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苏秋冷哼一声,接过手机,问道“现在是我抢你手机吗?”

李苏秋脸色狰狞,有些可怕。青年吓得连忙摇头道“不是,不是,是我心甘情愿的大哥,大哥你随便用。”

“解开密码!”青年快速解开。

先个吕**打一个吧,李苏秋电话拨过,没人接听。此刻的吕**正被绑在椅子上昏迷,根本没有听见电话声音,而那人也再开始再卫生间里清洗自己身上的污垢。他要干干净净的跟吕**融为一体。

李苏秋见没有人接,又凭借记忆拨通了韩胖子的电话。这是他一千年里养成的习惯,所有人的电话都会记到脑子里,脑子就是他的通讯录,因为不管他在手机里记下无论什么人的电话号码,第二天时间重置,他就什么也没有了。

电话接通,韩胖子昨天加班到凌晨三点多,现在正在办公室打瞌睡呢,听见电话铃声后,看也没看,就接了起来,有气无力道“喂,你好,我是韩胖子,有事请说,无事挂机,别打扰我睡觉。”

李苏秋开门见山道“韩哥,是我,我现在知道那个变态的行踪。”

韩胖子一听这话,顿时眼睛一亮,困意全无,猛然从凳子上站起,声音浑厚道“你在说什么老弟?你有什么发现?你这是拿着谁的手机号打的电话?”

韩胖子听出了李苏秋的声音,但是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号码的时候,不由得愣住,如果不是自己正在睡觉,脑袋迷糊,要是看见生号的话,他根本不会接的。

李苏秋语速极快的说道“我现在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我是拿别人的手机给你打的,我现在正在街上裸奔,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咋的?咋回事?”韩胖子有些诧异,怎么会没穿衣服,这是干啥了?

李苏秋道“你别问了,吕**现在有危险,他给我打晕,送到了城南的一处出租房里,你现在赶紧查一下监控吧,现在我很急,我不知道吕**现在的准确位置。”

李苏秋说的语无伦次,韩胖子大致听明白了,连忙安慰道“老弟你先别激动,你慢慢说一下,你内个出租屋的地方有什么标志性建筑吗?我好查找监控啊!”

标志?李苏秋转身看了一眼四周,似乎只有红绿灯上面的广告牌比较是标志性建筑了。李苏秋当下说道“你好,我也好。”

“妥了,明白。”韩胖子当然知道这不是李苏秋在拿他开心,这句广告语已经在莲池市城南区立了好几年了,只有一个地方有这个牌子。当下,韩胖子挂断电话,开始召集一队的警员们,准备进行抓捕工作。

李苏秋把电话放下,塞进那青年兜里,李苏秋拍着那青年的脸颊,教训道“小子,记住了,永远不要瞧不起,比你穿的还破烂的人,没准他只是喜欢这种艺术行为。明白了吗?”那青年哪里听得下去什么,现在不管李苏秋说什么,他只能按照明白来点头。

李苏秋有些无奈,无形中又说出了个至理名言,似乎以后还真的可以当个演说家,张张嘴三十分钟,十几万块钱就挣来了。

李苏秋从那青年胸口的兜里掏出香烟,缓缓点上,问道“有钱吗?”

青年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道“有,有,大哥我就剩三百了,不够你放了我我回家给你拿!”

李苏秋拍了那青年头颅一下,骂道“放屁,放了你,你还能过来。大老爷们出来就带三百块钱,你也不嫌丢人。还敢嘲笑别人?”

青年低着头,不说话。李苏秋看着青年手机钱包的钱,抽出一张一百的,冷声道“算了,我就拿一百打车就行,不坑你。”接着李苏秋看了一眼青年的体型,似乎跟自己一样,开始冷喝道“外套不错,我穿走了奥,对了,年级轻轻的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这烟我没收了。”

李苏秋招手,打车。司机看见**的李苏秋,没人敢拉。李苏秋又把一百块放在手上,招手,一名司机停下,落下车窗,问道“兄弟,走不!”

“卧槽,这不是莲池秋名山吗?咋又遇到你了?”李苏秋诧异,撇了撇嘴。

司机道“咱俩有缘呗,走吧,今天给你八折。”

刚刚上车,司机又问道“兄弟,你去哪?”

李苏秋缓缓开口道“警察局,快一点,着急!”

司机诧异的看着李苏秋,问道“卧槽,兄弟你票唱刚出来,咋的又要回去啊,这是受啥刺激了?”

“不是,大哥,你赶紧开吧,送到了就行。”李苏秋说了一嘴后,没心在跟司机聊天了,又加了一嘴道“大哥,别坑我了,我就这一百块钱。”

司机撇嘴道“我知道,你也没地方放钱的了。”李苏秋撇嘴,没有吱声。司机道“坐稳了,这次哥免费,等到了监狱的时候,这一百块钱当点监币吧。”李苏秋狂汗,依旧没有答话。

司机车子挂挡,瞬间车子窜出。

此刻的青年见李苏秋终于走了,一下子瘫坐地上,妈的这是怎么回事,竟然被人打劫了,卧槽,真几把倒霉。不少人都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样子,看样子自己这次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此刻,吕**开始转醒,好疼,怎么这么疼。

还未等吕**睁开眼睛,就听见那人邪笑道“老婆,你终于转醒了!”

吕**睁开了眼睛,看见了已经凑到她脸前,吕**还清晰的闻见他嘴里的口臭,吓得惊呼一声,身子往后缩,她这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早被绑在了椅子上。

吕**尖叫一声,大叫道“你是谁?”

那人呵呵邪笑,缓缓开口道“我是你老公啊,你不认识我吗?也对,当时的我不是这样。”

紧接着,他把自己的假发找出戴上,装作沙哑的样子说道“老婆,现在你认识我了吗?”

吕**尖叫道“原来是你,谁是你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