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武实在是压抑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他受不了南如男现在这个不男不女的恶心模样,真是丑到了极点。

他这么吼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完全愣住了,包括南如男自己。

“杨武,你……你刚才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南如男忐忑地问。

杨武迎视着南如男大声地喝道:“我叫你滚,你听到没有,你们都统统给本团长滚。”

瞬间,南如男脸色苍白,心如刀割,整个人便要当场晕倒了。

以往她可以将杨武的话不放在心上,而这一次,她父亲亲自出马,带她上门求亲,这并非是一个女人该做的事,而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她已经主动去做了,她还将自己的战甲卸掉,穿上她最不想穿的轻纱绸缎,可是却换来的是这般无情的打击,换做谁都受不了。

南齐秦掠了过来,将他女儿扶住,同时瞪着杨武说:“小子,我劝你收回刚才说的话。”

“南将军,我敬重你是长辈,别再逼我说出难听的话,你们都走吧。”杨武平静地看着南齐秦说。

“看来是不让你吃一点苦头,就不把我这个老头放在眼里了,今天我就要你娶我女儿。”南齐秦将南如男甩回到了重甲营那些士兵之前,身上释放出了一股霸道的力量笼罩向杨武。

南齐秦,南天斧。

这是一位在沙场上征战超过四十年的老将,他老来得女,将女儿视若掌上明珠,一向惯宠着她,而今又怎容杨武如此欺负他女儿呢。

杨武面对着南齐秦这高级王者的气势,巍峨不动,他迎着南齐秦提议说:“南将军你自重。”

“老子自重个屁,现在就要好好教训你怎么当老子的女婿!”南齐秦火气已经是压抑不住,对着杨武空手便劈了过去。

他的手臂化为了一把斧头,当空便落向了杨武,那金色的光芒无比地犀利强悍。

也随着他出手,在四周的人都被迫得连连地后退,生怕被波及。

杨武看着这一招来临,顺手便将陆智给推了出大老远,同时凝聚出了一爪,朝着这一斧抓了上去。

杨武的力量比之南齐秦还是弱了许多,爪劲抓住这一斧芒之后,便被直接给震碎掉,斧芒继续对着杨武怒劈了下来。

杨武目光挑了一下,化爪为拳,闪电一般轰了出去。

砰!

这下子,他的勾拳则是将对方那一斧给打碎掉。

“有点本事,但又能吃得了老子几斧!”南齐秦喝了一声,双臂左右开弓,连连地怒劈了下来,双斧芒之力便似那开山斧,不停地对着杨武狂劈着。

每一斩之力都达到了百丈之威,这就是属于高级王者的恐怖战力。

“既然这样,那就休怪我不敬老了。”杨武眸子沉了一下,喝了一声,踏出了龙龟镇水桩,身形如松盘根,稳稳地站在地面之上,拳头收腹再挥了出去。

直拳!

一拳,两拳,三拳……

刹那之间,杨武双拳连续地挥出,足足有十八道直拳,每一拳都蕴含着磅礴的拳意,夹杂着的玄气更是无比地霸道,仿佛打得这方天地都颤抖了起来。

轰隆轰隆!

拳劲与斧芒交错在一起之后,便连续地惊爆了起来,诸多玄气疯狂地朝着四面八方激溅着,吓得诸多士兵们一退再退。

与此同时,在军中的将军们都感应到了这两股气息的波动,迅速地从营帐当中掠了出来,往着战斗方向赶过去。

南齐秦的斧芒被杨武统统接了下来,没有一斧能落到杨武身上。

南齐秦抹现了诧异之色,他心中暗付:“这小子果然有些门道,看来要拼老命才行了。”

开山裂斧!

南齐秦以玄气凝斧,轰出了他仗以成名的王技,气势比之刚才还要霸道了数倍不止,这招落下,足以将一座山岳生生劈开来。

杨武迎着这一拳,依旧是兵拳轰出,他体内的血脉沸腾到了极点,战意袭卷这一方天地,他高喝:“战!”

这一刻,杨武再也不压抑自己好战的血脉,主动发起了冲击,他连续地迈出去,地面出现一只又一只深坑,而每一只深坑中又多了一片湿寒的水渍,他双拳连连地轰出,每一拳皆是蕴含着惊宵的拳意,那无可匹敌的战意,昂首冲天。

南齐秦的斧芒居然被杨武的拳劲直接轰爆,还往着他身上招呼过去。

这可把南齐秦吓了一跳,好在他反应够快,及时躲过了杨武的攻击。

但是,杨武的攻击才刚刚开始,一轮似狂风暴雨一般的拳劲连连轰出,每一拳中还蕴含着寸拳的寸劲,使得拳芒的力量更加地强大。

南齐秦不愧是战场上的老将,高级王者的力量全部释放了出来,与杨武彻底地卵上了。

“我就不信拿不下你这小子。”南齐秦不甘地喝了一声,将全力都动用,双臂如斧一斧又一斧地轰斩下去,金色的玄气将他渲染成了威武的金色战神。

杨武迫出了全力,不用潜能天赋的情况,也能够与南齐秦打了一个平手,这可把赶过来的将军们都惊呆了。180小说 .xs180.

