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她总是不将冷月桐的那些话给放在心上,因为她觉得冷月桐就是在挑拨离间罢了。 35xs.co

可如今想来,即便冷月桐说的话有许多不符实的地方,却也并非是毫无道理。

她以为的专属温柔,实际上,肖长野对谁都可以这样。

对她可以那般的温柔,对冷月桐也可以!

看着夏薇红着眼眶的模样,肖长野只觉得自己的心有些疼:“薇薇,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把月桐当成妹妹,你知道的,我与她在现代便是师兄妹的关系……”

他伸出手抓住了夏薇的肩膀,企图解释。

“是,本宫知道你与她是师兄妹,关系好、感情也深厚得很。”夏薇说着说着,却是略有些哽咽了起来,“可本宫也没有忘记,她喜欢你!并且没有丝毫的掩饰!你明明知道,却还是这般!”

若当真是想要断了冷月桐的念想,为何还要对她那般的温柔?

夏薇不想再自我欺骗。

是,她承认,自己吃醋自己妒忌了。

那又如何?

她从来不是个大方得体的女人,她自私又小心眼儿,就是看不得自己的男人与别的女人亲密!

行不行?

“放开本宫!”

她直接一巴掌将肖长野的手给打开,紧接着便又跑了起来。

肖长野有些愣怔的站在原地,他看着夏薇的背影,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继续追上去。

而这一次大概是因为他愣的时间有些长,等到他追上去的时候,夏薇已经回到了惜鸾殿内,并且已经把自己给锁进了屋子里,谁也不肯见。

等到肖长野赶回去的时候,便只能瞧见一扇紧紧关闭着的大门。

他想要进去,然而门口的两名宫女却是战战兢兢的拦住了他:“驸、驸马殿下,公主殿下特意吩咐,不许……您进去。”

那两名公主来阻拦的时候都是有些害怕,这主子“打架”,受伤的还不是她们这些宫女?

一个不小心,惹了主子,那岂不是完蛋?

好在肖长野并没有为难她们,虽然脸色略有些难看,却还是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 35xs.co

两名宫女不由得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秒,肖长野便开始在门口喊了起来。

“薇薇!你开开门让我进去,你让我解释给你听好不好?”

“薇薇,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可以开门见山的说,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薇薇……”

两边的宫女听着肖长野这么一遍又一遍的在门口敲着门、喊着话,一个个的都是十分的心惊胆战。

本来公主殿下回宫的时候脸色就不大好看,驸马爷这么做……会不会雪上加霜?

然而她们就是普通的宫女,也就只敢这么心里想想,这会儿自然是只有在一旁看着的份儿。

而当肖长野在门外坚持不懈的喊了好一会儿之后,便瞧见夏薇猛地打开了殿门!

不过虽然打开了门,那脸却是臭的厉害。

“好,你想解释是不是?”夏薇眯了眯眼,沉着脸盯着肖长野,最后一把拉住了肖长野的衣襟,将他直接拉了进去,然后“啪”的一声将门关上,“本宫给你机会!”

看到夏薇这么霸道的一幕,那两名看戏的宫女都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公主殿下威武”的表情来!

公主殿下不愧是公主殿下,连听人解释都能够做到如此的霸气!

而宫女眼中霸气的公主殿下,这会儿正扯着自己驸马的领子,将他给扯着甩到了桌案前,紧接着便松开自己坐了下来。

脸色……依旧很差。

而被这么对待的肖长野倒是好脾气的很,他只是看着夏薇,略有些紧张的样子:“薇薇,你肯听我解释么?”

“你说,本宫又没有堵住你的嘴,谁不让你说话?”

坐着的夏薇端着茶杯,凉凉的瞥了一眼有些忐忑不安的肖长野,冷哼了一声开口。 35xs.co

于是肖长野吐了口浊气,便解释说道:“冷月桐是我师妹,在现代的时候便是我一直照顾着她。我一直将她看做孩子,对她真的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

“哦,当成孩子?当成妹妹?”夏薇面无表情的开口,“怎么,她是三四岁还是四八岁?肖长野,你师妹已经是个成熟的成年人,不是巨婴!”

她甚至都没有看一眼肖长野,只是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将这些话给吐出来。

“薇薇……”

“好,这件事情本宫暂且不提。”夏薇吸了口气,突然打断了肖长野的话,“有一个问题,本宫倒是想问问你。”

肖长野眨巴了一下眼睛:“你想问问什么?我定然全都告诉你!”

