边的女子也不是吕家罪血,是吕家的天骄吕娇莲,她们俩暂时勾搭在一起。

“杨霸,你们可听见了,我们七少允许你们陪我们一道诛杀邪魔,还不快过来谢恩。”刑裂拿鸡毛当令牌,对着杨霸与舒雨君斥喝道。

杨霸刚想应话,舒雨君抢先说:“你们给我们提鞋都不配,还让我们当跟班,真是天大的笑话!”

舒雨君身为衡山派大小姐,有这样的说话的底气,尽管刑家不比衡山派弱,但是对方那色眯眯的眼神着实让她觉得讨厌。

“啧啧,你这小娘们嘴巴还真厉害,不知道真用的时候,是不是也那么厉害!”刑裂阴阳怪气地说。

在他身后的男人听出了刑裂这话中有话,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舒雨君还是黄色大闺女,但是她经已经年过三十,经历过不少的生死磨练,阅历也不是一般女子能够比拟的,她听出了对方污辱之言,顿时大怒娇喝:“你们该死!”

说罢,她正准备提剑朝着刑裂他们杀过去,杨霸也是握着巨斧,准备一起迎战,但这时有一人突然掠到了舒雨君身边,将她的剑摁了回去。

舒雨君以为是敌人,正要反抗,不想却听到熟悉的传音:“雨君莫急。”

在她身边的不是杨武还有何人呢?

此时的杨武战力气息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并没有因为悟道而一飞冲天,但是看着他脸上洋溢的笑容,依旧能感受到他此次悟道收获不小。

“他们辱我。”舒雨君由着杨武摸着她的娇手说。

“这事交给我。”杨武淡笑了一下说,紧接着他对着对方那十几人拱手道:“我们愿意听从诸位大人们的差遣。”

舒雨君与杨霸都愣住了,实在想不通杨武怎么向对方服软了?

这绝对不是杨武的风格啊。

众人都不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少年是谁,但是看到他与舒雨君亲切,自然也把他归列到杨家人当中了。

“小子还蛮识趣的嘛,不过你代表得了他们俩人吗?”刑裂盯着杨武玩味地说道。

他能够看得出杨武境界不过是中级天鱼境界,这么年轻就达到如今的境界,倒也算不俗了。

“我当然可以代表他们了。”杨武自信昂扬地说,顿了一下他说:“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诸位大人整体实力比我们都强,我们若是反抗,只怕是讨不了好,不如随大人们一起诛杀邪魔,或许还有一条生路不是吗?”

刑吕两家的人听得杨武说得这么直白,立即觉得这少年真是识趣。

舒雨君了解杨武,知道杨武只怕是示敌以弱之计,便配合他说说:“杨武,你怎么能够这样,哪怕他们再人多又怎么样,咱们也不见得怕了他们。”

“雨君,你战力是不俗,可是你觉得能够凭一人之力打他们多少人?只怕还没有伤得到他们一人,你就被杀了,还是不做无谓的反抗好。”杨武劝说道。

杨霸在一旁骂道:“孬种!”

“总比丢了性命好。”杨武回应说。

“哈哈,这位小兄弟说得不错,跟着我们还有活路,若是现在敢反抗,立杀无赦!”刑裂大笑道。

“大人放心,我们愿效犬马之劳。”杨武恭敬地说。

刑裂不能做主,他看向一旁的刑比炎问:“七少爷您以为如何?”

“谅他们也翻不起什么风浪,让他们当先锋。”刑比炎也不是笨人,他可不认为杨武三人这么轻易就屈服,心中认为杨武不过是玩能屈能伸那一套,但是在绝对实力面前,他们这一套有用吗?

“那就依七少之言。”刑裂应了一声,然后看向杨武等人叫道:“你们过来,赏你们天丹,只要服下去,就能与我们一道寻宝了。”

说罢,他手中多出了三颗药味十足的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