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城福安王府。

福安王正在大厅当中训斥着他的女儿,他大声喝道:“这下好了,给我们惹了天大的麻烦,真不知道你小小年纪心机哪这么歹毒,一旦杨武回归,就陪我一起去道歉吧。”

福安王是一个有风度的男人,他不会轻易生气,他生气就代表着事情已经很严重了。

“不,我不要,他不过是被封为了伯爵而已,我们可是流着皇血的人,他安敢对我们无礼吗?”福安王之女激烈地回应道。

唐娇艳是一个美丽的少女,可惜心胸太狭窄,受不了半点委屈,正是她与宋佑铭连手设计杨武的。

当初,杨武拒绝了她的求婚之后,她便怀恨在心,宋佑铭则是对她有意思,宋佑铭便蛊惑她对付杨武,也才有了后来杨武要强、奸她的事件发生,福安王一时恼怒,又听他女儿的煽风点火,才一举将杨家给抄了。

现在,杨武已经是强势崛起,并且不日便要回归,这才是他们父女着急的原故。

“你懂什么,蛮族指定与杨武签定的和平契约,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那个皇上伯伯都得暂避风头,让他先得意一阵子,这是国之功臣,不能够让人家受了委屈,不然满朝文武都不会同意。”福安王大声地斥喝道,顿了一下他又说:“这么年轻的伯爵,除了世袭的之外,建朝以来他是第一位,就像他那文科状元弟弟一样,没有人再比他们更年轻,所以以前发生过的事情,都统统揭过,记住了没有?”

“爹,他……他真的变得这么厉害了吗?”唐娇艳露出了几分惊慌之色问。

“少年之王,还是货真价实的药王,在朝廷内,我找不出比他更出色的少年了。”福安王重重地叹息道,接着他放缓了语气说:“不得不说你当初的眼光很不错,可惜人家看不上你啊。”

唐娇艳听了这话之后,娇脸都变得苍白了不少,酸溜溜的感觉更加地浓,她捏着衣角说:“爹,要是他……要是他报复我们怎么办?”

“如果他返回了王城的话,我们就一同去道歉,求他原谅,他以后注定不会是我们凡俗界的人,而是超凡界的人,所以不必太担忧。”福安王说,顿了一下他目光一寒,补了一句说:“前提是他能够回到王城。”

这样的超级天骄,一旦回到王城,风芒便没有人谁能够盖得住,他们之间的仇恨也会算清楚,所以杨武绝对不能够返回到王城来。

……

在王城另一个府邸。

这里的环境相比于王府来说少了几分奢侈的气象,却是多了一些书香粉墨的感觉。

这里正是宋府,也是当今丞相府邸,正一品大官员居所。

宋相宋理睿是三代老臣,他从一个小小的知县,先后追随了三朝帝皇,一步一个脚印,爬到了如今的地位,实属不易,如今他学生满天下,文官当中十个就有五六个属于他的学生,所以他在朝廷中说一句话,有时候比之皇上说的执行的还要来得快。

由此也可以看得出宋理睿权势之大,真不是乱盖的。

不过,宋理睿却不会轻易使用这样的权利,他一直都很低调,并不做出有损龙威的事情,非常听当今皇上的话,也是他一直稳坐于相位的原因。

除此之外,他私下与又与福安王交好,在王城中可谓是如鱼得水。

这一日,他在亭轩中慢慢地煮着茶,那张不显老态的脸显得气定神闲。

在他面前则是站着一个忐忑不安的华贵年轻人,正是他小儿子宋佑铭。

宋理睿有两子一女,大儿子和二女儿都已经是前往了超凡界,很少返回到凡俗界,也正是他这一儿一女的存在,才让他坐稳这相位,这小儿子则是文不成,武不就,就留在了身边,准备将他培养成为接班人。

可惜,他这儿子仍然是不够争气,小手段是有一些,可惜都上不了台面,让他恨铁不成钢。

“天塌不惊,坐下吧。”宋理睿把茶煮好之后,幽幽地说道。

宋佑铭坐了下来,咽了一下口气说:“爹,那……那杨家真的解封重立了?”

“明知故问。”宋理睿没好气说,接着他便说:“现在害怕了?”

宋佑铭轻摇了摇头说:“不是害怕,是觉得有些不太真实,这才多长时间,便被他翻过身来,我只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难以接受就对了。”宋理睿说,顿了一下他又说:“当初你们做了那些之后,就应该斩草除根,这也是为什么爹与福安王联手灭了杨家的原因,若非是杨文的关系,被皇上压了下来,他们杨家早没了,杨镇南夫妻被关不足为惧,至于杨武与杨文被你们那些手段去折腾,本来他们也活不过半年,可惜终成后患,这也是为父想不到的事啊。”

“那现在该怎么办?”宋佑铭问道。

“这些事你就不要再过问了,爹自有主张,这段时间你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家吧,别再给我招惹事端。”

“那我和娇艳的事情还成吗?”