“好,那本宫问什么,你都得实话实说的告诉本宫!”夏薇拍了一下桌子,一脸认真的说道。

肖长野自然也是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自然。”

于是夏薇吸了一口气,思考了一下之后沉声问道:“我问你,当初你在这个世界跟我相遇,之所以当初发现我体内的毒素发作救我,是不是因为……”

她顿了一下,才将那话说出:“上辈子,我被你连累害死,你对我心生愧疚?”

肖长野愣了一下,他有些诧异的看着夏薇:“薇薇,你怎么知道此事……”

“这不重要。”夏薇打断了他的话,扭过头目光炯炯的盯着他,“你只需要告诉我,是,或者不是。”

肖长野沉默了几秒,最后点了点头:“是。”

夏薇的心下沉了一些。

“那如果,上辈子被你连累害死的是另一个人,那么当时遇到那种情况,你也会帮她,以你自己为补偿么?”夏薇几乎是掐着自己的手,才将这句话给问了出来。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真实的答案,她知道。

可她希望肖长野可以欺骗自己。

她在乎的不是最后的答案,她在乎的是肖长野对自己的态度。

“……薇薇,我不想骗你。”

这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肖长野看着夏薇的眼睛,缓缓开口。

而这一句话,却是让夏薇整个人都感觉到凉意。

“如果是另一个人,我依旧会那么做。”

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而夏薇却觉得自己有些冷……不,不是有些冷,是很冷。冷的她此时只想将自己缩成一团。

大殿之内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即便这大殿之内十分的宽敞,可夏薇和肖长野还是能够感觉到这会儿气氛的压抑与低迷。

肖长野看着夏薇此时的模样,他的心也是不由得感觉到一阵惶然。

他刚刚的回答,难道错了么?

可他只是不想欺骗薇薇。

“肖长野。”

良久,在肖长野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一直沉默着的夏薇却是突然开口叫了他的名字。

肖长野的眼皮子不由得跳了一下。

而夏薇则是扭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肖长野。

“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她看上去十分冷静的样子,实际上,她现在的确很冷静。至少她知道自己现在在说什么。

“所以,肖长野,以后我夏薇,与你桥归桥、路归路!”她眯了眯眼,“从今往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光道,我们从此形同陌人,再没有任何的瓜葛!”

她一没哭二没闹,实在是“乖巧”的很。

然而这比哭闹来的更加叫人心惊胆战。

至少当肖长野听到夏薇这决裂的话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夏薇在闹脾气,在胡说八道。

然而看着夏薇脸上那无比认真的神情,肖长野心惊的发现,夏薇不是在开玩笑。

她是认真的。

“薇薇!”

他突然上前一把抱住了夏薇,眉头也皱了起来。

“别闹了好不好?这次是我的错,你要打我骂我都可以,别这样好不好?”

什么桥归桥、路归路,这个笨女人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放开我!”

夏薇开始挣扎了起来,发现挣扎不开,她甚至恶狠狠地咬住了肖长野的手臂!

她这会儿实在是恨极,下口也是十分的狠,一点儿也不口下留情!

而被夏薇这么恶狠狠地咬着,肖长野却仿佛压根儿没有感觉到疼痛一样,依旧紧紧的抱着夏薇。

“薇薇,若是你不高兴我与月桐相处,以后我去见她,我都带着你好不好?”

夏薇没有回复,她只是紧紧地咬着肖长野,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回复肖长野的问题!

不一会儿,她便感觉到自己的口腔弥漫出一股血腥味。

感受着那股血腥味,夏薇一时间有些觉得委屈,鼻子一酸眼眶便湿润了起来。

她松开了肖长野的手,带着哭腔的开口:“肖长野,你根本不知道我想要的、在乎的究竟是什么!”

这特么仅仅只是她不想肖长野单独见冷月桐的问题么?

不是!

而是她透过这件事情发现,自己压根儿不是肖长野心里的唯一,肖长野对自己的喜欢也根本就不纯粹!

她不是肖长野的“非她不可”,换了任何一个人,肖长野都会这般的对“她”好!

一想到这里,夏薇就觉得心里难受的厉害。

可是肖长野压根儿就不懂!

他只是以为自己在嫉妒,在无理取闹!

夏薇一时间只想把现在这个抱着自己的狗男人给一巴掌拍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