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蛮军有一元帅,八大中将,分别是元帅焚天雄,以及各中将许庭弘、符荣、曹建达、南齐秦、冯提森、严玟安、龚中夫以及邰瑞。

焚天雄已经是守关长达五十年,经历过数次与蛮军全面开战的大场面,杀出了一条属于他的元帅之路。

他也是大夏皇朝中前十的王者之一,位列前五甲之内。

其他的中将也都是王者,至少都有了从军二十年以上的经历。

此刻,位于整个军营最中央,环境最为清幽的地方,那里有一座巨大的营帐,这营帐由蚕丝布绣成,其上有蛟龙,鸾凤之状,更插有镇蛮军大旗在顶部,显得尊贵异常。

这营帐至少可以同时容融一百人不在话下,是属于整个军队中最高级别的营帐,也就是元帅居住之地。

在营帐中,一名威武不凡的中年人正提笔画着一副气吞山河的猛虎下山图,他笔走龙蛇,一只虎王悄然地跃于纸上,那霸气的味道一览无疑。

这名中年人穿着简单,国字脸,双目如虹,气势惊人,正是镇蛮军第一将焚天雄。

在这营中左右有八人,这八人则不像这焚天雄一样敢便服出行,而是各自穿着一套战甲,皆是威风凛凛地站着,他们都聚精会神地看着中央的焚天雄画画,没有谁轻易发出半点声音来。

良久之后,焚天雄将画作一气哄成之后,终于是将笔放了下来,然后伸了伸身子,朝着在场的八人淡笑道:“怎么今天人这么齐,莫非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身为焚天雄之下的第二将领许庭弘率先站了出来拱手说道:“大将军,蛮军最近连连操军演习,又有后方探子回报,他们大批运集军粮,想必过冬之后,他们将会对我们发起近年来的大侵略,还请大将军定夺。”

许庭弘是一个高瘦的身形,双目内凹,鼻梁高挺,下巴长着羊胡子,脸上布满着皱纹,尽管显得老态,可身形依旧挺拔如松,看得他这些年来为大夏劳心劳力,忠心不二。

“嗯,此事我已经知晓,庭弘你以为当如何应对?”焚天雄反问道。

“属下认为先攻为上!”许庭弘铿锵有力地说道。

当他的声音落下之后,便有一名矮胖一点的将军走了出来说道:“不可,蛮军向来凶猛,而且已经有了准备,我们若是出击,必不能胜。”

“放屁,冯提森你从来就是一个怕死鬼,每一次都等蛮军杀来才知道反抗,我们为何不能够先杀过去呢,只要战略得当,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怕的。”许庭弘怒骂道。

“许庭弘别以为就你敢摸蛮军的屁股,我老冯就没有这能耐了,我只是为了我军所有将士考虑,凭着狼烟山脉易守之势,蛮军敢杀过来,他们便有来无回。”那叫冯提森的中将回应道。

“只有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老是想着防守,哪怕是胜了也是惨胜!”许庭弘坚持自己的立场说。

当冯提森还想说之时,焚天雄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们俩就别急了,这件事我自有定论。”,接着他又问:“今天除了这事还有其他事要商议的吗?”

随后,各大中将再一次陆续汇报了他们要商谈的事宜。

其中,有一事便是关于狼烟山狱“王九重”的事儿,他已经在山狱中住下,并收了一名弟子,有人提议前往山狱邀请王九重前来军中坐阵,以增强实力。

焚天雄允许了这件事,并且让提议人符荣亲自前往山狱去请王九重来助阵。

“好了,若没其他事就散了吧。”焚天雄安排好了近期事宜之后,便下逐客令。

这时,严玟安开口说:“大将军,今天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儿,我想和你说说。”

“噢,能够让玟安觉得有趣的事,那一定是件有意思的事,你说来大伙听听。”焚天雄道。

“今天天有个死亡军团的小子在挑战台一鸣惊人,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严玟安说道,只不过他没把话说完,便被曹建达打断了说:“玟安你是说死亡军团的杨武吧?”

