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五四炸膛的威力虽然不如步枪,但对持枪者的伤害还是极大的,是很容易导致残疾的,而若是运气不好,被碎片崩到了眼睛,那事就更大了。其中有一个手下道:“老板,你的手……”

只听着李云龙恶骂道:“还几把愣着干什么,还不准备车!”

心腹保镖连忙将李云龙搀起来的同时,还扭头对其他人喊道:“快准备车,去医院。”两名保镖直接向门外跑,先下楼启动车。

“卧槽!”李云龙忍着疼痛,又是骂了一句。十指连心,疼是真的疼。李云龙从来都没有这么疼过,毕竟李云龙这种身份,也没人敢伤他。客厅里有些乱,一个心腹保镖还脱掉了自己的西装外套,将李云龙的手给包上了,并打了个结,勒紧手腕,先简单止血一下,而且,包上挡着点,出去的时候才不会被人看到。

一人开始安排道:“你们几个留下,处理一下现场,你们出去挡着点,别让人进来,其他人跟我走”有人在扶着李云龙向外走,有人在指挥安排。他们都是专业的,都知道该怎么做。这种伤势简单处理肯定是不行的,必须去医院缝合包扎上,越快越好。

李云龙被两名保镖搀扶带着出了套房,向电梯口走去,而此刻,走廊里已经有一些客人开了自己房间门,站在门口向外张望。这些客人是听到枪声了,这四星级酒店的隔音还是很好的,临街窗户玻璃都是三层的,足以隔绝外面大街上的大部分噪音,但。李云龙开枪毕竟是没装,哪怕是在套房客厅这种封闭的空间里,枪声也是会传出去的。

只不过除非是有经验的人,否则无法直接判断那是什么声音,听起来好像是什么炸了一样。毕竟,这世界上有绝大部分的人,在现实中是没听过枪声的,影视剧的枪声特效与现实中听起来是有所不同的。走廊里得有半数房门先后开了,一个个客人探头探脑的向外看,有些人还穿着睡衣,男男女女的。

“什么声音?”

“那人怎么了?”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还有几个酒店客人走了出来,想要靠近629房的门口,但却被几个保镖拦下了。那些穿着黑西装的人高马大的保镖看起来十分有威慑力,几个酒店的客人也不想惹麻烦,便都退了回去。

在629套房的客厅里,还有几名保镖,正在处理尸体。这事情是有点麻烦了,李云龙喝多了,审问出结果,直接就开枪了,连也不用,这不仅仅会导致酒店方面的来查询,甚至还会导致有人报警。不过这个麻烦也是不难解决的,这些保镖都知道,虽然吕明一与自己老板的关系恶劣,但吕家是执意要让李云龙当女婿的,所以,吕家会给摆平的,吕明一再怎么样,也得听家里的。

在与此同时。吕明一的娱乐会所李,顶层套房中,此刻的时间已经快到晚上九点半了,套房里,李苏秋、吕**、陈光亮、周文华、吕明一等人还在喝茶,醒酒闲聊,聊的话题天南海北的,都是喝了不少的酒,说话也放得开,但聊天的气氛却还是有些诡异的。陈光亮又是开始一口一个的“小李”的叫李苏秋了,跟李云龙在场时比,那完全是两幅面孔,时不时的还与李苏秋眼神交流一下,谁都能感觉得出,这两个人是有“猫腻”的。

而在众人刚回套房的时候,李苏秋曾跟吕**说过,李云龙今晚是会进医院的,这话所有人都听到了,但李苏秋也没跟吕**细说。吕**也没多追间。其他则都是问都不问。周文华是不知道,有些话,吕明一与陈光亮是不好当着他的面去问李苏秋的,周文华自己则是他就不好提了,跟他都没关系的事。

而且,这件事要是说起来,李苏秋说“李云龙今晚会进医院”,却没说,是因为什么进的医院,是喝的太多酒精中毒去洗胃输液?还是饭菜有问题,腹泻去医院?还是其他什么?都有可能,所以没敢往大了猜,小问题去医院,却是也没有多想的必要。但随着时间推移,陈光亮便将李苏秋说的这事情就抛到了脑后了。

周文华大笑着,看着陈光亮说道:“哈哈哈,陈老哥,以后你要是有时间去南城的话,你可得要知会一声,我得好好招待,招待你,咱一码归一码,我家宇奇的事情,不影响咱们两家的感情。”周文华笑着说着一些的场面话。

