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苏秋连忙摇头,矢口否认道:“我爱上你?笑话,你这个女人脾气又臭又硬,就是连狗都会看着你,就离你远远的,我会爱上你?你就别再自作多情了,你也说了,我们之间只是假情侣,是合作关系,让我的客户舒心,是我的职业道德。”

李苏秋说的看似极为轻巧,说的极为的重,让吕**心中顿时有种想掐死李苏秋的冲动。可是李苏秋并不在乎吕**生气,他就是想这样引起吕**的注意。

吕**皮笑肉不笑的一字一顿道:“亲爱的,有时候我真的是觉得你是不是天天把刷牙,嘴巴这么臭。”

李苏秋呵呵笑道:“谢谢夸奖,我的确没刷牙,而且早餐还吃了一头大蒜。”

吕**脸色拉的更加厉害,猛地一把推开李苏秋。虽然她知道李苏秋是在骗她,但是吕**的心里依旧是极为不舒服,她是一个有心理洁癖和精神洁癖的人。

“真是恶心死了。”吕**说罢,转身就要往店门里进,刚刚打开店门,就看一名服务生推搡着以为老人出来,与吕**撞个满怀。吓得吕**“哎呦”一声,向后一退,转眼就要向后倒地,李苏秋见状,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扶住吕**,柔声道:“亲爱的,你没事吧。”

“没事。”吕**与李苏秋的目光四对,不由得愣了一下,她真的从来没有与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她有些抵触,眉头一皱。吕**想推开李苏秋,但是一想现在是在外面,只好忍住自己内心情绪,快速的整理好自己。

就听得屋内一名服务生的声音,由远到近道:“臭乞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你能过来消费的么,还不快滚!”

吕**这才看见与她撞个满怀的老人此刻正趴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叫着疼痛,这老人头发斑白,身穿破烂,还散发着一丝丝的臭气,可是吕**丝毫没有在乎这些,而是急忙跑上前去,连忙扶起老人,老人满手泥垢,在吕**洁白的衣服上,留下了黑黑的手指印,但吕**丝毫没有怒意,要知道吕**的这一件衣服,足够这老人不吃不喝挣一年钱才能赔上,没想到吕**就如此的轻描淡写,满不在乎的把老人扶起。

李苏秋在一边看着,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心中暗笑,心说吕**还是很善良的姑娘,看似外表坚强,但是也有柔弱的一面。

老人被扶起后,一个劲的对着吕**道谢,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吕**。李苏秋眉头一皱,他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不对,这老人眼睛明亮,根本就不像一个老人该有的眼神,李苏秋总觉得有一丝不对,但却不知道哪里不对。

这个人的眼睛怎么这么熟悉?我似乎是在什么地方见过,我只是一时的有些想不起来。可能是自己多心了吧。李苏秋心中暗想。

吕**有些气愤,指着服务生呵斥道:“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难道不知道尊老爱幼吗?”

老人握住吕**的手,有些害怕的样子,连忙道:“算了,姑娘就算了吧,没什么大事也,是我老头子眼瞎,不认识字,以为这是普通饭店。”

服务生打量吕**一眼,见吕**穿着高贵,似乎不像普通的人,面上虽然带着尊敬,但依旧是据理力争道:“你看,连他自己都说自己眼瞎,你一个小姑娘又凑什么热闹,我们这是高档西餐厅,让这个满身恶臭的老不死的进去,让别的客人怎么吃饭?”

老人捏着吕**的手,开始揉搓道:“姑娘算了,真的算了,是我的错。”

李苏秋眉头紧皱,一直盯着这个老人,老人脸上有着黑黑的痦子,上面带着一丝的长毛,看起来很是恶心。李苏秋并不是以貌取人的性格,但是见到这个老人之后,总是让他感觉到了一丝的不舒服,甚至老人对待吕**这种动手动脚的态度,也带有一丝的不爽,如果他不是个老人,只怕李苏秋会认为这个老人是在借机揩油。

老人似乎注意到李苏秋在看着自己,老人偷着看了李苏秋一眼,又紧忙低下了头,似乎是害怕李苏秋看出什么。但一个老人,又能有什么被李苏秋看出来的?

老人身子有些发抖,紧忙松开了握住吕**的手,缓缓开口道:“姑娘,算了,我还是上别的地方吃吧,我其实就是想找个饭馆吃一顿饺子。”

老人露出一排白牙,对着吕**笑道。吕**内心触动,她觉得这个老人是一个朴实的老实人,她平生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些狗仗人势,欺负老人的服务人员了。

女人属于感性动物,此刻的吕**已经完全被情感支配了头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老人的牙齿似乎根本就没有掉落过,而且还似乎跟年轻人的牙齿是差不多一个模样,这引起了李苏秋的注意。李苏秋眉头一皱,开始出现了戒备之心,他想张口提醒吕**一下,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

他太了解吕**的性格了,现在如果张口,只怕自己也会留下一个不尊老爱幼的帽子,扣在自己的头顶,自己好不容易才慢慢让吕**增加自己的好感,又怎么会因为这件事,白白的前功尽弃呢。

吕**一把拉住老人的胳膊,据理力争道:“别走,今天我就要看看,我就领你进去吃,我看看他能怎么样!一个小小的服务生,难道还反了天了。”

说着,拉着老人就要往里硬闯,但是服务生一直拦着,推搡了吕**一把。吕**大怒,喝道:“你干什么?你个狗仗人势的东西,你想死吗?”

服务生心中有些没底,但见吕**的样子,像是个哪家老板的富二代,更何况自己是按照餐厅的规矩办事,如果有人追究下来,老板也一定会为自己出头的,因为他们老板实在太有实力了,他很相信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