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仓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说:警务人员什么时候不敬业了?这老不死的真特么不会说人话!

伏见稻荷大社的大神官虽然地位尊贵,这老头又是将近百岁的人瑞,谁都要给几分面子。

但是高仓泰毕竟也是警视厅总监,执掌警务大权,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嘲讽?

要不是考虑到眼下是在钩玄馆,接下来破案抓捕杀人凶手还需要仰仗钩玄馆馆主唐泽谦,他高仓总监今天还真可以不给冢本老头这个面子。

唐泽谦好奇地看着冢本大神官道:“大神官今天怎么这么早?”

冢本大冶笑道:“昨日在稻荷山顶,我看到京都御所这边有剧变,心中不免担心,虽然我也知道有馆主这样的高人坐镇,势必也不会出现什么差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入夜之后始终无法入睡,于是便想着干脆还是过来看一眼才安心。便趁着月色缓缓而来,我虽然腿脚不便,却没想到夜里路上少行人,我的速度反而比平日快了不少,到早了!”

唐泽谦哑然失笑,心道这老头果然不愧是百年的人精。

换成是以前,自己只怕还真的会信了这老头的表演,毕竟这表演毫无PS的痕迹。

可惜如今他已经不是三个月前的菜鸟鶸鸡了。

这老头要是真的有心帮忙,昨天傍晚就该来了,哪里用得着拖到今天早上?以老头的六阶巅峰大神官的实力,从稻荷山到钩玄馆,就算是走路也不会比坐车更慢……

唐泽谦笑了笑:“大神官有心了)都御所这边的鬼门召唤阵法被开启了,不过幸好得到了平安神宫、阴阳寮和影子幕府各方势力的协助,已经摧毁了鬼门。

只不过有一只秽土鬼婴在鬼门摧毁之后逃入了京都市区,昨夜分别在21个不同的区域害死了21条人命,吸干了所有的血液……

’视厅的高仓君刚刚就是过来商讨案情的!”

“一夜之间在21个不同区域吞噬了21条人命,还吸干了所有的血液……”冢本大神官苍老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只逃逸的鬼婴莫非受了重伤,急于恢复?否则的话,绝对不至于这么肆无忌惮的杀戮,吞噬血食!”

“大神官慧眼!”唐泽谦赞道,“那只鬼婴乃是一株人面妖树血祭了妖族和秽土生灵之后诞生的,血祭的过程被我们打乱,因此遭到重创。想必是急于疗伤才会狗急跳墙!”

冢本大神官问道:“可曾找到它的藏身之处?”

“已经找到了!”唐泽谦道,“为了不打草惊蛇,被那鬼婴逃走,我正打算派人通知其他各方势力的高手,请大家过来一起出手,剿灭这只嚣张的鬼婴……”

冢本大神官闻言,立马正容道:“既然如此,老朽也愿为死难的无辜百姓出一份力,一起诛灭鬼婴!”

高仓泰闻言,立马谢绝道:“大神官的心意我们心领了!只不过大神官毕竟年事已高,还是不要轻易去冒险了……”

在他看来,冢本老头都一百多岁了,这已经不是半截身子埋进土了、一条腿跨进鬼门关的事了啊——这老头等于是已经被黄土埋到鼻子下面、两条腿都进了鬼门关只剩下一点脚后跟还露在外头。

别说去抓凶手了,走在路上都有可能会随时的寿终正寝啊!

真要是出点意外,伏见稻荷大社的信徒还不得闹翻天啊?

々都警视厅可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冢本大神官一听就怒了:“什么意思?什么叫毕竟年事已高?你这是在嫌弃我吗?”

高仓泰忍不住捂脸,心说你既然都知道了,就不要说出来了嘛,何必呢?

唐泽谦看着老头的表演,心中觉得有趣,这老头放下身段,放下大神官的尊严,跑来跟高仓泰这样的凡夫俗子争得面红耳赤……必有所图啊!

他乐道:“高仓君,既然大神官他有意帮忙,就不必拒绝了!老人家虽然已经百岁高龄,但是仍然精神矍铄、神清气爽,一般的年轻小伙子都未见得是他的对手。”

高仓泰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固执己见。

其实若不是冢本大冶刚才一来就嘲讽警视厅的警务人员,他也不会跟老不死的一般见识,既然唐泽谦开口了,便给个面子好了。

“冢本大神官……”唐泽谦沉吟道,“这只鬼婴的手段极其凶残,现如今至少都有六阶巅峰的战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实力会恢复到更强的状态,随时有可能会突破到‘侍神境’,大神官千万不要大意。”

冢本大神官愣了一下,有些诧异地道:“这么强?”

唐泽谦点头道:“不错!而且它的身法诡异,之前在京都御苑被那么多高手围困,都给它逃脱了,我们想要围剿它,哪怕实力胜过它许多,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冢本老头连忙道:“馆主放心,老朽不是那种会不顾大局跟鬼婴逞强斗狠之辈,一切都以抓捕剿灭鬼婴为目标!如果馆主这边人手不够的话,老朽还能从附近的神社调一批顶尖高手过来帮忙。”

这方面老头倒是没有吹牛,毕竟是一百多岁的人瑞,在神道体系内也算是德高望重,很多神道高手都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怎么都要给他这个老前辈一点面子。

唐泽谦闻言倒是喜出望外,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平安神宫毕竟离的有点远,而且白野宫司这次封印鬼门的消耗不是一般的大,就算过来了,能起到的作用恐怕也十分有限。

但若是冢本大神官能从附近的神社招揽一批顶尖高手过来帮忙,却都是生猛的生力军,围剿消灭鬼婴的几率就大多了!

“如此,就有劳冢本大神官了!”唐泽谦若有所思,他已经猜到这老头这么大早主动贴上来出人又出力,必定是有所图谋,但却并不担心。

“馆主阁下又见外了!”冢本大神官呵呵笑道,“消灭秽土生灵本来也是我们各大神社应尽的职责!正好这一次老朽出门前,还带上了伏见稻荷大社的山川社稷雷神符,正好能派上用场!晾那鬼婴也逃不脱我们的天罗地网!”

山川社稷雷神符?

唐泽谦不禁露出一丝异样的神色。

々都诡怪秘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