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山,属于南岳,它成名在于山之秀美,只见一座座大山之上,树木茂密,花草凡多,随着阵阵风吹过,无数的老树招展,像是在欢迎远来的客人,那些奇花竞艳,点缀着山间,增添了斑斓的炫丽色彩。

山下,有鼎盛的香火,信徒往来不息,山腰有奇花异果,飞禽走兽,还有衡山派弟子操练武技,山顶仙雾缭绕,隐约可见山洞中有阵阵霞光汹涌,圣意飘渺。

衡山有九九八十一座山岳,它们连绵成一片古山脉,从高空看下去,只见这八十一座山峰宛若“葫芦聚鼎”之势,是天生的聚气福地,生活在这里以及周边的人,都会得到这些玄气的滋润,无形地被加持寿元,这又称之为“长寿葫芦”仙地。

衡山派第一门开派祖宗眼光极其老道,找到了这一处养生之地,若是这地盘再大一些,必然能够助衡山派成为巨头势力。

可惜,北边靠江有黑水族之祸,南边又有魔族虎视眈眈,衡山派要守护一方宁静,每年都损失不少天才,才此因素都阻碍了他们的发展,不得不与其他四岳连手。

飞行舟被杨洪昌收了起来,众人朝着衡山派山门之外降下。

不管是谁到了衡山,都不得从山上飞过去,那将被视为挑衅衡山派,必会遭到攻击。

“武天王刚你说的,杀声海螺卖不卖?”岳鑫露出期待之色再问。

“呵呵,你还当我是刚刚的小白啊。”杨武笑道,顿了一下他说:“杀声海螺在水族才能够发挥伤魂的威力,我们人族使用不了,但是我们只要学了水族的吹奏之法,就能够用杀声海螺了,我说得对不对?”

岳鑫苦笑道:“想不到你这么快就记住书上的解说了,不错,但是你没有吹奏之法啊。”

“这吹奏之法想必不难吧?”杨武朝着其他人看去问。

杨杰跳了出来应道:“乐师将这吹奏之法谱写成了音道战谱,虽然不好找,但是只要有好东西,肯定能够换取得到。”

顾曦从旁说:“衡山派对于音曲之道非常有研究,听说收藏有不少水族的吹奏之法。”

岳鑫点头露出了羡慕之色说:“不错,所以刚才我才问武天王杀声海螺卖不卖,这杀声海螺在水族中也不多见,每一件都非常重要,谁得到它绝对都是如虎添翼!”

“哈哈,那就好,我想你们山门不介意送我一门吹奏之法的吧。”杨武大笑道。

“武天王救了我大哥,我们又跟了你,无论如何都会替你找来一门相应的吹奏之法。”岳鑫承诺道。

前方,衡山派山门到了。

山门前有一块高八十八丈的玉石碑刻着“衡山派”古老大个字,龙飞凤舞字体有着阵阵霞光散发出来,将一处山门的气派呈现在众人眼前,其上有九百九十九道台阶,直上云端,有道童站在山门前守礼。

衡山派属于剑派,但是同样信仰道家之法,大部份人都学道,这里的道童就是从小培养的道派接班人,他们莫约十一、二岁,可是实力都达到了人将境界,他们只是表面的迎宾道童,在暗处还有衡山派强者守护。

两道童见到了岳鑫之后对他施礼问候:“拜见岳师兄。”

岳鑫对他们还了礼说:“我带几位客人回山门借道去。”

“师兄请,贵客请!”道童有礼地回应。

岳鑫带着众人朝着九百九十九道台阶走了上去,台阶上有扫地的少年弟子,见了岳鑫都喊一声师兄,岳鑫一一回礼。

岳鑫介绍说:“这是我们衡山上山阶梯,走过了这里之后,就意味着进入了我衡山派,一切都得依照我们衡山派规矩行事,我只能带大家到外院,要带你们进内院必须要向内门执事禀报,得到允许方可以入内,不过我们只是借道,在外院便可以了。”

众人皆是深以为然地点头,体会岳鑫的难处。

九百九十九台阶对普通人来说很难一口气走到顶,对于杨武他们来说并不难,他们很快到了台阶之顶,放眼看去就见有许多古楼道观,每一座古楼道观前都有古鼎焚香,供奉着天地,有道徒不停地接迎香客,场面相当地观壮。

岳鑫带着众人走向了外院禁地,那里是非游人可以靠近的地方,他们连续通过几排古楼之后,人烟越发稀少,往来的都是衡山派弟子,他们手持剑兵在炼剑,也有人提着战枪飞舞,皆是以十四五岁的少年居多。

