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沃鸣、舒雨君两人都纷纷发动攻击,一方面是为了救杨武,一方面是想要将黑芒杀掉。

他们得到了疗伤的机会,早已经蓄劲十足,爆发出来的力量堪称恐怖。

白沃鸣不再是动用镇水印,而是提着战枪刺出了一只巨大的水鸟,水鸟展翅横击,数百丈的水域统统被它撕裂,这才是他水族三皇子应有的战斗力。

舒雨君凝聚四周的水玄力,蓝色的长剑化为了一阵剑雨,再配合她的天赋,圣擂台中全是剑雨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统统攻向了黑芒。

黑芒反应力惊人,他提着杨武当做了肉盾挡在了他之前,冷笑道:“来啊,尽情打过来啊。”

白沃鸣与舒雨君的攻击为之一滞,纷纷撤去了大半力量,但仍有小半落到了杨武身上。

“哈哈,真是爽快,等我一个个送你们上路,这里将是我们黑水族的地盘。”黑芒得意的大笑道。

这时,有死亡之道力量在弥漫了开来,黑芒的笑容瞬间变得呆滞,他的生命力遭到了剥夺,丝丝在流逝,灵魂力也受到了冲击,若是其他武者或许就要被吓坏了,但他不愧是快要踏步龙变境界的强者,他很快清醒过来,捏着杨武脖子的力量大增,欲将杨武灭杀掉。

谁知道,杨武已经趁着他呆滞的瞬间进行反击,他双掌充满了力量,狠狠地印在了黑芒胸膛之前。

砰!

这双掌力量何等地霸道,杨武以为能够拍飞黑芒,谁知道人家根本没当一回事,黑芒冷冷说:“我的防御是无敌的,就算随便你打都碎不了,你可以安心去死了。”

黑芒不再给杨武机会,要拧断杨武的脖子,突然间,他如遭蛇蝎噬咬,迅速地将杨武甩了开去。

也在他甩开杨武的刹那,白沃鸣与舒雨君冲到了他身边,双人联手的攻击朝着黑芒打去,阵阵水玄气在这里沸腾惊爆,力量在圣擂台中回荡不休着。

就在众人以为黑芒要完蛋之际,黑芒完全无视了他们的攻击后,强势地反击,芒刃刺中了白沃鸣的下腹,舒雨君被他踹飞掉。

刹那之间,凭着一己之力重创了两大高手。

黑芒战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其他人根本没办法抹平这差距,除非有圣兵方能够破得了他的防御。

眼看黑芒就将白沃鸣灭杀之即,白解拼了老命杀了过来,以全部的力量轰向了黑芒,每一击力量化为汹涌的水浪,一波接着一波袭卷而下。

但是这种力量对于黑芒来说完全是免疫的,黑芒随手将白沃鸣朝着白解的方向甩了回去,白沃鸣惨遭白解误伤,性命堪忧。

黑芒没有停竭,芒刃连续地挥舞着,数道利刃分别袭向了白活鸣、白解、舒雨君、毕浩和杨武,他要一招之间将他们统统灭杀。

芒光连闪!

虽然,黑芒分而击之,但是每一道芒刃的力量都蕴含了他十成的力量,根本没有再留半点力量,纷纷扰扰的芒刃充满了圣擂台,若是在外界,地面只怕要被这芒刃割划得千疮百孔。

“休要猖狂!”杨武再一次杀了过来,他魂眼攻击再打出来,魂力如同利刃强行地冲击黑芒的眉心。

魂力攻击的威胁永远是每大的,另外他再一次催动了冰刃翼朝着黑芒头顶斩去,双管齐下,务必要将黑芒拿下。

杨武的天赋力量逼得黑芒不得不心防御,不管哪一种力量袭中脑袋,他都是死路一条,他的连续攻击力量减弱,众人勉强可以挡下。

黑芒目光盯着杨武,他化为了一道残影再一次冲向了杨武,他必须要先杀了杨武,才能够放心对付其他人。

芒刃力量集合在一块,划出了一道宛若天灾巨浪的冲袭之力,一切在这一招下都要被抹平。

杨武战枪刺出逆龙咆哮,只能够阻挡这一招大半的力量,还有一部份继续地冲来,他拍出了断江掌,汹涌的掌力再截下了一部份力量,最后仍有力量落到他身上。

噗!

杨武半身沾浪,可他依旧继续朝着黑芒冲过去,黑芒也迎面冲来,芒刃往着杨武的要害再一次刺来。

任谁都能看出杨武打算与黑芒拼命了。

黑芒眯着眼睛说:“不管你还拥有什么底牌,都改变不了你被我灭杀的事实。”

杨武没说话,另一只手悄然地多出了一把剑,一记剑芒划了出去。

无名剑式!

剑如流星,惊天动地!

