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龙可是名声在外的,吕明一虽然是张扬,但固守莲池市,苦心经营,为人豪气。在圈子里的朋友多,敌人少,善于结交,李云龙却是相反的存在。李云龙比吕明一年长几岁,“成名”的也比较早,朋友多,敌人也多。同时是大家族李家的二代第一人,李云龙往往会吸引更多的注意力。

陈光亮率先开口,说道:“先前与我们家**发生了一点误会,特意来莲池市一趟,今天中午到的吧?”说着陈光亮还望了吕**一眼。陈光亮这话是表达了自己知道,李云龙今天会到,但实际上,他知道李云龙是昨天到的。

吕**念叨了一句,冷声道:“真特么的神经病,竟然还找上门了。”吕**直接将不高兴,不爽写在了脸上。吕**的神态直接就冷了下来,在与此同时,吕明一在与李苏秋说话后,便匆匆走向阳台,到了李苏秋身边,与李苏秋低声说了几句话,两个人低声交流了一下,王国强站在一边,能隐约听到一些事情。却也没什么是不能让他听到的。

吕明一在与李苏秋低声说了两句话后,便又扭身匆匆出去了,到外面走廊里,低声吩咐保镖阳台上。王国强歪头与李苏秋低声说道:“李先生,这李云龙……”王国强说话的同时,眼睛瞥向李苏秋,观察着李苏秋的神色。

李云龙要跟李苏秋碰上了,这搞不好,是要出大事的。李苏秋也瞥眼向王国强,微笑道:“没事的,是来给**道歉的。”

王国强低声说道:“那要不要我……”同时王国强比划了一个手势,王国强肯定是站李苏秋的,若李云龙与李苏秋冲突,王国强肯定是要帮李苏秋的。不过怎么帮,王国强就不好拿主意了,主要是怕李云龙看出问题。

李苏秋低声说道:“放松点。你正常来就行。”李苏秋说着便又抬手示意了一下。该回去坐了。李苏秋走回客厅,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挨着吕**坐下,而后歪头对吕**耳语了两句道:“一会儿你……”

客厅里的气氛已经开始变得有些诡异了。周文华将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是觉得,好像所有人的,都是有那么一点不对劲。但周文华也一下子有说不上来,到底哪里很不对劲。吕明一很快就回到了套房里,在与此同时,走廊里,电梯口附近。电梯楼层指示数字在上升,很快,电梯到达项楼,电梯门开了,身穿西装革履的带着金丝眼镜的李云龙进入了走廊,左右两边的身后还跟着六个保镖。

走廊里的人不少。都是保镖之类的角色,周文华的保镖没上来,但吕**的,吕明一的,陈光亮的,以及王国强的两个保镖,都在走廊里。李云龙才出电梯,向包间方向走没多远,便被吕明一的保镖给拦住了。八个保镖直接将走廊都堵死了。“李公子。”为首的一名光头的保镖直接抬手示意了一下,他手中还拿着手持金属探测器,这是安检仪上的东西。

李云龙停下脚步,而目光不善的看着这个光头保镖,缓缓笑道:“怎么?你拦我啊?

李云龙是认识这保镖的,是吕明一的心腹之一,名叫王家新。保镖王家新面无表情的,直视着李云龙,不卑不亢的说道:“老板吩咐的,得罪了,李公子。”李云龙看着王家新,凝视了两秒,而后抿着嘴,嘴角微微抖了一下,这是一个很不正常的笑容。

李云龙缓缓说了一声,道:“好。”而后,李云龙便微笑着抬起双臂,李云龙知道,这是吕明一给他的一个下马威。王家新上前,用安检仪在李云龙身上扫来扫去,还把李云龙的随身的钢笔给翻了出来,但又还给了李云龙。而吕明一的其他保镖,则对李云龙的保镖,也进行了搜身检查。

六名保镖,有两名保镖身上带了仿五四都搜出来了。李云龙自己则是没带仿五四。都检查完毕了,两把仿五四就暂时的扣下,等李云龙带人离开的时候再还。王家新让到一边,对着李云龙摆出请的手势,开口道:“李公子请。”

