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梦涵也是能理解,赵越对自己母亲的一些情绪与想法、

赵越有些可怜的眼巴巴看着路梦涵,缓缓开口道:“路小姐,我们一起帮学长脱离苦海好不好?我会尽量去说服他,让他答应签约的,有些麻烦,就需要路小姐你来解决了……”

路梦涵望了望赵越,顿了一下,想了一下,接着便微笑点头,道:“好。”

赵越见路梦涵答应了,便迫不及待的样子,开口道:“那我现在就给学长打电话,约个时间。”说着赵越便又拿起手机。

此刻,在李苏秋的小区外,“叮铃铃……”李苏秋正开着黑色辉腾,刚刚行驶出了小区,手机便响了起来,李苏秋单手开车,拿起手机缓缓一看,便接通了,缓缓笑道:“喂,赵同学啊。”李苏秋微笑着说着。

赵越声音很甜的,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李学长,你有时间吗?路小姐来莲池市了,想要跟你见个面”

李苏秋便直接回答道:“中午没时间,下午有。”

赵越马上就道:“那就下午。”赵越中午也是没时间的,本来就是要约定下午见面。两个人约定好时间地点后,便挂了电话多分钟后,在东城区,庄园别墅小区。吕**在这里有一套闲置的别墅,孙冰雨带孙月月来莲池市后,两个人便被安排到这里住,李苏秋在出门前,与孙冰雨已经是通过电话了,说会过来吃午饭。

庄园20号别墅,李苏秋是有这里钥匙的,直接开车去地库,而后通过地下室走楼梯上楼别墅一楼客厅里,李苏秋上来之后,也是没看到人,但能听到厨房那边传来声音,李苏秋脚步没有声音的直接走过去,到了厨房门,单手插着西装口袋,微笑看着孙冰雨在忙碌。

此刻的孙冰雨正穿着围裙,正在炒菜,长案上还摆了很多准备好的食材,看起来,孙冰雨至少要准备做八个菜,孙冰雨化妆了,在居家做饭,正常来说是会化妆的,但孙冰雨就是化妆了,口红鲜艳。

“呀!”孙冰雨突然惊叫一声,孙冰雨是在回身的时候,注意到了门口的李苏秋,孙冰雨当真是吓了一跳,马上又拍着心口,笑道:“李先生,你可吓死我了,怎么也不出声……”

李苏秋笑了笑,而后缓缓开口道:“不用做这么多吧,吃不完的。”

孙冰雨给了李苏秋一个笑容,直接是说道:“没关系的,反正我也是没什么事,李先生来,我当然要好好招待喽。”孙冰雨现在有点变了,也不知道孙冰雨来莲池市这几天都想了什么。

李苏秋又问了一句,道:“月月呢?”

孙冰雨回答道:“在楼上呢吧,我叫她……月……”孙冰雨说着,向厨房外走了几步,要喊。

李苏秋却摆了摆手,没让孙冰雨喊出来,缓缓开口道:“不急,先别叫月月了。”李苏秋微笑着又问道:“这几天怎么样?还习惯吗?”两个人几天没见,生疏倒是不至于,但难免的要废话几句。闲聊没多久,李苏秋突然就提道“李云龙到莲池市了,现在在医院。”

孙冰雨听到这话之后,脸色骤然,孙冰雨眼睛瞪大一些,看着李苏秋,接着孙冰雨又缓了缓,看着李苏秋问道:“残了吗?”孙冰雨的想法可以说极为恶意,因为李苏秋没说李云龙死了,所以孙冰雨就往坏了猜,“是不是重伤残废进医院了?”孙冰雨又补充了一句。

李苏秋缓缓笑道:“差不多吧。估计以后手,不会那么方便了。”

孙冰雨抿了下嘴,而后笑了,笑的那叫一个春光明媚,孙冰雨此刻心里有一种畅快,孙冰雨走到了李苏秋身前,笑着道:“李先生,谢谢你了。”说完,孙冰雨直接在李苏秋脸颊上亲了一下,亲完后孙冰雨又下意识的朝着厨房外看一眼,好像是怕孙月月突然下来看到。

孙冰雨回过头又注意到在李苏秋脸颊上留了口红印,连忙说连忙给李苏秋擦了擦,说道:“哎呀,真是……不……不好意思,弄上了”

李苏秋笑道:“没事。”

孙冰雨给李苏秋擦完口红印,挨的李苏秋很近,又低声问道:“李先生既然那个混蛋在莲池市,那需要我做什么吗?”没有谁比孙冰雨更想搞死李云龙的,李苏秋在厨房门口与孙冰雨聊了十多分钟,之后孙冰雨继续做饭,李苏秋则上楼了。