黑芒的芒刃挥斩,墨蓝色的光芒连流星都直接斩崩,他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

“结束了!”黑芒胜券在握地说道。

不想,杨武居然迎着他的芒刃扑抱在了他身上。

噗!

杨武腹部被黑芒刺穿,众人都惊呆了,觉得杨武这是在直接送死的行为。

也在这一刻,众人都觉得杨武若是胜了,值得拥有三分之一的宝藏。奇幻小说网 .7huan.

“武天王!”杨杰、李逍等人都失声叫了起来。

他们真没想到杨武会以这种两败俱伤的办法对付黑芒,这一份勇气真不是他们所能够比拟的。

“恩公,是我害了你啊!”白落云自责地说。

杨洪昌更想要冲上圣擂台阻止这一切,但是圣兵在流动,圣力隔绝,谁都不能够出手阻挡。

就在众人以为杨武必死之际,杨武身上浮现了一团蓝色的火焰,这火焰统统焚烧向了黑芒。

黑芒大惊:“混蛋,这是什么火焰,为何能够伤我。”

自古以来都是水克火,他浑身都是水力,并且拥有黑水天赋,这些黑水力量居然都没办法将这蓝色火焰扑灭,继续焚烧在他身上,他的双鳞甲开始融化,痛得他惨叫,他疯狂地轰打着杨武,要将杨武甩开,但杨武死死地缠抱着,这种无赖的打法非常地滑稽,但是没有人敢笑,这是玉石俱焚的作法。

砰砰!

杨武背脊连遭黑芒轰打,背脊几乎被断掉,那一把芒刃在他体内绞动,肠胃都被割成了血水,真是惨不忍睹。

“杀!”舒雨君不愧是女中豪杰,她比白沃鸣更坚韧,看到杨武与黑芒两败俱伤,拖着重伤之躯杀了过去。

只不过,她还没有杀到,黑芒与杨武分开了。

黑芒成了火人,在不停地惨叫,身子在迅速地萎缩,哪怕他身上的黑水浮动,都没能够将这火焰灭掉,被生生地焚成了灰渣。

杨武倒在地面上,成了一个血人,那模样可惨极了。

舒雨君第一时掠到了杨武身边,手中多出了一颗丹药,将杨武身体转了过来,往着杨武嘴里塞了进去。

看着杨武浑身伤痕,她内心不知为何觉得有点心疼,她说:“你可不要死,不然你三分之一的宝藏没了。”

杨武咧牙说:“放……放心吧,是我的谁都抢不走。”

其实,在舒雨君喂他丹药之时,他已经炼化了乾坤空间的疗伤丹,打算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伤势,以防别人突然下杀手。

出门在外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哪怕他救了现在剩下的几人也是如此。

“赢了,我们赢了,太好了!”白水族人惊呼了起来。

“杀得好,杀得好,黑水族人就是该死,圣擂台之战结束。”

“此处宫殿属于我们白水族所有了,黑水族人立即滚蛋。”

“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不如趁着现在一鼓作气杀光他们吧。”

……

白水族人兴奋了,黑水族人个个皆面露悲伤且愤怒之色,他们族的大人战死,意味着他们输了。

有一名黑水族人冷哼:“收起圣兵,我们走!”

在战斗前,他们已经发过誓,愿赌服输,不敢在此放肆,不然会遭天遣,将圣兵召唤了回来,携着其他族人灰溜溜地离开了此地。

他们将杨武的模样烙印在了脑海当中,等此番回去,杨武定然会成为他们黑水族必杀之人。

杨武、舒雨君、白沃鸣等人都从圣擂台中出来,每人身负重伤,没办法行动,都盘坐在原地疗伤。

其他人都不敢出声打扰,安静地给他们护法,没有谁擅自离开去寻找这里的好东西。

轰隆轰隆!

蓦然之间,有强大的波动力量打向了主宫殿,那是属于强大的圣力,把众人都吓了一大跳。

白落云看见正是黑水族人的翻海圣贝发出的攻击,他怒吼道:“黑水族,你们想要遭天遣吗?”

原来黑水族人还有一个留了下来,他在远处手持圣贝攻击宫殿。

“哈哈,我可没有违背誓言,这里属于你们的了。”那黑水族人长笑了一声,召回了翻海贝冲向了此处宫殿地盘。

那一座被攻击的主宫殿并没有受损,有强大的力量防御着,就算圣力都难以将它毁去。

就在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之际,却听有人惊呼:“大家快远离这里。”

“快……快走,宫殿里有强大的家伙,它只怕被惊动了,若是冲出来,我们大家都要死。”又有人惊慌道。

白落云手持着圣犀牛角大声说:“本皇子手中有圣兵,不管何物都可以击杀。”

就在这时,一道恐怖的巨影从宫殿当中走了出来,一道嘶吼之音响起:“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