李云龙拉了拉自己的领带,整理了一下,又瞥了王家新一眼后,这才带人向里走去。很快,在套房门口,吕明一的那些保镖都让开了意义条路,一个保镖则给李云龙开了门。

李云龙对自己保镖示意了一下,道:“留在外面。”李云龙说完便走了进去。才进门,从玄关向里走两步,李云龙便愣住了。李云龙是真的没想到,这个屋子,竟然会有这么多的人。本以为吕**在这里,李苏秋也有可能会在,而王国强、周文华、陈光亮,这些人,哪一个,都是李云龙没想到的。

陈光亮见到李云龙,直接笑道:“云龙来了啊。”第一个与李云龙招呼的是陈光亮,他笑着就长辈看晚辈的那种状态,还向李云龙招了招手道:“来来来,上这坐。”

李云龙惊讶招呼一声,道:“陈叔。”而后,李云龙露出笑容,看着周文华也是笑道:“周爷也在呢?什么时候来莲池市的啊。”

周文华大笑道:“今天刚到的,李公子也是刚过来?哈哈哈,在这里碰上,真是缘分啊。”。陈光亮一副很重视李云龙的样子,还站了起来,周文华也跟着站了起来。李云龙过来与陈光亮握了握手,又与周文华握手。

陈光亮还是一副介绍的样子,道:“云龙,小王你们认识吧?”李云龙与王国强何止是认识,那简直是商业上的老对手了,不过,李云龙、王国强、陈光亮三人同时在场,这还是第一次,陈光亮如此的介绍也没什么毛病。

李云龙笑着问王国强道:“王老板,你怎么也跑莲池市来了?”

王国强道:“我还想问你呢,你来莲池市做什么?”李云龙与王国强都握了握手了,脸上还都带着笑容。就是说的话,有些味。两个人一直都是这样,面子上过得去,常用言语挤兑,背后都在攻击对方的事业,竞争激烈。

吕明一坐在沙发椅上,一直就没起来的意思,向后仰着靠着沙发,歪着头,斜着眼睛,满脸的晦气表情,就这么看着李云龙。吕**与李苏秋自然也没起来,而且两个人看都不看李云龙一眼。

吕**拉着李苏秋的手,在看李苏秋手腕上的新手表,轻声问道:“手表什么时候买的?”

李苏秋微笑道:“不是我买的。”

吕**又问道:“我给你买的呢?”吕**的语气有点不对。

李苏秋笑道:“收着呢呗。”

吕**直接道:“你还笑的出来?”吕**一眯眼,吕**已经知道,手表是刘佳给李苏秋买的,吕**还真是有点气,但在其他人看来,两个人是又在沙发上,腻腻歪歪的,吕**的手拉着李苏秋的手,另一只手还很自然的搭在李苏秋肩上,都把李云龙当空气。

李云龙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嘴角在下意识的抖了一下,瞳孔都不自然的缩了一下,但马上恢复了正常。陈光亮的声音突然传来道:“**,云龙来了,你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吕**抬头,看了自己的叔叔一眼,又望向李云龙,但还是没有说话。

李云龙对吕**伸出了手,笑道:“**,好久不见。”两个人确实是好久没见了,但通话的次数不少。吕**看了看李云龙伸过来的手,又看了李云龙一眼,而后便抬起手,看了看指甲,一副并不想跟李云龙握手的样子,完全不想搭理李云龙。

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尴尬。李云龙却是脸色不变,吕**什么性格,他知道,所以他有心里的准备。突然,李苏秋开口了,微笑着直视着李云龙,缓缓说道:“你说你来莲池市干嘛?你不难受吗?”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谁都没想到,竟然是李苏秋先一步,主动挑衅李云龙的。李云龙的眼皮跳了跳,这是李云龙也是没想到,李苏秋竟然敢当着陈家长辈的面,直接挑衅自己。

联姻的事情,虽是李家与吕家的事,但陈家与吕家向来是穿一条裤子的,吕家,陈家内部都向着他李云龙,而李苏秋这是哪里来的底气,敢先挑事?李苏秋话音刚落,陈光亮果然脸色一变,变得很是不悦,气氛骤然变得很不对了。

李苏秋直视着李云龙,接着开口道:“我真是不太懂你,非要到莲池市来,看我跟**这么恩爱,你很爽吗?”说完,李苏秋还露出了一个胜利者的笑容。其实这很反他的性格。但是,李云龙并不了解李苏秋到底是什么性格什么作风,所以他不会感受到异常。

却听吕**突然又开口,口气很冷到:“你理他干嘛啊?没事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