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星轮喷泉处稍微逗留了一会儿,千芙岳又带着星琉璃她们来到另一处地方,预告树园。预告树园里有着大片青葱的植物,这些植物中当然也有橘子树,橘子树还有很多品种,只不过都是苦的。

植物的枝干上或多或少绑着一些木牌,这些木牌上面贴着纸张,分别记载了不同的内容。内容的结尾处还用不同颜色的笔标注了日期,这些日期有的年代久远,有的就在最近,甚至还有一些是在未来。而且这些日期大都不是一天,往往是一个时间段,三到七天左右最常见到。

千芙岳带着星琉璃她们来到一株橘子树面前道:“这是我的橘子树,树干上绑着我自己做的头像。橘子树上面挂着我最近的预言,因为我比较常过来清理,所以树枝上的预言最多到一个月前。有些经常清理的,挂在树上的木牌不会停留超过三天。而从不清理的人,他的树都快要被木牌压死了。然后管理员就会过去帮他清理并到他的家里将他骂一顿。”

墨疑惑地提问说:“为什么要在一棵树上面挂预言呢?这是启程村的一种娱乐活动吗?”

千芙岳笑着摆摆手说:“娱乐活动还算不上啦,不过挺有趣就是了。因为我们星命者天生就是预言家,每天总会预知到各种各样的事情,有大事有小事,有关于自己的也有关于别人的。而如何才能分享自己的预言就成为了一个问题。于是,那时的村长设立起预告树园,以此为平台来帮助村民们交换信息。”

“我们可以把预言写在贴在木牌上,然后绑到别人的树枝。这样收到预言的人就能得到提醒,以后他们会对预言的事情多加留意或提前做好准备。比如我之前收到近日里我会打碎一盘杯子的预言,我就重新购置了一些杯子,结果回家的路上不小心跌倒把它们都摔碎了,预言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发生了。”

听完千芙岳曾经的悲催遭遇,墨疑惑地吐槽说:“那到底是预言成真了还是预言造成了过错?”

苏尔从千芙岳那里发现了一个问题,并提出来说:“如果你不认识那个村民,要怎样把预言告诉他呢?而且预言没有特指的话,又要如何处理呢?”

“我们一般会把不熟悉或不认识的预言挂在自由区域,想要了解有没有同自己有关的预言,我们就会去那里逛一逛。自由区域可好玩了,有很多有趣的预言呢。茶余饭后都会有很多人在那里散步。”千芙岳解释说。

都比看着千芙岳橘子树上面的木牌,说:“哇塞,你们星命者的预言能力真厉害。上面写千芙岳之后会遇到一些很有趣的人,要好好把握哦。这些有趣的人不就是我们咯!”

千芙岳尴尬地挠挠脸颊说:“其实这不是指你们啦,这是两个星期前的。那时我的好朋友们组团回来看我。”

“哦,原来是这样。”

“我们现在去逛一下自由区域吧,没准你们还能发现关于自己的预言呢。”于是,千芙岳笑着建议说。

“哦!”然后,星琉璃等人在千芙岳的带领下前往预告树园的自由区域。

千芙岳作为帮助星琉璃等人熟悉启程村的导游,她很尽责地介绍了启程村里面许多有趣的,好看的地方给星琉璃她们。启程村里面的村民也很热情地配合千芙岳的工作。在去启程村食堂享用午餐前,星琉璃她们已经玩转了半个启程村。

当星琉璃等人进入到启程村食堂,昨天的服务生们非常热情地走过来将菜单递到每一个人手中。厨师长也很客气地走出来说:“我预知到你们要来,所以提前为你们准备好了开胃菜,等下就送上来哦。”

然后,星琉璃等人愉快地享受了一顿午餐。这一餐的丰富程度完全不亚于昨晚。临行前,厨师长再度出现,笑容满面地说:“等下晚餐的时候我再给你们准备新的开胃菜哟。”千芙岳笑着对他点点头。

午餐后,千芙岳带着星琉璃等人又开始活动了。尽管上午做了很多事情,众人都有些疲惫了,但是她们对游玩的积极性丝毫没有减少。连都比也是如此,毕竟这是在玩,玩就等于偷懒,他最喜欢偷懒了。

在靠近启程村主大门的地方绕道,通过一条绿荫小径来到钟楼附近的小树林。小树林里另有一条修缮整洁的鹅卵石小道,穿过鹅卵石小道便可看到一处山丘,从石阶可以上到那里。山丘上立着三根高大的石柱,石柱通体黑亮,瑰丽的纹路遍布石柱四面,建筑风格同星轮喷泉的奇特雕像有异曲同工之处。

上到山丘,星琉璃等人发现石柱间同样立着一个石碑。石碑的材质与石柱的一样,它的顶部有一个五角星图案的装饰。该石碑与星琉璃她们此前见过的石碑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的表面非常光滑,没有字体也没有图案。星琉璃等人纷纷向导游千芙岳投去目光,希望能够得到答案。

千芙岳笑着低下头双手交叉在胸前,然后自豪地解释说:“这里是一处神奇的地方,平时会有人来打扫但并不像其它地方那样有很多人聚集。可以说除了爱冒险的小孩子和有故事的老人家偶尔会来这里,平时这里都非常冷清。”

千芙岳的解释让墨很不解,他认为这里的环境设置与建筑风格根本不亚于其它代表建筑,甚至还处于中上游水平。为什么就没有人愿意来这里呢?