很快,楼上便响起了小女孩的惊呼声,道:“呀!老师,你吓死人了,老师你什么时候来的?”孙月月此刻正在二楼卧室里练基本功呢,也没关卧室门,李苏秋突然从背后过来,吓了是一样一跳。

李苏秋看着孙月月,笑着夸了一句道:“月月这么勤奋,这么乖啊。”

孙月月哼了一声,扬了扬下巴,说道:“那当然了。”

李苏秋指了指孙月月的身子,扶了一把道:“这里……不能这个样子,得这样……”,李苏秋直接进入了“老师”的状态,很多事是不能让孙月月知道的,当初带孙月月来莲池市,用的也是方便李苏秋教孙月月京剧的名义,所以,李苏秋今天过来,也是要顺便教教孙月月的。

一个多小时后,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开饭啦。”楼下响起了孙冰雨的呼喊。下楼吃饭。李苏秋在孙冰雨这里吃过午饭后,又跟两人闲聊了一会儿,教了教孙月月,才开车离开了。

在下午两点钟整。莲池市市中城区,半岛咖啡厅,二楼最里侧的包间。李苏秋推门而入。包间里已经有两个女人在等李苏秋,正是赵越以及路梦涵。约好下午两点在这里见面,两个人是已经提前到了。

见西装革履的李苏秋进门,赵越便叫着招了招手道:“学长。”

李苏秋微笑着与赵越招呼一声,道:“赵同学。”李苏秋说完又看向路梦涵,路梦涵此刻也在打量李苏秋,李苏秋给路梦涵的第一印象,首先是气质平和,然后是帅,再然后……就是一身衣服装饰,最少也要三百万。这要比赵越描述的更加的“有钱”。有一点是值得一提,那就是李苏秋今天穿的,包括戴的手表,都是吕**昨天买的,刘佳给李苏秋买的手表,昨天换下来了,而李苏秋现在戴的这块,要比刘佳买的贵一点,也是售价是要超过两百万的手表。

路梦涵直接笑道:“李先生,你好。”

李苏秋也跟着笑道:“路小姐,你好。”两个人握手寒暗一下,便落座。打扮随性的路梦涵与赵越坐一边,李苏秋坐在两个人对面,李苏秋微笑问道:“路小姐什么时候到的?”

路梦涵答道:“今天上午。”二人先是废话了一阵,就是一些初次见面该有的寒暄客套,而就这不长不短的几分钟闲聊,路梦涵便对李苏秋,有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这种感觉来自于反差,李苏秋真的太平和了,路梦涵已经太多年没有见过,第一次见自己的人,能如此的平和,就好像是见一个初次见面的普通人一样正常的说话,永远保持微笑,眼睛也不会因为自己是明星而乱打量让人很舒服。

路梦涵又回想起今天上午,赵越刚见自己时的状态,路梦涵甚至对李苏秋有了一种,惊奇的感觉。路梦涵主动将话题引到了网络上,缓缓开口问道:“李先生,我们来聊聊你的理论吧,你最近有关注网上吗?关于你的这套网络理论,已经是有人证实过了,但我不确定,你是原创,还是或者说那个人就是你呢……”

李苏秋缓缓笑道:“只是偶然会看看的。”李苏秋笑了,开始聊网络编程这一块,这是“共同语言”,所以聊了很多,很愉快半个多小时后。路梦涵缓缓说道:“李先生,你真的不打算签约吗?其实我觉得你……”路梦涵再次摄起了这件事。

李苏秋微笑着打断了路梦涵的话,缓缓笑道:“志不在此。”

路梦涵皱着眉头,缓缓的开口,有些难说的说道:“那是什么……让你,不想签约呢?我相信只要你愿意签约我们天狗公司的话,就一定能在网络编程的道路上取得极高的成就。是你有其他事业追求?还是说你……女朋友,不允许你出道?”

路梦涵说到了关键之处,但路梦涵说的很隐晦,用“你女朋友”来称呼路梦涵目前所认知的那个“老女人。

李苏秋一顿,随即笑道:“没有啊,也没有人说能够,不允许我干任何事情,只是我不想。”李苏秋说这话的时候口气一些微妙,还看了赵越一眼,李苏秋已经意识到了路梦涵可能误会了什么,而这个误会,追根溯源,其实是李苏秋自己手促成的,当初赵越误会了李苏秋,但李苏秋那时候真的是没有什么心思在跟赵越讲明白,所以以至于现在,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