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智一向是一个认真的人,他从来不会说假话,也不会说谎话。

他一直说自己帅,确实真的帅,他说当初是因为县令的小妾叫他去看她换衣裳,这个也没有假,他说他能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也没错,他胸中有书数十百卷,随便都能够分辨得出来。

他说他过目不忘,也没有假,杨武拿出了一本书卷,给陆智看了一遍,他就真的能够完全背出来了。

这样的能力,真不是谁都可以具备的。

“你和我弟弟一样都是一个妖孽!”杨武看着陆智说。

“你弟弟?他也拥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吗?”陆智诧异问。

杨武点了点头,露出了怀念的神色说:“他那小子,从一出生就是上天的宠儿,他一出世,还有异象降临,仿佛有一颗星辰坠落到我们家,更有万卷书籍在无风自动,一道道莫名的唱诵之声在我家响起,等他长大一点之后,脑子比大人还好使,想法古灵精怪,学什么都快,就连狗屎运都比别人强,有一次,我和他一起爬树,两个同时摔下来,我直接砸在地上,痛死我了,他呢居然有一只灵鹤飞过来将他给叼住,安全地将他放下来,这简直是没天理了,在我入狱前,他才十五岁,比我小一岁半,就以满分考上了文科状元,扬名王城,要不是我,他现在必在朝中混得风声水起,唉!”

一家人当中,他就对这个亲弟弟最愧疚,要不是他弟弟牺牲了自己的前程,也换不来他们全家的命。

何况他入狱还是被人陷害的,陷害他的人,不仅想要他的命,更想要他们全家人的命,这个公道他无论如何都得光明正大地讨回来。

“你弟确实和你一样是一个妖孽!”陆智深以为然地赞同道。

“不说他了,先说说你,这里有一些药液,你拿去泡,可以改善你的体质,这里有三瓶,每一瓶的量不同,你先从少的泡去,每隔半个月之后再泡一次,不能够治好你的病,至少也能够让你的身子骨比常人壮上一些。”杨武切入正题道。

他给陆智的配置药液不一样,陆智身体有恙,不能够随便用内服药液,先用外用药液强化他的体质,这做法起码可以延长他寿命数年。

陆智颇为感动说:“主公,我这是何德何能,得到你这样的关照。”

“感激的话就不要再说了,以后好好替我卖命吧!”杨武说道。

陆智对着杨武深深地鞠了一躬,也不再多说别的话,一切都看日后的表现吧。

杨武又问:“你有没有想过成为一名出色的阵法大师?”

“我对阵法有些兴趣,应该有一些天赋,可是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成为阵法大师。”陆智应道。

陆智清楚阵法大师意味着什么,一旦能够布下各种阵法,便能够拥有一个不亚于炼药师的身份,会受到世人所尊重。

阵法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他内心是向往的。

“这就行了,我可以助你成为阵法大师。”

“真的吗?”

“我有骗过你吗?”

“有。”

“我骗你什么了?”

“你骗我说,狱场中不会有人对我有兴趣,结果不管是狱卒还是狱奴都跑过来摸我的胸和屁股。”

……

杨武逃一般离开陆智的房间,脸上已经是压抑不住大笑了起来。

在刚到狱场之时,杨武确实和陆智说过这样的话,可是当杨武与瘦猴入了深坑,他一个人返回去找张雄之时,一路上不知道遭了多少黑手,就差点没被人给爆了后花庭。

到现在,陆智内心还充满了怨念呢。

杨武不得不将自己的贴身护卫周勇,安排到了陆智身边,确保陆智的安危。

杨武与陆智分开之后,便找上了张雄。

“拜见杨将军!”张雄看到杨武之后,便躬身问候道。

他再也不敢把杨武当成半年前的那个狱奴小子看待,这个姿态还是要端正的。

“张狱长不要多礼,我是来给你送礼的。”杨武开门见山道。

“这可使不得。”张雄赶紧摆手道。

笑话,他级别比杨武低,而且还没有正式坐上正狱长之职,不给杨武送礼都是失礼了,怎么还敢收杨武的礼呢。

“真的不要吗?这可是能够让你突破到顶级将境的灵丹。”杨武晃了晃手中的破穴丹说。

张雄目光为之一挑,压抑着激动之色说:“这……这真的要送给我吗?”

“只要你敢拿,就是你的。”杨武点头道。

张雄纠结了一会,便对着杨武跪了下来说:“张雄愿替杨将军效犬马之劳。”

此前,他与万蓝馨叙旧的时候,万蓝馨已经是有意无意地透露了杨武是药王的身份,早已经把他震惊得不轻,眼下杨武是要招揽他,他怎么能够拒绝呢。新世界小说 ds.

