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公明虽说天赋不如云霄,可也比琼霄、碧霄厉害得多,早已是大罗金仙巅峰的修为了。

虽说赵公明并非通天教主的亲传弟子,但在记名弟子中却是绝对的大师兄,入门早,修为高,通天教主对他也比较看重,赐予了金鞭、缚龙索、紫电锤等神兵法宝。

姜子牙碰到赵公明,可是遇上了生死劫了,和赵公明交手没几招,便是被赵公明祭出金鞭打死了。

哪吒忙祭出乾坤圈向赵公明打去时,黄天化也是翻手取出了攒心钉向赵公明打去。

铿金鞭回头抵挡住乾坤圈的同时,眼看着那攒心钉化作一道火光向自己胸口激射而来,吓了一跳的赵公明,忙翻手取出一紫色小锤子,法力催动向前砸出,顿时紫色雷电席卷开来,只见雷光闪烁间,紫电锤挡住攒心钉,将之砸飞了出去。

紧接着,扔出紫电锤的赵公明,便是一锤向黄天化砸了过去。眼看那紫电锤威势之强,黄天化若是被砸住,怕是有死无生。

“不好!”脸色一变的黄天化欲要举起双锤格挡时,哪吒也是忙挥手以混天绫格挡,勉强将紫电锤的威力削弱大半,但紫电锤随即碰上黄天化手中双锤时,依旧是将其砸得从玉麒麟背上飞了出去,狼狈落地的虎口震裂,一口血吐了出来。

半空中雷震子手持黄金棍向着赵公明狠狠砸下,逼得赵公明忙挥动手中金鞭向上格挡,与此同时杨戬也是杀了上来,并放出哮天犬咬伤了赵公明的脖子。吃痛之下的赵公明,见识了这几个小辈的厉害,不敢恋战,忙骑着坐骑黑虎退回了商营。

闻太师见赵公明吃亏回来,着实吃了一惊。而赵公明却是摆手示意无妨,自行取出丹药来治好了伤。

同时西岐城内相府之中,知道姜子牙被赵公明一鞭打死了,南极仙翁急忙赶过来,用玉虚仙丹将之救活。

次日,赵公明再次前来叫战,那姜子牙刚活过来,还在府中调养无法出战,于是燃灯只好亲自带着玉虚十大金仙出战,广成子等四人也是随行观战,前去与赵公明阵前相会。

赵公明正和燃灯言辞交锋时,黄龙真人骑着仙鹤冲上去,没交手几招,便是被赵公明祭出缚龙索给抓了去。

赤精子见黄龙真人被抓,上前持剑与赵公明交手,没几回合,翻手取出紫电锤的赵公明,便是直接将赤精子给打倒在地,虽说赤精子有紫绶仙衣护身,此番也是被砸了一个跟头,狼狈不已。

赵公明正要再祭金鞭去砸赤精子的脑袋,一旁道行天尊出手抵挡,也被赵公明一锤子砸倒在地。紧接着,凭借紫电锤之威,赵公明又接连打伤了惧留孙、灵宝**师以及太乙真人,连败了玉虚门下五大金仙,逼得燃灯不得不亲自出手了。

那紫电锤虽是极厉害的极品先天灵宝,可赵公明终究还只是大罗金仙巅峰修为,燃灯却已是二尸准圣。这一番交手,赵公明的紫电锤虽然让燃灯很是狼狈,可最终他也没能奈何得了燃灯,反而是被燃灯用乾坤尺打成重伤,施展遁术逃回了商营。

回到商营,恨得咬牙的赵公明,便是让人将黄龙真人给吊了起来。燃灯虽然得胜回营,可玉虚门下看到黄龙真人的狼狈模样,也是一个个脸色难看得很。

虽说到了晚上南极仙翁吩咐杨戬去将黄龙真人救了下来,可阐教这面子终究是丢了。

再说那海外三仙岛,三霄洞中,正自静修的云霄仙子突然蹙眉睁开了双眸,掐指一算不禁轻叹一声。

“姐姐,发生了何事?”一旁的琼霄和碧霄见状,不禁有些疑惑好奇的连问道。

“兄长受那闻仲之邀前去征伐西岐,与那玉虚门下交手,伤在了燃灯手下,”云霄此话一出,琼霄和碧霄顿时变了脸色,碧霄更是忍不住怒道:“好个燃灯,玉虚门下安敢伤了兄长,真是欺人太甚。”

“姐姐,玉虚门下连番杀我截教门下,此番兄长又伤在那燃灯手中,只有姐姐出手方能为兄长讨回一个公道了,”一旁的琼霄也是忍不住连道。

云霄听了则是微微摇头:“兄长明知如今是封神量劫,还下山助纣为虐,招惹尘世因果杀孽,以一己之力对抗玉虚众仙,焉能不吃亏受挫?他一向自傲,此番吃些苦头也是好事。不过,那燃灯伤了兄长,此事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看来,我们三姐妹也不得不前去西岐走一遭了。”

听着云霄前面的话,略微沉默蹙眉的琼霄和碧霄,待云霄后面的话一出口,顿时都是目光一亮。

说话间,姐妹三人分乘青鸾、鸿鹄鸟和花翎鸟,不多时已是到了西岐殷商大营,见到了闻太师和赵公明。

见三位妹妹前来,赵公明又惊又喜,尤其是看到云霄都来了,心想此番定能教训燃灯一番,报之前被其重伤之仇,好好出一出这口恶气。

一眼便看出了赵公明心思的云霄,心中暗暗摇头,对于闻太师也是神色冷淡的没有什么好脸色。若非是这闻仲前去峨眉山罗浮洞将兄长请来,又怎会惹出这番劫数与麻烦呢?若不是她及时赶来,恐怕就算兄长赵公明本领了得,此番也免不了要为玉虚门下算计所害。

但当着外人的面,云霄也不好多说赵公明什么,反倒是要做出来此为他出一口恶气的姿态来。

第二日一早,云霄三姐妹各乘神鸟坐骑,来到了芦篷外,指名要燃灯出来相见。

得知是云霄仙子来了,燃灯不禁心中暗暗苦笑无奈。这云霄可是修罗老祖门下亲传弟子,修为高深莫测,手中法宝更是厉害,他燃灯可没有把握应对啊!

不过,人家都已经指名要他出来了,燃灯也只好硬着头破下了芦篷来见云霄仙子了。

与此同时,广成子等知道云霄仙子来了,也自不敢怠慢,忙都一起下了芦篷,前去见过云霄仙子。

冷淡看了眼燃灯的云霄,便是转而对恭敬行礼的广成子四人淡然吩咐道:“尔等下山了却杀劫之后,便都各自回去静修吧!”

见广成子他们尽皆恭敬应声退回了芦篷的燃灯,再次面对云霄那冷淡的目光,感受着其身上隐晦难测的无形气息威压,不禁有些头皮发麻的心中暗暗忐忑。真正面对云霄之时,燃灯才明白这位云霄仙子是何等的深不可测。在修罗老祖的亲传弟子中,她或许并不是最耀眼的,甚至比较低调,可修为之高绝对是顶尖层次了。

云霄丝毫没有与他废话的意思,一挥手一道流光已是从袖中飞出,化作了两条蛟龙般,首尾交缠,散发着可怕的凌厉气息,使得虚空扭曲,向着燃灯剪去

“不好”俗话说出手既见高低,云霄此番出手,看似没有一丝烟火气息般,却是让燃灯脸色一白的感到浑身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