“他们怎么就打起来了,这成何体统啊。”冯提森带着风凉的语气说。

“容我过去劝他们停下来。”许庭弘说。

焚天雄阻止说:“让他们打吧,肯定是为了如男这孩子的事,不然以老南的性格,也不至于与杨武为难。”,接着他交待身边的人说:“把其他人统统疏散掉,别让他们受到波及。”

“是元帅!”在焚天雄身边的偏将说。

“杨老弟这战斗力还真是变态啊,和老南都打得势均力敌!”曹建达轻赞道。

“这个有什么好吃惊的,杨武可是把石凯磊给宰的狠人,如果他将死亡意志都动用的话,老南都不是他对手吧。”邰瑞从旁说。

在蛮军一役当中,邰瑞可是受了重伤,经过一段时间疗养之后,总算是恢复了不少气血。

“说得不错,杨武底牌可不少,南齐秦未必能压得下他。”焚天雄深以为然道。

果然,两人已经是打出火气,从地面之上打到了高空。

南齐秦更是动用了他的南天斧,催动出了绝杀,要将眼前这后辈给挫败。

斧裂天门!

这一斧,南齐秦真是要将天庭中的南天门给斩裂,那熣灿的斧芒闪耀半空之上,诸多云彩被震得溃散,一道斧痕长长地掠现,当真是霸道至极。

杨武可以感受到这一斧的可怕,他已经没办法留后手,双臂挥动着,一手握拳,一手化掌,背后似有蛟龟之影出现,欲要翻江倒海。

龙龟翻海术!

随着杨武吸纳有蛟族与龟族两大天妖的精血,他这一式已经是领悟得更加深刻,达到了精通阶段,威力初显,可以为所欲为了。

轰隆轰隆!

半空之上,这两股力量碰撞,宛若天灾一般,震得这天仿佛都要踏下来一般。

在下方的士兵们疯狂地逃散,生怕被这溅落下来的力量给砸中,那就死翘翘了。

幸好有王者出来,将这些力量都袭卷开去,避免了他们受到伤害。

这两招较量中,还是龙龟强势地将南天斧给轰了开去。

南齐秦被连连震退,老脸之上尽是羞愤和震惊之意。

他堂堂高级王者居然压不下一个初级王者,这真是莫大的讥讽。

杨武并没有趁势追击,但也没有放松警惕,谁知道那老家伙还会不会再杀过来。

“够了,住手吧!”焚天雄开口打圆场道。

“哼,小子记住你今天所为,你一定会后悔的。”南齐秦朝着杨武冷哼一声,便快速地掠到地面,抓着他那个失魂落魄的女儿,连续几个跃纵之间,便返回他的营帐去了。

杨武收起了气息,慢慢地落了下来,脸上尽是无奈之色。

“杨武,你也别和老南计较,他就这么一个女儿,你看不上,他火气冲一点也正常!”许庭弘对杨武说道。

杨武点了点头说:“这事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就让他过去吧,希望他不要再来找我麻烦。”

“这事我回去会和老南说说的。”许庭弘与南齐秦交情深厚,他最有资格这么说。

“有劳许将军了!”杨武拱手道。

“好了,所有人都散了吧。”焚天雄见事态平息下来,便下令对着不远处围观的士兵喝道。

就这样,一场小小的风波就此过去。

杨武根本不想撕破脸皮,实在是被逼得不行,他也没心情呆在营帐中配药,掠到了死亡军团挖好的深坑中站起了龙龟镇水桩。

他身上有着水玄珠,再以这龙龟镇水桩吸取地下之水,将所站的深坑引来一点点的水源。

这样的举动,绝对是别开生面的。

那些围在四周的士兵们,尽皆是瞪大着眼睛看着深坑中从一点点水渍到浸满了一大坑水,最后变化成池塘的惊人过程。

“团长莫是水神吗?居然连水都可以召唤出来,真是奇迹!”

“团长已经不是我等凡人可以揣测,跟着他有盼头。”

“现在的团长连南将军都挫败,再过几年后军中还有对手吗?”

“不久将来,蛮军听到团长之名只怕都要吓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