严玟安玩味地看了曹建达一眼应道:“不错,就是死亡军团新晋的副统领杨武,这小子……”

他的话依旧没说完,曹建达又一次打断说:“杨武目无军纪,以下犯上,可是却被南宫玫瑰给护了下来,这件事我看有必要亲自处理一下,免得有些人赚了一点功勋就把尾巴翘上天去了,我看关于他的事玟安你就不要再说了。”

严玟安露出了一丝不满之色道:“曹中将,我知道你不想提起那小子,可是我今天必须要说,你阻拦不了我。”,接着他不顾曹建达阴沉的神色,对着焚天雄说起了杨武今天在挑战台上的事迹。

焚天雄以及在场的中将听了之后,都露出了诧异之色。哈哈文学网 .hahawx

“还有这样出色的苗子,居然在死亡军团,这太可惜了啊!”焚天雄轻叹道。

“是的,所以我想大将军给我一道命令,让那小子收入我麾下,以免误了天才。”严玟安拱手道。

“这样的天才我也想要。”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南齐秦说道。

南齐秦是众将中块头最高大的,足足有七尺之高,身材无比健壮,宛若大山,颇有鹤立鸡群的感觉。

“老南,是你想要,还是你闺女想要啊?”严玟安打趣说道。

“都一样,都一样!”南齐秦咧牙笑道。

南如男正是南齐秦的闺女,她今天所做的事,身为老子的南齐秦自然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他可是十分清楚他闺女的高眼界,那叫杨武的少年被他闺女看上,定然有着过人之处,所以他希望把杨武收麾,让他女儿近水楼台。

“看来你们都忽略了一点,那小子固然不凡,可他是狱奴出身!”曹建达冷笑道。

“英雄不问出处,不管他犯了什么罪,已经是将功抵过,这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严玟安又说。

“没错!”南齐秦简洁地应道。

谁叫曹建达抛出了一个问题:“你们可知道他是杨镇南的儿子?”

杨镇南可是世袭伯爵,属于贵族,在圈内有不小的名声,哪怕他们远在边关,也知道他的存在,而在数月前杨家被抄家,杨镇南被革除伯爵一事,可谓是引起了一阵轰动。

这下子严玟安和南齐秦皆是露出了极其难看之色,他们还真没仔细了解过杨武的身世,更不知道他得罪的人来头如此之大。

“说来说去,你们是在说杨镇南的儿子啊,杨镇南一共俩儿子,一武一文,尤其是杨文,年仅十五便高中文科状元,堪称文曲星下凡,不想被他哥哥杨武牵联,被迫放弃封赐官职,只为救他们全家一命,着实是可叹可悲!”焚天雄轻叹道,顿了一下他又说:“杨武被发沛充当狱奴,居然有困蛟再飞的可能,还真是了不得!杨镇南真是生了一对好儿子,可惜了!”

“大将军,不如把杨武交给我处理吧,想必福安王也不想再看到他有返朝的一天。”曹建达提议道。

严玟安抽了一下嘴角,想要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没有把话说出来。

南齐秦则是没有任何顾虑道:“大将军,杨武既然能够安照规定完成赎罪,过去的事也该揭过了,没必要继续纠结不放。”

“此言差矣,若是让他成长下去,必然会对福安王进行报复,到时候便是我们的失职罪过。”曹建达反驳道。

“你们不要再吵了,那小子身处在死亡军团,就让他继续建功立业好了,说不定哪天他英勇战死沙场也是一个好归宿不是吗?”符荣从旁说道。

焚天雄暂时没发表意见,他指骨轻敲着,桌子上发出声声“咚咚”之音,其他人也都彻底收声,没有再争论下去。

好一会儿之后,焚天雄终于开口说:“就让他继续留在死亡军团吧,毕竟死亡军团是一支先锋战队,让他们和蛮军打头阵是少不了的,如果他能够侥幸活下来再论,若是死在沙场,也算是死得其所,大家以为然否?”

“大将军英明!”将众齐声应道。

在这军营中,焚天雄可是最高元帅,战力也是第一,他的话没有谁敢违背。

随后,焚天雄又说:“你们准备新一届少帅和少将事宜吧,等战事发生之时,年轻一辈也是该磨练的时候到了。”

“那杨武他有资格参与吗?”曹建达又问。

“死亡军团的人一律不准参与!”焚天雄直接下了死令道。

“是大将军!”曹建达立即露出了喜色应道。

眼下杨武表现得太强大,若真让他参加少帅、少将之争,只怕会有他一席之地,现在有着元帅指令,杜绝了他参加这次盛会的机会,曹建达也算是替自己儿子小出了一口气。

杨武并不知道自己就这般无情地被踢出局,甚至是差点被曹建达的话判处死刑,他与万蓝馨和小蛮小聚了一番之后,便返回了自己的营帐,并召唤了小黑过来,准备让小黑炼制能够让李大嘴恢复伤势的丹药。

可是,小黑告诉他要炼制活骨丹必须要“活骨水”一份,它身上可没有,需要他去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