“相信你们一定很疑惑。其实这里冷清的原因并不复杂。因为这里的庄严与神圣,这是个值得尊敬与敬畏的地方。若说星命之寺承载的是历代村长们的意志。那么这里,追星者之碑所承载的就是历代追星者们的意志。这里是追星者们接受引导的地方,她们才能看见的星星光辉会指引她们道路。从某种层面上说,这里是追星者的起点。”千芙岳进一步解释说,她的语气越发得激昂。

“追星者之碑?”星琉璃兴奋地观察着追星者之碑,一想到她的奶奶就是从这里出发来到另一个世界,她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莫名沸腾起来了。

都比张大嘴感叹道:“哇塞,这里又是一个了不起的地方。启程村可真厉害。”

吉骄傲地回应都比说:“不然这里怎么叫做英雄之乡呢?真想在这里待久一点,然后再拜个师傅。”

梅捂着嘴笑着说:“吉真的很喜欢星命者呢。希望你的愿望可以实现吧。”

千芙岳想了想对吉说:“我倒是认识几个挺厉害的星命者,改天把他们介绍给你,成不成再说吧。”

吉激动得蹦哒起来说:“谢谢你,千芙岳姐姐。”

千芙岳不好意思地说:“没有啦,没有啦。”

星琉璃缓缓靠近追星者之碑,想要近距离目睹它的风采。走上几步后,星琉璃突然察觉到异样,她猛地转身,发现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了。而后,她的四周被黑幕笼罩,下一秒,黑幕中亮起繁星,星琉璃仿佛置身在星辰之中。

星琉璃又再次转身看向追星者之碑,只见追星者之碑光滑的平面上用金色线条绘制出了一个完美的六角星。六角星释放出耀眼的光芒点亮了周围的三根石柱。三根石柱瞬间束起七彩色的光柱,这让周围的星星变得暗淡无光。

周围的繁星开始以星琉璃为中心缓缓旋转起来,这让星琉璃的脑子觉得有点晕晕的。她闭上眼睛释放出气力来稳定住自己的心神。待到她重新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面前正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女子双手一摆挥出两条轻薄的星光绸带,开始翩翩起舞。恰时,熟悉的歌谣在星琉璃的耳边响起,这是奶奶教给她的那首远古歌谣。伴着这首歌谣的节奏,女子的舞姿时而轻快,时而沉重。

突然,星琉璃的双耳轻轻一抖,她的心情变得无比激动,她听到了,她听到了。从这一秒开始,远古歌谣的旋律变得陌生了,新的大门为她打开了。这是远古歌谣的后半部分,奶奶有提及却并没有教授给她的部分。

女子来到星琉璃面前,温柔地伸出自己的手搭在星琉璃的肩上,将她也带入到舞蹈中。尽管看不清女子的外表,但星琉璃可以感觉到她的亲和。整首远古的歌谣,女子所跳的舞蹈,虽然星琉璃并没有刻意去记住,但它们却顺理成章地印刻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远古的歌谣戛然而止,舞蹈的女子松开星琉璃缓缓退后并微笑着向她挥挥手,她的身影逐渐变得虚幻,然后就涣散消失了。

追星者之碑上的五角星突然绽放光芒,如洪流般的力量不断汇聚,让它的光芒甚至盖过了七彩光柱。夜空被点亮了,周围的黑夜退散换做白幕,一切是安静的纯白,多了圣洁的感觉。

待到光芒逐渐收敛,星琉璃试着睁开眼睛并移开用来遮挡光线的右手。她惊奇地发现追星者之碑上空飘浮着一个神奇的装饰品。金属圆环外有对称的羽翼装饰,内部设置有一个五角星造型的金属,五角星金属中间镂空并飘浮着一颗散发七彩光芒的珠子。

一个声音告诉星琉璃这是追星者的星星,承载着引导的力量,是引导新生之人必不可少的东西。它的名字是,引导之星。于是,星琉璃小声嘀咕了一句引导之星。引导之星收到感应并朝着星琉璃那里飘去,然后,它进入到星琉璃的身体里消失不见了。

周围的环境变得扭曲了,而追星者之碑还是保持着原样。星琉璃突然感觉到精神恍惚,仅是一瞬间,周围的景物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星琉璃先是一愣,而后转过身子。她发现都比他们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在愉悦地交谈着。星琉璃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