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开始一脸不屑的样子,开始讥笑道“一个男人入赘算是怎么一回事?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女人吗?如果是我不说什么,一个男人可以为了自己的女人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绝对是好样的,但是如果只是因为自己的贪财,没本事,还娶不到老婆,又好高骛远的,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头好吃懒做的猪!你以为哪个女人是喜欢男人入赘吗?我不知道你最近看没看过小说,最近流行的入赘文,其实挺扯,但是说的也不完全不对,入赘的男人真的连条狗都不如。”

李苏秋声音极大的说道“你这话说的不对吧,女的能嫁给男的,男的为什么就不能嫁给女的,女的可以因为男的钱而嫁,男的又为什么不能因为女的钱,男女平等,不要种族歧视好吗?”

李苏秋说的这么大声是故意的,他摆明了是要让那男子听见,此刻那男子脸色涨红,身子开始有些颤抖,但一直是在忍着,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二人。

吕**撇嘴道“男女平等?如果这个世界真的男女平等,我又算什么,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男女平等好吗?在世人眼中,男人就是高女人一个地位,既然如此为什么能力不是高女人一个地位呢?”

吕**根本没有注意李苏秋的小动作,而是缓缓谈出自己内心道“上门女婿只要过去了,家里的上上下下谁能看的起,这根本就是寄人篱下,自己的本家的爹娘,只怕也会被亲戚朋友戳着脊梁骨。我并没有说入赘是错,这是个人选择,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但他心思应该是本意的,而不是想着什么邪门歪道,却为了钱,为了女人,而选择一个当狗的职业,这种人简直就是为了钱都能舔人家的所有人的脚丫子,一个活着连尊严都没有都男人,你说他还活在这个世上有什么意思,如果我是这样的男人,我恨不得找个歪脖树吊死。”

吕**缓缓说出,这是她内心的想法,她本身就是看不起这种好吃懒做,碌碌无为的男人。更何况是上门女婿,在她眼里,简直就是好吃懒做之辈,自己更是不会搭理这样的人。

作为女性,她是个女强人,这是她希望自己代表女性,告诉光大的男同胞们,女人也可以自立,也可以活的不比男人差。她希望女人可以独立,同时,她也喜欢男人能活的更像男人一样。

李苏秋点了点头,哈哈大笑道“你这么一说,好像很有道理,没错啊,为了钱财入赘的男人,真的只怕连狗都不如,早上富婆拿着大把的钞票砸给他,晚上他又跟狗一样,舔人家的脚丫子,这种人简直是为了钱,什么尊严都不会要,真是活在是世上浪费空气。”

李苏秋装作被吕**说服的样子,声音很大的说道。

那男人在也忍不住了,直接一脚踢在一旁的车门上。“砰!”的一声,顿时,车门砸出了一个坑。女销售顿时脸色变得跟吃屎一般难看,毁坏车辆,如果客人不赔付的话,只怕老板就要扣自己的薪水赔付了。

女销售当下走了上去,对着男人道“先生,不好意思,毁坏车辆是需要赔付的,你看。”

男子二话不说,从皮包里掏出几沓百元大钞,直接扔在了女销售的怀里,吼叫道“多少钱你说,上面有我的名片,老子不差钱。”

说罢,他推开还愣在那里的女销售,直接奔着李苏秋二人过来,脸色涨红,双眼喷火,大发雷霆,指着李苏秋道“小比崽子,老子给你们点脸子了吧,你们特么的在这里指桑骂槐的说谁呢?”此刻,男子整个人都已经气炸了,全身颤抖。

男子以为自己被人认出来了,所以二人的谈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其实是没错的,李苏秋就是故意的,李苏秋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一个上门女婿,而且在家里的地位,虽然没有舔自己妻子的脚丫子,但是也差不了多啊。

所以,李苏秋知道吕**看不起上门女婿,知道他的性格,所以他才跟吕**说的这个话题,二人说话还极为刺耳,直接扎在那男子的心中。

李苏秋虽然知道他,但是吕**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这男子的突然发火,显然让自己愣住,觉得自己很无辜,更多的是生气,这男人怎么还不依不饶的。

吕**真是在也忍不住了,她脾气根本不好,如果不是身边的李苏秋一直拉着她,她根本不能忍这么长时间。

吕**刚要上前去争辩,却被李苏秋死死的护在了身后。李苏秋缓缓开口道“你骂谁呢?你怎么会这么激动,我只是说上门女婿,又没有说你,你找茬也得有个度啊,你发火莫非你是上门女婿,而且是连狗都不如的上门女婿吗?”

李苏秋面带微笑,对着全展厅大喊,声音中都出现了回音,所有的买车顾客,全部都把目光投了过来。

连前展厅都几名销售员好事,听到了争吵,也偷偷的躲在走廊里,向里面张望情况。

男子一下子被李苏秋噎住,脸色开始由红转青,身子依旧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真的是难受啊?承认了?那就是当中说自己是上门女婿,那可是真的很丢脸啊,这样下来,人尽皆知,甚至自己的老婆也会知道自己带着小三过来买车,到时自己死的该很惨!

那如果不说,忍着?那岂不是找骂吗?这小子,真是毒啊。

男子支支吾吾,咬着牙,恶狠狠的盯着李苏秋。

这时候,身边的女子,一下子推开了男子,带着质问和不可思议的疑惑,问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难道你真的是上门女婿?”

女子知道男子很有钱,有老婆,起初就是因为他的出手很阔,才跟他的,但是男子只说正准备跟老婆办离婚,准备财产转移,他可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上门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