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就是不敢发作,无论有多大的怒气,只能生生地压抑了下去,难受无比。

李涂望眼欲穿,气得牙都咬断了,这狗男女莫不是当着他的面有什么奸情?他怎么没听说过,这个性子冷淡的美女居然还有一个姘头?

李涂越想越不甘心,可是又毫无办法,嘴角微微抽动着,只敢看着两人,而丝毫不敢上前一步。

现在,这个身段十分姣好的女人站在自己旁边。

林牧仔细看她一眼,她的身段和他见过的女人不同,真当得起柔若无骨这几个字,腰肢如同水蛇一般,浑身上下都充满韵味,仿佛下一秒就要婷婷袅袅地舞动起来,这是学戏曲学得很厉害的名旦吧?

林牧心想。

一双眼睛更是会说话,一腔情绪尽在无言中,直勾勾地盯着众人,即使是在这样严肃的场合,依然有人感觉自己要被这个女人魅惑住了。

可是,她现在站在自己旁边,对着自己明目张胆地表示了支持,林牧并没感到丝毫欣喜。

大姐,你是谁啊?

林牧怪异地看着她。

我认识你吗?

突然就上来对我表示支持是什么鬼?

林牧轻轻皱眉,没说什么,他现在不需要任何人帮助,完全可以一个人全身而退,这种突如其来又毫无缘由的好意,只会让他觉得蹊跷和充满陷阱。

李涂用了好一会才忍住怒气,道:“小胡蝶,他是你什么人?”

“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的人而已。”女人淡淡地说,“但是他我保定了!”

全场再次鸦雀无声。

你算什么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只怕轻轻用根手指头,腰肢就要断了吧。

还保人?凭什么啊?

可这话对于李现不知有什么魔力,就是让他呆呆地站在这里,哪怕一脸憋闷之色,汗珠不停地向下掉,也依然不敢说半个不字。

“小胡蝶,你非要这么做不可?”他脸上满是汗水,眼里的意味变得极复杂。

“是,”女子不卑不亢地说道,即使在李涂盛怒之下,她也没有丝毫慌张,脸色一片平和,连根头发丝都没乱一下,“家主,请给我一个面子,过去我给李家也做了不少事,今天,该到了我索要回报的时刻。”

女子上前一步,一脸坚定决不让步地说:“要是他少了一根头发,别怪我终止和李家的合作关系了!”

此话落在李家家主李涂耳里,如同雷劈。

即使有再大不甘,他也只能让步了。

“别别别,千万别。”他低声下气起来,咬着牙说,“既然小呼蝶你要保他,带走就是,不过,最好别让这个小子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也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过激举动!”

说完,恶狠狠地看着林牧。

被叫做小胡蝶的女子淡淡一笑:“家主放心,既然给了我这个面子,那我保证,这位先生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说完,小胡蝶拽着林牧就走,林牧以为要打一架的事情,没想到却被一个女人三言两语都解决了,林牧目光怪异地看着她,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李家在隐世家族也算得上是相当强盛的家族。

为何如此对她言听计从?

莫非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不成?

想想李家家主那副苍老的样子,林牧又稍微觉得一丝好笑。这么大把年纪了,这个小胡蝶还愿意?

宾客一片目瞪口呆。

真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话语真有四两拔千斤的作用。

她到底是谁?和李家还有交易?

又有人羡慕起来,这个文家的小子,真是艳福不浅啊,关键时刻居然有一个神秘身份的美女过来保他。

林牧和小蝴蝶一直走了很久。

直到背后再也看不到李家别墅的身影,林牧才停住了脚,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旁边的这位美女,她和自己也不像亲密的样子,甚至可以说是不闻不问,只顾走自己的路,看样子也不像因为自己的美色所迷的样子。

自己遇到的女人大多数是脑子正常的女人。林牧在心里暗暗道,不会因为自己的容貌而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小胡蝶看见林牧停在远地,那样子像是对她驻足痴望。

她用手摸了一把脸:“走啊,你怎么不走了,莫非被我迷住了?”

林牧走上去,一脸狐疑地看着她。

“你为什么帮我?”

“因为.....”小胡蝶沉吟了一会,“你是我要找的人!”

看着小胡蝶笃定的样子,林牧感到有些好笑。

怎么听起来像是寻找前世恋人的样子?

“事先声明。”林牧摆了下手,“我们两个根本不认识,你找我干什么?”

小胡蝶直直地盯着他:“你身上有轩辕氏一族的血统是不是?”

林牧点点头。

小胡蝶深吸一口气:“我就说嘛,刚才我感受到你身上的气息了,我一定不会看错的,我要你帮我找一件东西。”

林牧笑了:“凭什么帮你?我可不做没好处的事情!”

“你....”小胡蝶一时语塞,有些不爽地看着林牧,咬着牙据理力争道,“刚才我都帮了你!”

“我可没说需要你帮。”

林牧冷冷地说,“是你上来多管闲事,我没必要还你的人情。”

“你!”小胡蝶十分气愤,看着林牧,却好像没什么办法。

突然,小胡蝶眼神锐利起来,看向林牧。

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你这不是真的脸吧?”

林牧一时语塞,小胡蝶似乎很有把握一般,矜持地说:“如果你不帮我,我就把你的真实面目告诉别人。”

“你该不会是别人派来假冒文家的吧?”

小胡蝶自觉自己已经猜到了,有些得意地说。

林牧脸色顿时一阴沉,上前抓住了小胡蝶。

“你该不会以为我会被你威胁吧?我可以杀你灭口啊!”

此时小胡蝶完全被林牧制住,她似乎没想到林牧会如此冷酷无情,脸色再次一变。

小胡蝶看着有点憔悴可怜,但是林牧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意思,只是异常冷漠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