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不能厚此薄彼啊……”见自己的功法只是高级,条子委屈道:“也给我来门绝学好不好?”

“不好!”

天山童姥果断拒绝道:“你又不是我门下弟子,传你天山六阳掌的功夫,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你还不满足。”

老人精说的就是天山童姥这种人了,别看她凶巴巴的,但什么都明白,心里透亮,做事有条理有分寸,根本让人找不出理来,难怪可以一人执掌天山。

作为其他门派弟子,能学到天山派高级武学已经是非常不错了,奢望绝学,那叫贪得无厌。

“你可别小瞧了这天山六阳掌!”天山童姥接着道:“我天山派武功,都有无上妙用,天山折梅手可破天下武学,永无止境,这天山六阳掌则是修炼“生死符”的不二法门!你可知生死符是什么东西吗?”

“生死符!”

王远三人齐齐一惊。

这三个字,王远几人可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对这门武学还是略知一二的。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之众为何受控于天山派?就是因为中了天山童姥的生死符。

所谓生死即是:反手为生,覆手为死。

最大的特点则是可以让中符者生不如死,是一门非常阴狠歹毒的功法,其实用性不比绝学低。

“哼哼!”天山童姥见三人这种反应冷哼一声道:“想必你们三个也是听说过生死符的威名的,但凡中符者,便会全身痛痒难忍,若得不到解药,江湖活活把自己给抓死,你身为公门之人,肯定会遇到一些犟骨头的犯人吧,若是领悟了生死符绝技,呵呵!”

“嘶……”

王远和飞云踏雪倒吸一口凉气,转过头看了条子一眼。

天山童姥果然是折磨人的好手,这门武学送给条子,还真是合适的武功送给最合适的人,这玩意简直就是言行逼供的利器有没有。

“哈哈,多谢姥姥!”

听天山童姥这么一说,条子笑逐颜开,闭口再不提绝学之事。

……

得到天山童姥的传功后,飞云踏雪和条子和虚竹一起在冰窖里修炼新学的功法。

王远坐在冰窖门口望风,看着志得意满的条子二人,王远那叫一个郁闷,这都什么事,明明是飞云踏雪的任务,现在自己却成了最卖力气的人。

三人守到晚上,童姥的功力恢复了五分之一,守卫时间还剩四天。

三人挂内功下线,第三天早上上线,虚竹又在墙角抽泣,哭哭啼啼的。

“又怎么了?”王远询问。

“嘿嘿!”天山童姥坏笑着道:“我逼他喝酒了!我就要把他教坏!”

“啧啧啧……”

王远啧啧感慨,天山童姥真是任性的家伙,干嘛非要跟虚竹过不去,难不成是看上虚竹了?不能吧……

不过王远记得自己上学时候总喜欢欺负前座女生,不为别的就因为想引起那女孩注意,天山童姥一大把年纪不能这么幼稚吧。

和昨天一样,李秋水依旧没有回来,王远三人再次枯燥了等了一天,连续空等两天,三人有些放松警惕。

第四天上线,虚竹终于没再哭,反而一脸忧郁倚着墙,红光满面气色不错,就是神神叨叨好像在发情一样。

“他又咋了?”王远问天山童姥。

天山童姥还没回答,早王远上线的条子和飞云踏雪道:“睡了个姑娘,成长了一番。”

“擦!!”

王远突然有些羡慕虚竹,吃肉喝酒睡姑娘,还有绝顶高手亲自授艺,人生也不过如此,想他不日前还是一个呆兮兮的傻小子,这才多少时日,人生如同开挂一般,少林寺当真是限制了他的发展。

看了一眼任务进度,天山童姥的功力已经恢复了一半,在熬几天,这任务就轻松完成了。

和往常一样,虚竹条子和飞云踏雪继续练功,王远坐在门口打开好友栏骚扰杯莫停和马里奥。

直至下午时分,王远好友栏里所有人都被他骚扰了一个遍,甚至还有几人把他拉进了黑名单,就在这时,闭目调息的天山童姥突然睁开了眼睛,面色严肃道:“不好,那骚贱人回来了!”