“你不想婚礼变成丧礼,就在这时候举行。”

“爹,你怎么能这么说,他就算再逆天,不是还有哥和姐在吗,他敢拿我们怎么样。”

“你懂什么,立即给我退下。”

……缘分小说 .51yuan

王城皇宫禁地。

当今皇上正在后花院听着小曲,身边没有妃嫔陪伴,唯有一名长得出水芙蓉的少女在他边坐安静地听曲。

当一曲终罢之后,皇上摆了摆手让歌舞团统统退下去,唯有他与那少女坐在一块。

皇上侧脸看着身边的少女,露出几分柔情说:“晓涵,这曲可还行吗?”

少女眨着她那一双大大的眼睛纯真地应道:“还行,就是有些老掉牙啦。”

“你啊你,总是这么刁嘴,只怕得找那王城第一音妓前来给你唱上几曲才行了。”皇上轻叹道。

“不要了,父皇您日理万机,能够陪女儿听听曲子已经是不容易,我哪还能要求那么多,来我给您揉揉肩。”少女很是体贴地说道。

“哎,能有你这么一个贴心的小绵袄,父皇可是真舍不得你啊。”皇上重重地叹息说。

“父皇您说什么呢,我会一直留在您身边服侍您的。”少女仿佛听出了一点什么,神色间多了一些忧愁。

“女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啊!”

……

没多久之后,一道圣旨直接飞向了重新解封的杨府而去。

“奉天承运,皇恩浩荡,天赐良缘,特将公主唐晓涵允配镇护将军、少武伯爵杨武……”太监在冷清的杨府中大声地宣读着,声音在不停地回荡着。

在府中的中年夫妇都被惊呆得有些不知所措,良久之后,他们才跪下来把圣旨给接了下来。

他们虽被从天牢中放了出来,可是仍处在监视的生活中,他们安敢不接圣旨,何况这是天子赐婚,谁敢不从。

随着这一道圣旨落下,在杨家周边监视的眼线统统消失,冷清的家门再一次变得无比热闹了起来。

诸多达官贵人进进出出,各种豪礼不停地送到府上来,这一对夫妇不厌其烦地接客送客,但是那些礼却是一件都没有收,统统被他们推了回去。

他们的儿子还没有回归,这圣旨是下了,可他们却不能够随意乱来,而且他们的儿子那倔脾气,说不定还会再闹腾出什么事来呢。

夜深了,府上安静了。

这对夫妻才坐在院子前的石椅上乘凉,说着一些心里的话。

“你说武儿那孩子,怎么就当上了中将,还有伯爵之位呢?”温柔的妇人向着丈夫说道。

中年丈夫露出了一丝笑容说:“咱们两个孩子都是天生不凡,你还记得武儿出生那时候,有什么出现吗?”

“有什么出现?”温柔妇人反问。

“你不是说你一直在做梦吗?”

“噢,你是说那个奇怪的梦啊,好像还真是那样,感觉自己的孩子就是天生仙子,从一朵莲花中蕴孕而生,连续做着同样的梦,幸好是吉利的梦,要不然都把我吓着了。”

“嗯,还有就是出现了一条神犬,想要把咱们的儿子给叼走一般。”

“还有还有,就是有一头可怕的龟妖出现,也要把咱们儿子给驼走,嗯,还有一堆像仙女一般的媳妇儿同时来抢。”

……

这一对夫妻越说越是起劲,脸上写满了自傲之色。

“对了,也不知道文儿怎么样了,我们得尽快将他一并接回来才是。”妇人转移了话题说。

“嗯,希望那小子没事,他脑子比他哥哥都还要灵光,就是身子骨弱,确实让人担忧。”中年丈夫轻叹说道。

也在这时候,有一道影子从墙外掠了进来,这影子落下之后,便对着中年夫妇跪了下来:“可人拜见老爷、夫人。”

这是一个抱着琵琶的美丽女子,也正是王城目前最火的第一音妓天音。

“你……你是何人?”中年男人辨别了一下来人之后诧异道。

“是我老爷,可人无能,让你们受罪了。”美丽女人说道。

“可人我的孩子,你没事就好了。”妇人无比激动地跑了过去抱住美丽女人说道。

杨可人是杨家婢女,不如说是他们夫妻的义女,他们从来没把她当下人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