杨武把张雄扶了起来说:“张狱长你很不错,这丹药是你的了。”

张雄大小都已经算是一个人物,杨武收买他,不一定要他做很多的事情,可是日后或许有用得着的地方。

破穴丹,对于别人来说很珍贵,对他来说已经不算得了什么。

张雄欣喜地接过了破穴丹,有了这丹药他更进一步,便可以将狱长之位坐稳了。

“狱长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等我回去让元帅那边点个头,基本上就不会有事。”杨武又说。

“多谢杨将军。”张雄心中彻底踏实了下来。

杨武没有在张雄这呆多久,只是聊了一会之后,便离开。

杨武飞掠到了一处山岳之顶,轻声说:“冰雪你出来吧。”

在他的声音落下之后,一道如同幽灵一般的身影悄然地出现在了他面前,不正是一直潜藏在暗中保护着他的梦冰雪还有何人呢?

梦冰雪还是一袭白衣加身,头发散落,将她那一张美得惊心动魄的脸蛋遮掩住,若是在晚上看到她这副模样,绝对会把她当成女鬼。

梦冰雪与在小世界当中还是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变化,她脸上的血气多了一些,浑身也没有那么地冰寒,多了一点人体的正常温度,并且能够将自己的气息收敛,不然以她释放出来的力量,就算王者都承受不住。

杨武将梦冰雪的秀发轻轻地拨了开去,柔声问:“跟着辛苦吗?”

梦冰雪轻摇了摇头,简洁地吐出三个字:“不辛苦。”

“有你在,我真的很安心,就是不知道你的灵魂彻底恢复之后,还会不会继续这样保护着我。”杨武轻叹道。

这段日子来,都是梦冰雪日夜地守护着他,哪怕他睡觉打坐之时,他都依稀感应她的存在。

她就像是他的影子,无处不在,让他非常地感动。

“保护!”梦冰雪略为生硬地回答。

“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不管你好了之后是否真的会保护我,我都会尽全力将你的魂伤补回来的。”杨武无比郑重地说道。

她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他则是一个孤独的男人,两人都有一个相似之处,便是有家不能回,有亲人不能相见,是那么地同病相怜。

杨武伸出手来,对着梦冰雪说:“我们对练一下吧。”

梦冰雪也不说话,衣袖便对着杨武率先打了过去。

她这一招没有任何玄气,可依旧是相当地犀利。

杨武摆开了一个简单地架势,扎着马步,平平淡淡地打出了一拳。

这一拳同样没有任何玄气,拳速也不快,在别人眼中仿佛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直拳,可是在强大武者眼中却能够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意境,那拳速后发先致,碰击在了梦冰雪的衣袖之上。

拳头接触到衣袖之后,杨武身体如遭电击,连连地退了开去。

杨武再一次踏步,身形如龙龟,双脚连连地踏出,将山地都踏出了深坑,直拳再打出去。

梦冰雪再一次出手,依旧是无比随意地挥动着衣袖,衣袖就像是她的兵器,在空气中划出优美的弧线,巧妙地落到杨武的拳头之上。

砰!

杨武再一次被挫退,但这一次却不像刚刚那样退得那么远,很快便稳住了。

“再来!”杨武高喝一声,再一次出拳。

他只是动用了肉身的力量,可是拳劲却是无比地霸道,连劲风都带动,刮得地面的沙石都翻滚了起来。

一拳,两拳,三拳……一拳接一拳,完全没有停竭下来,拳速是越来越快,快得让人都看不清楚轨迹。

杨武每一拳都蕴含着拳意,拳到意到,意到心动,心拳合一。

梦冰雪则是依靠本能地连连出手,将杨武所有蕴含着拳意的拳头都封锁住,根本不让杨武沾到半点衣角。

若是换了别的王者,又哪能够这么轻松应对杨武的攻击呢。

此时,她脑海当中莫名地浮现着一些零散的记忆片段。

她和另一个男子同样在切磋,两人情意浓浓,在印证武技的同时,还不忘含情脉脉地释放着爱意,从天上打到地上,从地上又打到天上,最后更是相拥在一起,看那日落,看那月起,真是唯美极了。

蓦然间,她又闪过了那一段,她突然被那个男子偷袭重创的那一幕,她失声地惊叫了起来:“啊!明子你为什么要这样?”

“冰雪你不要害怕,我不是那个明子,我是杨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