“???”

王远道:“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

“哼!她的骚味多远我都闻得到!”天山童姥装逼。

“少扯淡!”王远一百个不信,人李秋水身上香香的味道很淡,而且又没有狐臭,哪里会这么大的味道。

“感知懂不懂?”天山童姥道;“等你们修炼到先天境界,就会明白了!”

“啊?难道姥姥你是先天高手?”条子惊讶道。

这还真是大家没想到的。

本以为天山童姥只是一普通绝顶高手,想不到她已经步入了先天。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天山童姥道:“那骚贱人和我师弟都是先天高手!我这八荒**唯我独尊功,更是可以转世重修的无上法门,不然你们以为那骚贱人如何能一路追杀我?我为何又能感知得到她?”

“怪不得!”王远恍然。

难怪刘秋水武功如此高深莫测,掌力不仅极远,还能够转着弯打人诡异至极,更可怕的是,李秋水还能使用摄魂术控制人心,原来逍遥派这些老妖怪都是先天级别的高手。

这也终于能解释,为啥宋杨所学的功法,总是要高寻常玩家一级,逍遥派的人也都青春永驻,原来这逍遥派本质上就是一个修仙的门派。

不过话说话来,逍遥派三个老妖怪虽是先天高手,可修为等级也才只是绝顶高手而已,可见游戏中那些后天绝顶高手变态到了什么地步,都不用步入先天,就能拥有不输先天npc高手的实力。

天山童姥接着道:“你们几个快去准备准备吧!骚贱人很快就要找到这里来了。”

说到这里,天山童姥对虚竹道:“小和尚你还想不想见那个姑娘?”

“嗯嗯嗯!”虚竹连连点头,这货也是个色迷心窍的废物。

“他们三个拦着你师叔,你负责保护我转移!我要是死了你一辈子也见不到你想见到的人!”童姥威胁道。

“哦哦哦……”虚竹赶紧向恶势力低头。

“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突然众人耳边响起了一个凄厉的声音:“师姐,快出来吧,我已经知道你在哪了!”

“卧槽,这么快吗?!!”

王远三人吓了一跳,慌忙摆起了架势。

“不要运内力!”天山童姥见状连忙轻声道:“这是那贱人的传音搜魂**,虽然她知道我们在西夏皇宫但也不知道我们在具体哪,找来找去也得一段时间,只要你们不理她,她就锁定不到我们的位置。”

王远:“……”

和这些修仙的人打交道,要时刻做好心理准备,这群家伙指不定给你搞出个什么反常识的奇怪功法来。

大家屏气凝神,一言不发,李秋水的声音再次响起:“师姐,你怎么不说话啊?咱们姐妹情深,既然你来了西夏皇宫为什么不出来和妹妹见一面呢?太见外了吧,呵呵呵!是不是因为自己是侏儒所以没脸见人?”

“我……”

揭人不揭短,何况天山童姥变成侏儒还是李秋水干的,此时李秋水专挑天山童姥痛处,纵使天山童姥知道她有什么阴谋诡计,也差点没忍住还嘴对喷,得亏王远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搂在了怀里,用手捂住了她的嘴道:“不要命了啊!你一出声我们不就暴露了!”

“哼!这个贱人!”童姥气急败坏道:“丑八怪有什么脸说我长得矮!”