陈光亮也笑着说道:“成成成,如果去南城的话,我肯定找周老弟,对了,那什么咱明天,明天你把你侄子也叫上,咱们两家人都碰个面,都一起说说,周老弟你就放心吧,这事情既然是明一的错,我们肯定会给你们陈家一个满意的交代的。”茶几的另一边,吕**都有些困了,是酒劲儿的关系,她靠着李苏秋的肩膀上,在一个劲儿的打着瞌睡。在客厅另一头,吕明一则是站在阳台上,并将窗户推了一个缝,正在抽烟。

李苏秋搂着吕**肩膀,仰靠着沙发,看着陈光亮与周文华说话,却时不时的会注意一下手表的时间。很快,不知不觉。十多分钟又过去了,大概是晚上九点四十五分左右。“呜~”警报声骤然的响起。响彻整个娱乐会所,声音很大,而且是很刺耳。这是火灾警报,由火灾感应器触发,少量的烟震不足以触发,只有大量的烟震被检测到了,才会全楼报警的。

客厅里所有的人都是脸色一变,吕**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听着外面的声音,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几个人都相互对视了一下,然后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吕明一,吕明一是这里的老板,具体什么情况,自然只有他清楚。是误报?还是厨房失火?或者其他问题?吕明一却也是一脸的懵逼,好像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门外响起了保镖的呼喝声,道:“去看看。”

“快!”

只听着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跑步的声音,很快,便又响起了呼喊声,只听有人喊道:“着火了,楼下着火了!”

“吱呀”一声,套房门被猛的被打开,就看保镖站在门外对包间内喊道:“楼下失火了,烧起来了,快走……”所有人都明显的懵了一下,有些吃惊,却都是话都没多说一句,全都站起来向外走。

吕明一有些急了,直接喊了出来道:“快,快,先出去,下楼。都走楼梯,跟我来。”火灾是不能坐电梯的,电路可能被烧,而导致电梯停运,那样就容易被困的,这是常识。众人在保镖的护送下迅速下楼,虽然有的楼层楼梯间是锁住的,但吕明一的保镖是有钥匙的。全楼疏散。各个楼层都有会所服务人员在奔走,引导客人下楼。因为火灾发现及时,火势还没蔓延开来所以疏散过程很顺利,并没有发生混乱。

吕明一随着众人一同下楼时,还在大电话,并且情绪极为激动,在骂人,破口大骂道:“救火啊,卧槽,你们先上,注意安全啊,卧槽……顶不住了马上跑。尼玛的,都报警了吗?哪里起的火?在哪个客房?1032房?有客人被困在里面了吗?赶紧先把人救出来啊?没……没人?没人起你麻痹的什么火啊?我曹?不知道?老子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你们怎么检查的?”

吕明一表现的很失态,这会所是他的心血,发生火灾就有可能全毁掉,吕明一就该这么失态。而周围与他一同下楼的人都听明白了,十楼是着火点。火是从一个没客人入住的客房开始烧起来的1032客房,楼梯间里到处都是人,都在向楼下快步走。但是幸好起火的是十楼,九楼,十楼是贵宾区,平常的客人本就不会大多,基本上都是没有住满的情况。这要是楼下一层二层起火的话,火向上烧,浓烟向上蔓延,是很可能将客人困在楼上的,那死伤之事情,只怕是会在所难免了。

李苏秋、吕明一等人快步向下,很快便到了楼下,撤出了会所太楼,一同出来的还有很多会所客人,并源源不断的从楼里向外“冒”,从顶楼下来,撤出大楼的时间,却要比其他楼层的客人更早。这自然是因为发现的及时,不盲目,而且是第一时间选择撤离,并未收拾任何东西就直接下楼,所以快。

众人在退到了大马路边上,周围渐渐的人山人海的,有逃出来的客人,也有附近路过围观的路人。吕明一的娱乐会所,单单是各种服务人员,就超过了近千人,而日常客人的数量只多不少的。几千人乌泱決的下楼,只能说,大楼内部规划很合理,楼梯通道多,再加上指挥疏散人员多,不然,是铁定要发生太混乱,不仅仅是混乱,以及会发生踩踏事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