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武只是一个偏郎将,在军中是最普通的将军,在众多的将军内话语权也相对薄弱,与元帅这种级别可差远了。

张雄搞不清楚,万蓝馨怎么对杨武这么有信心,可眼下似乎也只有杨武才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好了,别去想这种小事了,张狱长你就安安心心当你的狱长吧。”杨武拍板道。

以他今时今日的影响力,要拿一个狱长的位置,相信焚天雄不会有任何意见,也不敢有任何意见。

酒菜上来了,众人皆是欢喜地聚在一起吃喝,这可是难得的休闲放松时光。

当酒过三巡之后,万蓝馨与张雄单独去叙旧。

杨武则是提着一壶好酒,带着瘦猴与陆智朝着第二区而去。

此行,他不仅是为了要对付韦典,更重要的是来找荀睿。

“主公,你确定老师真呆在这狱中?”陆智看着四周麻木的狱奴问道。

“对啊,难道你觉得我在骗你啊。”杨武应道。

陆智摇了摇头轻叹说:“这倒不是,主要是老师他那身板,在这地方哪里吃得消啊。”

“这个还别说,荀老的身板硬朗着呢。”

“不会吧,他都一把年纪了,在这种地方还硬朗?”

“你太小看你老师了,高人行事,不可猜测啊!”

……

说着说着,他们一行便已经是来到了第二区中。

在这里的狱奴每一个都无心挖赤钢石,都是在偷懒,守护在这里的狱卒也是无精打彩,根本是提不起劲儿,皆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

有狱卒看到杨武都不敢去拦截,他们从对方的服饰能够分辨得出,这只怕是从别处来的将领,他们吃罪不起,便由着对方随意走动了。

杨武他们一行往着曾住过的石屋走上去,那地方在一个山坡之上,当时就是在那里与荀老认识的。

当走上这山坡之时,便有十数名狱奴朝着杨武他们围了过来,手中都提着铁撬,似乎只要杨武他们再往前一步,他们的铁撬就往杨武他们招呼过去。

“滚开!”瘦猴对着他们这些狱奴斥喝道。

“该滚的是你们,这里是我们老大的地盘,闲杂人等不能够靠近。”有狱奴站了出来喝道。

这狱奴实力可不低,已经是达到了高级战士级别境界,难怪有拦截杨武他们的勇气。

“当初我大哥在这里当老大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窝着呢,统统给我滚!”瘦猴喝了一声,便毫不客气地出手。

瘦猴拳力惊人,这些狱奴如何吃得消,只在几个回合之间,他们便被瘦猴给抽飞掉了。

瘦猴已经是顶级将境实力,可不是以前六十八区的小狱奴了。

“咳咳,他们已经很可怜了,你怎么能够出这么狠的手呢。”陆智露出一丝悲天悯人之色道。

“病美人儿,他们大多数都是杀人如麻之辈,也值得你可怜吗?”瘦猴应道。

“当初主公和你不一样是从山狱出来的,难道你们也不是好人吗?”陆智反问。

杨武与瘦猴异口同时应道:“不是!”

好人谁想当?

这年头好人都不长命,唯有祸害遗千年!

“真好,我喜欢!”陆智摆动着兰花指媚眼如丝地说。

杨武与瘦猴瞬间都有了一种做呕的冲动。

如果说陆智是真女人的话,他们肯定会被迷倒,可惜这家伙真是纯爷们啊!

“在这残酷的世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强者,一种是弱者,没有什么好坏之分,强者可以制定一切规则,说好就是好,说坏就是坏,弱者永远只有听天由命的份儿!”杨武仰天说了一声,便快步向着山顶石屋走去。

三人很快便到了石屋之前,有一名赤着身上的男子正在修炼着战技,这男子挥武着铁撬,每一撬都相当有力,更有着缕缕玄光浮动,彰显着他顶级战士的实力。

杨武根本没把这男子放在眼里,他感应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并没有荀睿的气息,更没看到徐娇娘,不禁疑惑:“他们去哪了?”

蓦然间,那修炼中的男子朝着杨武便挥出了一撬,一道一丈半的玄气对着杨武冲袭而来。

“兄弟别冲动,我主公的境界太高,不是你能够对付得了的。”陆智开口劝说道。

可惜,他这个提醒似乎有点迟了,那男子已经是飞了出去。

砰!聚书库 .jushuku.

男子重重地摔在一个角落,不醒人事,而杨武仿佛都不曾动过。

陆智捂着脸说:“我都说了,我主公的实力强大,你偏偏还要去找死,真是死不足惜啊!”