“你俩半斤八两!都不咋地!”王远小嘴儿抹了蜜。

“我特么跟你拼了!”天山童姥挣扎着挥手就要掐王远的脖子,无奈手短脚短,王远架住她的双臂,往前一伸,任凭她四肢如何晃动都够不到王远的脖子。

“看到没!”王远笑嘻嘻道:“长得高,就是爽……”

被王远这么一转移目标,李秋水的挑衅话语被天山童姥无视,叨叨了半天,先说同窗学艺之情,一会儿又说自己和无崖子如何相亲相爱,接着又骂童姥如何淫荡下贱,天山童姥都没有丝毫反应。

反倒是让王远几人见笑,领会到了绝顶高手骂街是怎样一番奇景,原来似逍遥派这般缥缈的仙人,也是口吐芬芳毫无素质,与那街上泼妇没有任何区别。

王远这个坏东西甚至还开了录音,打算把天山童姥李秋水以及无崖子的混乱错杂的三角关系编成书,雇几个说书先生在天桥下循环播讲,肯定比电视里无聊的爱情电视剧要有趣的多。

李秋水骂了许久,终于也累了,停歇了下来。

王远笑道:“如果她只有这点本事,倒也没啥鸟用!”

反正李秋水只会挑衅天山童姥,只要把天山童姥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基本上就可以安稳藏身于此。

“啊~~~”

然而就在王远认为胜券在握掌控全局的时候,突然李秋水又传来了一声呻吟,如同有人在耳边吹气一般,让人心猿意马。

由于政策原因,这声音我就不形容了,大家自行想象。

一波接一波,一声比一声夸张,这次天山童姥倒是没半点反应,王远三人则头皮一阵发麻,坐立不安。

这李秋水的操作也太骚了吧……这特么谁顶得住?

就连虚竹小和尚也受不了了,扯下衣襟就往耳朵里塞,口中默念“阿弥陀佛”。

“哼!男人!”

天山童姥鄙夷的看了几人一眼道:“瞧你们那点儿出息!这就顶不住了?”

“废话,我们都是血气方刚的男子汉!顶得住才怪呢!”王远理直气壮。

“也对!你就比那虚伪的和尚要强上不少!”天山童姥又看了一眼正在念经的虚竹,一脸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实在不行,我顶住她,咱们跑吧!”王远虽是佛门中人,但他本人就是俗人一个,定力哪有这么强,这破游戏设计师脑子里装的都是屎,脏的无法直视,竟然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更可气的事,这手段还特么特别有效,你说气人不气人吧,搞出这种事的设计师,他还是个人?

任务都做了大半了,王远生怕自己在晚节不保……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咱们快跑吧!”飞云踏雪也在一旁符合。

条子还算清醒,摇了摇头道:“恐怕跑不了……别忘了这是哪里。”

“没错!”

天山童姥道:“咱们现在在西夏皇宫,这贱人一面以‘传音搜魂**’乱我心神,一面遣人率领灵獒,搜查我的踪迹,这皇宫四周早已布置得犹如铜墙铁壁相似。逃是逃不出去的,你们几个都给我出息点好不好!”

“师哥,亲我……”

天山童姥话音刚落,李秋水的声音再次响起:“好师哥,你抱住我,嗯,唔,唔,再抱紧些,你亲我,亲我这里。(复制的原文)”

“贱人!!”

听闻李秋水如此不要脸的污言秽语,天山童姥都要气炸了,差点没真气逆转走火入魔。

好在王远反应快,即是捂住了她的嘴,一道北冥真气传过去,将其混乱的内息平静下来。

王远三人也是没想到,李秋水竟然这么过分,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

“不要拦着我,我要跟这贱人拼了!”天山童姥愤怒不已。

“哼,女人!”王远摇头叹息:“瞧你这点出息!”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条子道:“那李秋水毫无下限,我们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就多一份危险。”

“外面堵着,我们也逃不出去啊。”飞云踏雪道。

王远则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道:“我们出不去,但是可以引她进来嘛!”

“引她进来?你疯啦?童姥怎么办?”飞云踏雪惊道。

“既然是引她进来,当然不是为了把童姥送给她杀!”王远道:“皇宫是她的底盘,可现在这冰窖却是我们的底盘?你懂?”