杨武好奇地打量着他们,发现他们都在做基础的修炼,有很多修炼的器材辅助,还有长辈在指导着,起步就比之外界的少年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里依旧不是外院中心,只是前院,他们过了一片树林之后,终于是见到了一处如同城镇之地,这里楼阁矗立在山壁之上,排排而建,显得无比地整齐有致,望眼一看至少有上千栋大小的楼阁,居住在此的至少万人以上。

杨武了解这还只是外院的冰山一角,因为任何一流势力弟子都过十万之数,像衡山派这种古门派,弟子何止十万,至少数十万,遍布湘江地界各地。第六书吧 .6shu8xs.

到了这里之后,岳鑫就必须出示他的弟子令,并且不能够带着杨武他们随便乱走,只能让他们停留在外院会客楼中等待,一切待得禀明了外院执事之后,才能够从这里借道。

岳鑫喊道童前来招待杨武他们,自己快速地去寻找负责的执事说明此事。

杨洪昌有点不满说:“我堂堂杨家子弟出行,衡山派执事应该出来迎接才对。”

“七叔,这里不是我们杨家城。”杨杰提醒道。

“四弟是内门弟子,他能够带我们到这里来已经算不错了。”李逍替岳鑫说话道。

“嗯,我们不着急。”杨武轻点头道。

不多时,岳鑫匆匆赶了过来,他脸色似乎不太好,带着郁闷之色说:“对不起,我没办法动用得了空间之门。”

众人为之一惊,杨洪昌更是大声道:“岳鑫小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守护空间之门的执事说我们衡山派收到白水族的求助,让我们等先助白水族解决问题之后,方可以再用空间之门。”岳鑫解释说,接着他补充说:“其实就是有师兄想逼我参与这事,他们想让我去送死。”

岳鑫很不甘心,他是内门弟子,但是在内门中地位并不算高,他曾得罪了人,而那人的师叔正是现在守护空间之门的执事。

不管名声多好的地方,只要有人存在,就会有人在内斗,这是人族永恒不变的话题。

“既然这样,我们另外想办法吧。”杨武也不想为难岳鑫。

杨洪昌则是大声说:“我来出面吧,相信我杨家还有一些薄面,只要交足了玄灵石,借道一行,应该问题不大。”

就在这时,外面有声音响起说:“岳师弟,你带来的人口气还真大,我衡山派给谁借道都没问题,你带来的人却万万不行。”

紧接着,便有数名年轻人出现在了大厅门口之前,都是清一色的衡山派弟子,刚刚说话那人正是中间带头的年轻人,一身袭蓝袍加身,背后束着长剑,两撇眉毛高高扬起,盛气凌人的模样一览无疑。

吕志海,衡山派的内门弟子之一,年龄超过三十岁,没能够参加残裂空间天王榜之争。

“吕师兄,你何必这样呢,我几个朋友只不过是借道就走,以往小弟有什么不对的向你道歉就是了。”岳鑫向吕志海放低了姿态说。

吕志海没应岳鑫的话,目光到了杨武等人身上,他不认得杨武等人,指着杨武他们喝道:“不管你们是谁,立即从这里滚出去。”

吕志海一副主人的模样,完全不将杨武等人放在眼里。

众人都怒了,尤其是杨洪昌大喝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如此对我说话,速速喊你们执事过来,我们杨家人何时轮到一个小辈在此斥喝,若是在外面,现在就叫你人头落地。”

吕志海眯着眼说:“哈哈,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门派中威胁我们,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下一刻,他大声吼道:“执法执事何在,有外敌入侵,请速速前来擒拿。”

“吕师兄,你莫要逼我!”岳鑫怒瞪着吕志海喝道。

“我逼你又如何?”吕志海冷笑道。

“他们是我的朋友,我决不允许他们受委屈,我这就去请我师尊!”岳鑫咬牙说道。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吕志海满不在乎道,他可是知道岳鑫的师尊对岳鑫从来都是放任不管的,他并不把这威胁放在心上。

“早知道衡山派如此,我们就不该进了。”杨洪昌说,顿了一下他又说:“我们走吧,这口气来日再找回来。”

谁知道,他们还没走出去,便有一队人马拦在了他们前方,正是衡山派的执法队。

“外敌何在?”执事队的带头人大喝道。

“老鲁是你!”杨洪昌看见这人之后,欣喜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