瘦猴对陆智翻了翻白眼说:“马后炮!”

“谁是马后炮了,我早跟他说了啊!”陆智回应道。

“你应该在他出手前说啊!”

“我也想啊,可是我怕他说出来不信,这一次他总该信了。”

“似乎是这个道理,不愧是病美人儿师爷。”

……

杨武没理会他们俩人,朝着那震飞的狱奴男子走了过去,那狱奴也爬了起来,目光中充满了惊慌之色,一步步在后退着。

这狱奴是第二区的老大,在所有狱奴当中实力排在前三之列,有点心高气傲,然而这点心气在杨武面前已经化为了乌用。

“荀老和徐娇娘呢?”杨武朝着这狱奴问。

“我……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狱奴哆嗦地回应道。

“原来居住在这里的老人和女人。”杨武应道。

当初,他匆忙地离开山狱,告别之前,已经是安排好了徐娇娘与董胖子照顾好荀睿,没想到半年过去,已经事过境迁。

“我没见过什么老人和女人,要是有女人的话,应该早被狱卒带走献给狱长了。”狱奴老实地回答道。

“那么董胖子呢?”杨武再问。

“这个我知道,他原来就住在这,不过……不过……”狱奴露出了为难之色,一直没把话说得完整。

“不过什么,快说!”杨武目光一寒斥喝道。

“被我打伤了,然后这个冬天没扛过去死掉了!”狱奴一口气憋了出来说。

“死掉了啊!”杨武重重地叹息道。

“我也只是求一条活路而已!”这狱奴放弃逃跑,老实在地应道。

杨武并没有为难他,山狱的残酷他比谁都清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他和董胖子关系不深,只不过是感慨一下生命易逝而已。

杨武没理会这狱奴,带着瘦猴和陆智走了下去。

那名狱奴看着走远的杨武他们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他拍着自己的胸口庆幸道:“吓死大爷了,这少年是谁啊,至少是一位少年战将吧。”

若是让他知道刚刚偷袭的是一位少年之王而不是少年战将,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杨武回到众多狱奴当中,他大叫说:“还有武侯帮的人吗?”

武侯帮,这可是杨武与瘦猴当初在山狱中建立的帮派,可是要准备一统山狱的,结果当他打完了所有狱奴大佬之后,便匆匆地离开了这里,尽管如此,在山狱中肯定还会留有他们的传说。

杨武实在是被逼无奈,才这么喊出原来的帮派名字试试,看还有没有活着的老狱奴。

果然,在他的声音落下一会之后,有几个狱奴从一个角落畏畏缩缩地走了过来。

“我们是武侯帮的人,你……你可是杨少?”其中一名狱奴问道。

“不错,是我,你叫什么名字?”杨武回头朝着那狱奴问道。

“真是杨少啊,没想到您还会回来这里,我是原黑猩帮的人,后来您杀过来,将我们都统统摞翻了,把黑猩也杀了,我们也成为您的手下。”那狱奴激动地说道。

“对对,当初我这个手臂还是杨少给打断的呢。”另有狱奴指着自己变形的手臂兴奋地说。

“想当初杨武绝世风采,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本以为我的神腿功很厉害,结果还是被杨武一招打断了腿,想起来真是让人唏嘘。”又有狱奴说。

其他狱奴也七嘴八舌地说起了当初的往事,脸上都泛起了几分光彩。

陆智看着他们都有些转不过弯来了,这些狱奴可都是被杨武打残的,怎么这些狱奴说起那些事不仅不觉得痛苦,反而觉得像是在炫耀一样,他在心中惊呼:“这世道全乱了!”

“大哥不愧是大哥,这人格魅力真不是谁能够比拟的。”瘦猴由衷地说道。

他与杨武都是从山狱中杀出来的,都经历过在狱场生存的艰难,想要那些狱奴臣服容易,可是想让他们真心崇拜可就难了。

杨武可是直接从最低区杀到第一区的少年狱奴,是狱场中的一个小传说,而今杨武重新归来,已经不再是狱奴身份,看这行头连狱卒都不敢吭声,那就是大大地出息,说不定已经从狱奴变成了军官,这些狱奴算是见证过杨武崛起的某一时刻,他们便以此为荣。

“你们谁知道徐娇娘的下落?”杨武打断了这些狱奴的自我陶醉问道。

“原来杨少找她,她在杨少你离开之后就被狱卒带走了。”有狱奴回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