“你的意思是,把她引进冰窖杀掉?”飞云踏雪似懂非懂。

“确切地说是引进埋伏圈杀掉!”王远纠正道。

条子眼前一亮道:“牛哥好主意!冰窖才是我们的主场,我们不能和她在皇宫硬碰硬,也不能在这里等死,要利用好唯一的阵地才行。”

“没错!待会咱们如此这般!”

王远指着冰窖四周布置了一下战术后,松开了天山童姥的嘴巴道:“骂吧,尽情的骂出来!”

天山童姥早就憋了一肚子火,被王远放开后,当即大声骂道:“贼贱人,师弟从来没真心喜欢你,你这般无耻勾引他,好不要脸!”

“无耻贱人,师弟他将七宝指环传了给我?还拿了一幅我十八岁那年的画像给我看,是他亲手绘的,嘿,你是不是很难过……”天山童姥也开始满嘴放炮。

“砰!!”

天山童姥话刚说完,只听一声巨响,冰窖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

这时李秋水愤怒道:“你说谎,你说谎。师哥他只爱我一个,怎么会喜欢你这矮子,你专会骗人……”

说话间,又是砰砰几声,冰窖的门一层层被打开,李秋水的声音越来越近。

王远冲飞云踏雪二人使了个眼色,然后悄悄绕到门旁冰块后面藏了起来,飞云踏雪二人则正对着冰窖门,把天山童姥护在了身后。

天山童姥见李秋水被自己三言两语打败,哈哈大笑道:“哈哈,你个万人骑的**,师弟早看清你了,我是矮,不如你漂亮窈窕,但我还是处女呦~~”

“噗……”

如此紧张的场景,王远三人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来,这俩老女人加起来都要两百岁了,就不能说点有营养的东西吗?

“砰!!”

说话间,李秋水一脚踢开了冰窖的门,直接闯了进来,见天山童姥就在自己眼前,李秋水得意道;“师姐,咱们又见面了,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再活着了!”

言罢,李秋水身形一飘,直奔天山童姥。

“保护姥姥!”

见李秋水一掌袭来,飞云踏雪大叫一声,和条子挡在了天山童姥面前。

二人一左一右,分别使出了天山折梅手和天山六阳掌。

天山六阳掌掌力刚猛霸道,攻击力极高,天山折梅手是天下一等一的防守武学,可以破解各种招式。

二人虽是初学乍练,一攻一防相互配合之下,竟然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威力,李秋水猝不及防之下,被二人挡住了攻势。

“哈哈哈!”

童姥见状哈哈一笑,指挥二人道:“踏雪寻梅,阳春白雪!”

飞云踏雪往前一步,一招擒拿抓向李秋水腰部,李秋水脚下一转,使出一招【罗袜生尘】,闪过了飞云踏雪的攻击,此时条子双掌往前一推,掌力汹涌而至。

李秋水不慌不忙,长袖一挥,条子掌力未至便消散于无形,飞云踏雪右手一握,一拳【七者皆伤】劲道也砸到了李秋水面前。

“!!”

李秋水见飞云踏雪使出如此恐怖的拳劲,神色一滞,轻轻往后一跃,闲庭信步般飘然躲过了飞云踏雪的拳劲。

飞云踏雪随手掏出一叠朱雀符往地上一扔,大声道:“看法宝!”

“轰!!”

凤鸣四起,烈焰翔空,冲天的火柱看的李秋水都呆了。

“就是现在!!”

与此同时,王远从冰块后面跳出,跳到了李秋水的身后,真气一转,身上迸发出数道光芒。

【乾坤大挪移】开启!

【左右互搏】开启!

【阴阳逆转】开启!

【佛法无边】开启!

霎时间梵音四起,天花乱坠地涌金莲,王远凝聚丈六金身,双手齐齐往前一拍使出最强杀招,100%全状态【一拍两散】!!

奥义·佛法无边·万佛朝宗!!

王远头顶上亮起一行金字,霎时间整个地窖内所有人都被强大的风压压得喘不过气来,当李秋水反应过来的时候,王远的掌力已经不偏不斜结结实实落在了她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