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苏秋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越想事情好像越是不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自己真的是多想了?

躺在沙发上的李苏秋却总是感觉这屋里好像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他又起身,小心翼翼的趴在吕**的卧室门口,里面传出吕**的少许鼾声,吕**睡的很熟,并没有别的异常举动,吕**屋里没有人,那会是在哪?李苏秋又找了一圈,没有找到。

而此刻躲在沙发底下的那人,见李苏秋在那里寻找自己的身影,不由得心中有些颤抖,冷汗顺着额头,流进眼中,他只好眯着眼,紧紧的盯着李苏秋的一举一动。

李苏秋查看了半天,没有找到可疑的地方,便略微的放下心来,躺在沙发上缓缓睡去。

直到听到李苏秋的呼声响起,他很谨慎,依旧是等了片刻,听见李苏秋呼吸平稳是真的睡下了,他这才小心翼翼的从沙发下爬出。

他的双腿卷缩的时间过长,此刻已经略发的有些肿胀,他揉了揉双腿,站起身子,双眼闪着寒光,死死的盯着李苏秋。

你这个土包子,凭什么能睡在这里?这里是我的地方,为什么要打扰我跟小慧的二人世界?这个家只能我自己一个人能来,你不配,只有我一个人是真心喜欢小慧的,我会一直保护小慧,不会让她受到伤寒的,你这个小白脸,去死吧。

他此刻双眼通红,面目狰狞,身子跟着颤抖,他抓起桌子上的杯子,作势就要像李苏秋的脑袋上砸下,但杯子到了半空中,又停了下来。

不行,这个是给小慧明天喝水用的杯子,不能用来砸他。

他又开始四处张望,寻找合适的家伙。他锁定了厨房,看见了一把在月光照耀下闪闪发亮的水果刀。

他紧忙把脚下的鞋子脱下,光着脚,小心翼翼的走去,抓起水果刀,奔着李苏秋的脖颈就插了下来。

去死吧,小白脸,放开我们家的小慧!

寒光一闪,李苏秋猛然觉得脖子处有一股寒风,让他不寒而栗,一千年当中遇到危险的本能瞬间激发,李苏秋猛然转身,只听到“哐啷”一声,水果刀掉地,等他转过身子的时候,却未发现人影。

李苏秋捡起地上的水果刀,顿时冷汗直流。真的是有人潜伏在吕**的家中,他在暗处,具有很强的潜伏能力,自己竟然没有发现。他这是想杀我?

李苏秋的冷汗,顺着额头就缓缓的留了下来。李苏秋鼻子抽动,闻到空气中散发的一丝丝臭意,该死这个人他到底在什么地方。

沙发!李苏秋瞬间想到,只有沙发,似乎能藏下一个人,他紧握着刀,猛地低头向沙发下看去,没人,仅仅有一丝的臭味,看来,他是在这里面待过。

李苏秋急忙打开客厅的灯,扫量四周,没有异常,一切都太平静了,平静的有些奇怪,越是这样,让李苏秋越是感觉到了一丝的危险。

此刻,吕**穿着睡衣,迷糊糊的从卧室走出,声音中有着一丝的不耐烦道“李苏秋,你在干什么?”吕**看着李苏秋手中握着水果刀,神色有些奇怪的样子,不由得让她眉头一皱,从而大脑逐渐清醒。

吕**暗道“这小子难道是在梦游?”

李苏秋连忙把水果刀放进厨房,并没有接吕**的话,而是笑着道“不好意思啊,要不你在睡会?”

李苏秋可不想把刚刚的事情告诉吕**,一来这样必定会引起吕**的恐慌,二来,先头吕**就不相信自己,现在在说如果吕**依旧不相信,反而会引起吕**对自己的反感。李苏秋对自己很有自信,就算那变态藏在吕**家中,自己找不到,但只要自己寸步不离的跟着吕**,他就无法让他得手。

吕**看了一下手机,手机时间显示是早上四点半,在睡也不可能睡多大一会儿了,反而更难受,吕**摇了摇头道“算了,不睡了,你煮点方便面,咱们吃完就去公司。”

李苏秋点点头,吕**早上没有爱吃早餐的习惯,而且吕**的样子很急,估计想一天都要在公司奋战吧,自己也不可能在这个短时间内给吕**做出丰富的早餐。李苏秋无奈地摸了摸鼻子,这个吕**还是太强势了。

李苏秋简单的煮了一下方便面,二人吃完,躲在暗处的变态,心中窃喜,小慧拿着我洗的杯子在喝水,她这是接受我了。可是这个小白脸又是什么人,凭什么能坐在小慧的对面吃饭,坐在这个地方吃饭的人,应该是我。

那双躲在暗处的眼睛,开始露出凶光,紧盯着李苏秋。

李苏秋似乎感觉到一股子凉气在吹到了自己的脖子处,李苏秋猛然回头望去,只是一个冰箱,为什么我还感觉有人,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感觉?那个人他到底藏在哪?

吕**发现李苏秋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异样,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在昨天开始,你就有点怪怪的,怎么被我弟弟传染了?”

李苏秋愣住,去找吕明一的这件事,李苏秋并没有告诉吕明一,吕**能知道这件事无外乎两种可能,吕明一告诉或者是吕**在派人监视自己。

李苏秋并没有答话,只听吕**凑到李苏秋身边,又缓缓道“你跟我说,最近的少女失踪案,跟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李苏秋开始凌乱了,他明白了,这件事一定是吕明一对着吕**说了什么,否则又怎么扯到少女失踪案。

李苏秋缓缓点头道“有啊,有关系啊,你就是我下一位目标,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

吕**笑道“哈哈,我很欢迎。”紧接着她又开始眉头一皱,苦笑道“李苏秋,有时候你真的太神秘了,神秘的我根本不清楚你到底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李苏秋道“其实我说的真话没有人相信,反而假话信的人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