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那个靠在奥迪a8上的青年缓缓走了上来,他笑道“你能走出这种刺绣?”

李苏秋这才缓缓的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他年纪不大,手带着一个很粗的金戒指,脖子上挂着某球星的标志项链,看起来就知道是个富二代一般的人物。

李苏秋眼眉向上挑了挑,声音冷冷道“我能绣出来,怎么?世界上就只能你们刘家一人有这门手艺吗?”

李苏秋认识这个小子,这个人是现如今刘家掌门人的儿子,名叫刘天一。他们鬼针是一脉单传,这小子也是鬼针的传承人。所以刘天一在家中的地位极高,今天他能过来,就能说他极为重视这次的事件。

刘家掌门人曾诬陷自己的大哥,锒铛入狱。借着这次的机会,他才顺利的当成了刘家掌门人,而李苏秋这才能在机缘巧合下,学习了鬼针十三式。对于手足相残的这种事情来说,李苏秋对于刘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感。

刘天一不由得冷笑一声,一脸不屑道“我当是什么人呢?原来就是你这种土包子,偷了我们家的技术,我并不是说世界上只有我们一家有这手艺,但是这鬼针十三式是我们刘家已经是一脉单传了几百年的东西,你既不是刘家人,甚至都不是平安市的人,你怎么学会的鬼门十三式,这分明就是你偷来的。”

刘天一冷喝道。他脸色已经慢慢拉了下来。他作为一个准传承人,连他都没学会第十三式的技巧,这么年纪轻轻的土包子,竟然已经开始招摇撞骗了。

李苏秋冷声道“我会,就是偷你们的吗?这世界上,只怕不仅仅只有你父亲会这种手艺吧?你难道忘记还有一个人了吗?”

刘天一听到这话脸色一变,指着李苏秋的手指开始颤抖道“你在说什么?你见过内个老家伙?你是坐过牢!”

话音出口,众人惊呼一声,难怪这小子如此大胆,竟然是在监狱待过,这让人对着李苏秋的样子,更是不屑。

李苏秋缓缓走上来一步,冷声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是不是可以告你诬陷了?我只是顺嘴一说,你激动什么?”

刘天一倒吸了一口冷气,胸口起伏不定,声音略显低沉道“快说,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否则,今天你根本走不了!”

李苏秋用余光看向四周,四周的保镖已经有人摸向了自己的腰间,估计是带着武器,开始蠢蠢欲动的向着李苏秋缓缓移动。

李苏秋四下看了一眼,哈哈大笑道“我真的走不了吗?那么我要是把三十年前的事情说出来,你看你们刘家是能不能走了?”

“你在威胁我吗?”怒吼一声,众人不知道刚刚还是云淡风轻的刘天一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发怒。

李苏秋连忙摇头,缓缓开口道“我并没有威胁你,我讨厌别人威胁我,同时我也不威胁别人,我只是在告诉你这其中的利弊。”

刘天一脸色铁青,眼中闪过杀机道“就算你知道那又怎么样,你根本找不到证据,更何况,你今天根本就不会离开这里,父亲教过我,做事就要做到干干净净。世界上只能有刘家才能拥有鬼针,因为这是我们刘家的先祖研究多年的努力,绝不能让外人得到,更不能让你这个外姓人得到。小子你现在简直就是玩火。”

刘天一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恨李苏秋不仅仅是这个原因,其中的原因还是他妒忌,就相当于自己刚刚学走路,李苏秋已经学会了跑。

这时候,赵明月突然一下子护在李苏秋身前,呵斥道“刘天一,你这是干什么?在恐吓吗?这里有警察,有的领导,我不信你能做出对刘家不利的负面新闻,今天你要敢动他,你就先过我这一关。”

刘天一听着这话,更是勃然大怒,对着赵明月大吼道“赵明月,你为什么处处都要维护这个小子,你不会喜欢上他了吧?我告诉你除了现在关在北路监狱我的大伯,这世界上就只有我的父亲会鬼门十三针。我警告你,你别被他的外表骗了,他要是没有偷我我家手艺,那一定是跟我大伯见过面,是我大伯教给的他,他是一名劳改犯。”刘天一冷声说道,还不禁对李苏秋使了个眼神,其中带着一丝的嘲弄,戏谑。

赵明月叫道“我告诉你,你这属于诬陷,李苏秋人家有学历,刚刚大学毕业,怎么可能是你说的那样。这些我都知道,他绝对不可能犯罪,你在羞辱他,我就告你诽谤!”

赵明月极力护犊子的维护着李苏秋。

刘天一眼睛一瞪,无比的愤怒道“赵明月,你这么做真的好吗?我就这么招你讨厌,还不如来了你公司一天的土包子吗?我整整追求了你七年,你宁肯当大龄剩女也不肯同意我,一直冷落着我,现在你竟然为了一个蹲过监狱的罪犯,跟我闹的是不可开交,你要跟我翻脸是不是,好!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你这个维护的小子,是个什么东西,我现在就打电话,调查一下他。”

赵明月狠狠的推了一把刘天一,怒喊道“刘天一,你闹够了没有,你幼不幼稚。”

刘天一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闪烁了半天,冷声道“你竟然要跟我动手吗?好,我幼稚,今天我就跟你幼稚一把!”

刘天一说着,便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这时的李苏秋突然上前,缓缓开口道“你闹够了吗?我只是一个刚刚毕业的普通大学生,你这么诬陷我,你有什么好处,你就算是打给国家领导,你也不会查出我什么。”

李苏秋呵呵笑着,极为自信,他确实是蹲过监狱,但是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而且,一天之后,时间重置,他根本不会害怕刘天一的调查。

但是刘天一却误入为李苏秋心虚了,冷声道“小子,咱们就看看,到底是不是我诬陷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