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看中了林志伟的这一点,于是便拿出全部的资金区都投到了林志伟的身上,开始大力的扶持这个女婿可以说林志伟有今天的这个地位,与魏家是密不可分的。

吕志强明白这些,也知道这里面有着很多错综复杂的脏事,他很清楚,但凡一个当官的,每个人都会有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可是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因为在这些盘根复杂的关系中,你无论是谁查,动谁,都会牵涉到很多的利益关系以及他们之间的脏事。他们相互包庇,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敢动他,他们就会全面的调查你,把你所有的路都封死,然后进行疯狂的反扑。

这种局面除非是吕家自己找死,否则吕志强会绝对不会去调查这些的。涉及到很多大人物的利益,绝对不会是说着玩的。除非,李苏秋能拿出一锤定音,无法让人辩解的证据,否则谁都动不了,这种事情就只能当一个故事来听。

吕志强开口道:“证据呢?”这次他开门见山的问道,似乎现在李苏秋拿出了证据,他都不会惊讶,现在他在心里已经开始相信李苏秋的话了。

李苏秋微笑的掏出手机,直接在短信上写了一串的数字,直接给吕志强发送了过去。

吕志强的手机响了,吕志强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过来的一串数字。他有些诧异的抬头看着李苏秋,因为就是刚刚李苏秋玩手机了,他这里才来的短信,他百分之八十的概率相信,这串数字是李苏秋发过来了的。

李苏秋摸着鼻子,缓缓说道:“这啊一串银行卡号码,你可以查一下,户主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如果这些天账号上没有什么进项的话,数字应该在八位数。”李苏秋接着又补充道:“对了,你要是觉得无法下手的话,你可以先查查这个女人到底是谁,跟林志伟有着什么关系,在然后查一下银行账户的流水,这些不用我说的太过于详细了吧,伯父?”

吕志强脸色一直就没有缓回来过,选择已经满了的黑气,这些都不用李苏秋说,他就知道应该怎么调查,但是他听李苏秋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说这个账户里所放的资金,有着极大的可能林志伟的脏钱的账号。

这个实在是太可怕了,李苏秋又怎么会知道这么隐秘的账户的,不能是林志伟拿着银行卡对着李苏秋道:“这是我收脏钱的卡,你记一下银行卡号吧。”

吕志强突然有些正眼的看着李苏秋了。他非常清楚的知道,那就是调查这种事情,从一开始的顺着一条思路去理,到最后的调查会分出越来越多的支线,一件小事会牵扯出,很大的事情处理,这其中调查会非常的困难,有着层层的阻碍,但是如果反向的来查,这件事情就会很简单。

以韩家的这种能量来看,如果真的抓住了林志伟的这个把柄,那么林志伟就没有了一点可以翻身的机会,一点的可能性都没有。

李苏秋又接着道:“哎呀,我突然想起来了,那个户主的女人,你们可以调查一下,当年的那个老总到底是怎么死的还有之间的资金链怎么会断,市民是怎么就被打死了,基本上没有她不知道的,这种人你说是不是知道的越多,死的就是越惨?真的是有意思。”

吕志强满脑子都浮现出李苏秋的笑脸,人畜无害的模样,但李苏秋所说的话,他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因为怎么调查根本就不用李苏秋来提醒了,他有着自己的一种方法,但是李苏秋今天所说的所有事情,着实给他不少的震撼,他满脑子都是疑问,李苏秋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好像他什么都知道,而且知道的还这么详细,这么清楚。连放钱的银行卡都知道,他还有什么会是不知道的。

那些大家族的事情,他好像亲眼看见了一般,已经说的够多了,但显然这不是他所知道的全部事情,那么李苏秋到底还知道多少事情?从见到李苏秋第一眼的时候开始,李苏秋的身份在吕志强的心里不断的拔高,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世上,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从逻辑上来讲,没有人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

更恐怖的一点是,李苏秋今年才二十二岁,给人的感觉却像一个包涵阅历的老人。吕志强想不通了,到底是什么原因。

于是吕志强慢慢的把手机收了起来,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李苏秋,声音低沉的问道:“你这么做,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李苏秋笑道:“我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想让李云龙死,就是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吕志强一下子凌乱了,李苏秋的目的就这么简单,这完全是要搞死李云龙的想法,但弄的却是牵扯到很多的家族利益。他想不明白李苏秋知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足以让各大家族的人,进行一次大洗牌,等待家族的是开战,混乱。

吕志强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李苏秋笑道:“是啊,伯父,你觉得我知道这么多事情,单拿出一样来,就可以轰动全市的消息,会不会有很多人都希望我永远的闭嘴,那既然这样,那么我为什么还要趟这趟的浑水,把自己扔进这锅粥中,归根结底的原因就是李云龙实在是太难缠了,他缠着**,而我身为**的男朋友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所以我只能让李云龙死了。而且死的根本没有喘气的机会,因为我比较胆小,我怕李云龙不死,在跑过来咬我一口。”

李苏秋淡淡的笑道:“这事也不能怪我,要怪就应该怪你的女儿,长得实在是太过于美丽了,惹得李云龙数年的穷追猛打,我喜欢**,我也愿意为**排除一切万难,我不希望任何人能打扰到我们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