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奸夫是谁?”李云鹤声音冷冷的问道,此刻在他的脸上已经察觉不到一丝的情感。

“李老板是个聪明人,应该已经猜到了吧,张管家对待你的妻子跟孩子似乎过于的好啊。”李苏秋淡淡的笑了笑,摸了摸鼻子,他没有讲出,也仅仅是委婉的说出,但李苏秋还是依旧感觉到,此刻李云鹤的脸都要绿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可以选择不相信我,但是我相信李老板是个聪明人,这件事只要好好调查一下就特别清楚了吧。”

李云鹤眼睛开始迷离,有些愣神,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本来高高在上的他,竟然被带了绿帽子。

李云鹤有些相信了李苏秋,因为李苏秋说的太详细了,让他不得不相信。李云鹤面无表情的低沉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如果你要把这件事说出去,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惨。”

李苏秋淡淡笑道:“你威胁我吗?我对你不感兴趣,放心吧。”

李云鹤转身离开,他现在急于要证明李苏秋所说的一切,就听李苏秋对着他大喊道:“李老板记得多吃蔬菜,绿色食品对身体好。”

李云鹤嘴角一撇,没有说话,他现在讨厌绿色,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再吃蔬菜了吧。

众人诧异,李苏秋到底是什么来头,本来要愤怒的李云鹤,竟被李苏秋在耳边的三言两语就解决了?而且李苏秋刚刚还打招呼,看样子二人好像成了朋友?这是怎么回事?

吕**也对眼前的场景有些震惊,不可一世的李云鹤与他斗了多年都没有服软,而现在李云鹤竟然服软了?吕**紧盯着李苏秋,心中暗道;“李苏秋,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啊!”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吗?”李苏秋低头抿了一口酒,微笑问道。

吕**依旧歪着脑袋,打量着李苏秋,最终忍不住好奇,问道:“你刚刚跟他说了什么?”

“你想知道吗?”李苏秋笑着把头侧了过去,吕**有些不习惯这么亲密的举动,但依旧皱着眉头,没有拒绝,李苏秋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孩子不是他的。”

吕**听到这个消息后,不由得脸色骤变,这件事再次颠覆了李苏秋对李苏秋的看法,神奇,这个男人只能用神奇来说,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这条消息不能用震惊来形容,绝对是一个**,如果要是传了出去,绝对是轰动全市的大新闻,甚至可能影响李家的股票市场。

吕**愣了许久,这次看向李苏秋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吕**问道:“就没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吗?”

李苏秋淡淡笑道:“有啊,怎么会没有,我也不是神,不可能面面俱到的知道所有事情,但是我也知道不少秘密,每个人都有秘密,我是做情报生意的,当然就要发掘这个秘密的价值,有价值的我会去了解,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我能了解,但是我也不想了解。”

这一次也一样,李苏秋仅仅是在调查李家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小秘密。他不是那种多嘴多舌的人,他甚至只是当个饭后消食的笑话来看,如果今天不是李云鹤出言挑衅,他不会跟李云鹤说出这一番话的。

李苏秋完全可以大张旗鼓的对着一楼的所有客人讲出来听,借机好好的羞辱一下李云鹤,但没有没有这个必要。这样很有可能让李云鹤迁怒于吕**,让吕**上市更加困难,他只是借着这次机会,与李云鹤示好,不需要他帮自己,只需要他在吕**上市前少做点小动作就好。

“那你说我有没有秘密?”

李苏秋笑道:“当然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你都知道?”吕**眼中有一丝惊奇,这些年她学会把情绪隐藏心里,秘密实在太多了,她不相信李苏秋会知道的这么详细,毕竟她从来没有跟人说过。

“对,你的所有秘密我都知道。”

“那你说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吕**被勾起好奇的**,她倒是要看看,李苏秋到底是不是知道所有,一个人可以知道所有的秘密?怎么可能?

“真的要我说吗?”

“必须说。”吕**语气坚定。

“那得是九年前,你十七岁那年,一个男孩与一个女孩的故事。”

吕**听完,不由得脸色一变,那是她这辈子的伤,也是因为这次她才性情大变,变成了众人眼中的女强人。她本以为这世界上,不会再有人清楚的知道这件事了,这件事也埋在她的心里,她也逐渐忘却,如果不是李苏秋提起,她根本不会想起来。

李苏秋见吕**脸色阴沉不定,无奈笑道:“你不会忘记了吧,才过去九年而已,十七岁那年,是个多好的年纪啊,情窦初开,你长得漂亮,他长得很帅,那时候说的所有幼稚的话,都不算幼稚……”

还未等李苏秋说完,吕**就急忙拉住李苏秋的胳膊,甚至身子有些颤抖,摇头,眼里带有一丝伤感道:“好了,你不要说了。”

李苏秋点头道:“好,你不想让我再说,我就不说了。”

吕**平复了半天,这才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你从一开始就在调查我?”

李苏秋摇头笑道:“这个属于商业机密,我无可奉告。”

李苏秋才不会说是吕**亲口告诉自己的。

在多次的轮回之中,李苏秋多次与吕**接触,虽然一天内得到吕**信任的方法大同小异,但是只要李苏秋稍加引导,吕**就会说出很多的秘密。

那一年吕**情窦初开,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男孩。她的父亲知道后,大发雷霆,因为那个男孩只是普通家庭的孩子,父亲思想传统,总想要门当户对,为了让吕**彻底死心,那个男孩被秘密的抛进河里喂鱼了。

从此,吕**开始性情大变,她不敢在爱一个人,因为她怕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因为她而落得惨死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