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下意识的紧咬牙关,闭上了眼睛,只听到一声惨叫,但却不是她自己的声音,自己也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怎么回事?

吕**急忙睁开眼睛,就看李苏秋的脑袋重重的砸在了自己边角的椅子上,刚刚是李苏秋挡住了这一击电棍。

李苏秋?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在保护我?吕**心中开始迷茫了。他们俩人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并没有什么感情瓜葛,而此刻的李苏秋竟然为了自己,硬生生的抗下一击电棍。

李苏秋艰难的用下巴抵在椅子上,发力,李苏秋做起,喘着粗气,刚刚已经用去了他刚刚恢复的全部力气。

那人惊呆了,吼叫道“你为什么要帮她,要帮这个贱人,这是我们家里的事情,与你无关!”

李苏秋脸上豆大的冷汗,一个接着一个的滑落,艰难的开口道“吕**她是无辜的,一切的事情都由我来承担,要动手你尽管对我动手,别对一个女人动粗。不要伤害无辜的人。”

那人脸色大变,突然流出眼泪,对着立马回来冷喝道“你这是出轨吗?为什么这个小子心甘情愿的为你去付出,你们两个在眉目传情吗?小慧你看看这个,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咱俩之间的美好回忆吗?”

那人拿起桌子上剪贴的照片,瞬间脸色狰狞,狂喝道“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直接一拳打在了李苏秋的面门,李苏秋闷哼一声,直接嘴角溢出血迹。

“别这样,不要,住手。”吕**紧忙大叫。

那人冷喝道“好啊,你竟然心疼这个小白脸子,我们才刚刚结婚,你就做出这种出轨龌龊的事情。好,那我让你心疼个够!”又是狠狠的一拳,重重砸在李苏秋脸上,李苏秋惨声更大。

一拳又一拳的重击,瞬间让李苏秋的脸上开花,一滴滴的血液顺着自己的脸颊留了下来。

“吕**,你为什么不选择跟我结婚,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我长得丑,你就要选择这个小白脸吗?为什么?”那人彻底癫狂,一拳接着一拳重的打在李苏秋的面门。

李苏秋开始咳嗽,嘴里咳出大量的血水,奄奄一息的嘲笑道“你就这点本事吗?没吃饭?在重点!哈哈。”

“好啊,我让你在勾引我家的小慧,我让你死!”那人狂叫,身子因为打李苏秋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但听到李苏秋的嘲笑,更是狂怒不止,又是开始挥拳。

很好!李苏秋暗道。他现在已经把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我的身上,只要在拖延一下时间,吕**就可以逃走了,只要你逃走了就好,快点走啊。李苏秋内心在狂喊。

在刚刚李苏秋倒向吕**的时候,已经沉浸勾起地上的水果刀,偷着给了吕**。

那人脸色狰狞的边打李苏秋,边叫道“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一起的,你们这对狗男女,这是的女人简直没有一个好东西,你们都这么对我,都得死。”

李苏秋眼睛偷瞄,此刻吕**已经偷偷的逃到了门口,但却迟疑了。她看着李苏秋一直被那人狂虐,心中不忍,眼睛里出现了无尽的温柔。

这个傻子在干什么?怎么不跑,快点走啊!趁我现在还能坚持住,快逃!不用管我啊,趁他现在没有发现,快逃!

李苏秋眼神一直在盯着吕**,吕**看见了李苏秋对自己示意的眼神,想了想,一咬牙,一下子抓到了门把手。

“快手你爱我,快一点。”那人咆哮转身,椅子上空无一人。该死,这小白脸眼睛往哪里看呢!

那人紧的身形一转,顿时看见吕**要逃跑的这一幕。

“该死的,你竟然敢逃跑,就是要冒着生命危险逃跑,都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吗?吕**,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你们都给我去死吧!”那人狂叫,飞奔而是,电棍直奔吕**胸口。

该死,竟然被发现了。李苏秋眼睛睁大,大叫道“不要,快跑啊,快走!”

“你们谁都跑不掉,既然我得不到,谁也别想得到,你们都给我去死吧!”那人面部扭曲,活脱脱的一只野兽一样。

逃跑,来不及了。吕**看着李苏秋的样子,突然心中有了牵挂,自己不能逃跑,为了李苏秋,我不能跑。

吕**眼神发亮,猛然飞起一脚,直直踢在那人的下颚,那人瞬间倒地。

那人没想到吕**看似手无缚鸡之力,但却有着跆拳道黑带四段的高级水平,一时的大意,也让吕**一击得逞。那人手中电棍滚落,痛的捂着下颚,在地上滚来滚去,不住的惨叫。

李苏秋惊呆了,吕**竟然这么厉害,自己轮回了千年,竟然没有发现。

吕**冷喝道“你这个变态,这么一击就承受不了了吗?李苏秋比你承受的还要多,可是他明明什么错都没有?你有没有想过那些无辜的人。”

那人缓缓爬起,凶神恶煞。该死,竟然让个小娘们给我打了,你休想逃出去,你是我的,准备挨揍吧。

那人嗷的一声嚎叫,猛的飞扑上来,一下子抱住吕**的腰身,开始猛勒。那人哭喊道“老婆,你休想离开我,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吕**身子踉跄,她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后腰处,发出嘎吱嘎吱的骨骼声音。吕**感觉自己要喘不上气来了,疼的闷哼一声。

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这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她再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别卖惨了,你这个变态,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心慈手软的。

“你给我死吧!”吕**吼叫道。双手握拳高举,对着那人的后腰处,狠狠的砸了下去。

那人又是一声惨叫,瞬间倒地,说巧不巧,刚刚落在那地上的电棍处,瞬间一记电流经过他的身上,他的惨叫声更大。

吕**是侥幸的,若不是那人不忍心伤害吕**,只怕现在倒下去的人就是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