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茶馆老板鼓起了一点勇气,猛然站起,但随后就看见一帮壮汉,正怒斥着自己,吓得自己不得不又缩了回去。

此刻这一帮三十多号的小弟也不知所措,他们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王大力直接跪在了李苏秋面前,很突然,现在是打李苏秋,还是不打?让自己大哥掉面了,是不是应该揍他?但是现在好像适合他们这帮场合。

他一些离的进的小弟,只能听见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里隐隐约约传出的一些声音,其他人根本听不清楚。

李苏秋看着王大力的这个样子,不由得停顿了一下,而此刻吕明一已经愤怒到了极致,听到李苏秋没有说话,不由得开口催促道“姐夫,你快点说啊,到底是谁?马勒戈壁的,老子生平……”此刻的吕明一又是一顿爆骂。

李苏秋看着地上脸色已经变得惨白的王大力,不禁抽动了一下鼻子,缓缓笑了一下,开口道“二楼服务生,编号9528。”

吕明一听罢,直接开口道“原来是这个小比崽子,老子早就看他不对劲了。”随即,电话里传出脚步匆匆的声音,顾忌吕明一是准备下手了。

李苏秋缓缓笑道“行了,就是这个样子,你先处理吧!“

吕明一随即点头,对着李苏秋很是感激道“我明白姐夫,真是谢谢你了!”

李苏秋笑道“都是一家人,谢什么,记得做的干净一点。”

吕明一道“放心吧姐夫。”说罢,直接挂断了电话。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做掉背叛自己的人。

其实,李苏秋并不是信口胡说,李苏秋说的是真的,这个人真的是李云龙安排的眼线,李云龙已经到了变态的状态,无孔不入,只要是有机会,他就会安排人进入吕家。在吕明一身边其实还有其他的内鬼,但是都是些边缘的人,根本解除不到吕明一,他也仅仅能知道一些边缘的事情,所以并不主要,李苏秋也不想告诉吕明一,都是一些虾兵蟹将,要是处理了反倒是麻烦。

对于任何人,李苏秋都不会亮出自己的底牌,这样会显得自己很傻。

王大力听到了李苏秋的话后,顿时松了一口气,神情中带着感激的神色,连忙对李苏秋磕头谢恩道“谢谢,真的万分感谢,你就是我再生父母,就是我的亲爸爸,我太谢谢你了。”

王大力根本是一点骨气都没有,对着李苏秋感激涕零,让人张目结舌,也对,向他这样的人,要是有一点骨气的话,只怕也不好活到现在。

而李苏秋明白一点,就是这样的人,说的话,根本就不能相信,要彻底搞服他,才能会让他彻底心服口服的帮助李苏秋搞李云龙,而这一点上,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弄上一点必要的手段。

李苏秋面带微笑,摸着鼻子,缓缓问道“怎么?现在能谈了吗?”

王大力连忙点头,根本不敢说一个不字,连忙道“李先生,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能谈,怎么不能谈,你想怎么谈就怎么谈。”

说着,王大力缓缓的站了起来,对着李苏秋毕恭毕敬的,点头哈腰道“李先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上楼,咱楼上请。”

王大力说完,便对着李苏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一楼有着三十来号的人呢,的确是很不方便,不可能让众人听到二人的谈话,这谈话里面得有很多秘密,绝对是不能让人知道的。

李苏秋看着王大力,不由得哈哈一乐,随即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径步走向了二楼。王大力佝偻着身子,一脸的笑意的跟着李苏秋后面。

留下了凌乱的众人,搞不清状况,目光顺着二人,随即远去。

到了二楼,里面空无一人。有了一楼那帮虎视眈眈的小弟,进屋之后腿就吓软了,怎么会有人会敢到二楼喝茶。王大力特别喜欢这里的客人,因为这群客人特别的懂事,见着自己带着一帮人过来,不管喝没喝完,都是尽快的结账离开。

这也方便了王大力,一是他胆小怕死,他怕这里人多眼杂,被别人听见自己的秘密,在来几个李苏秋这样的人,他可受不了,二是在没有知道李苏秋身份的时候,他其实是准备办事的……

到了二楼后李苏秋直接大大咧咧的做到了一处包房里,靠着窗户,看着外面的人来人往。王大力不敢坐下,只是站着盯着李苏秋。李苏秋见着王大力乖巧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对着他示意了一下,缓缓道“别紧张,做吧。”

“是是是。”王大力连忙点头应承着,当下坐在了李苏秋的对面。

李苏秋没有说话,而是看着王大力,眼角里带着笑意的盯着王大力看。这种情况下,要是盯着一个人看的话,当真是让人有些受不了。

王大力等了半天,李苏秋还是看着自己,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意思,这人王大力脸上的冷汗瞬间留下,后背已经湿透了。

王大力在也忍不住了,正了正嗓子,卑躬屈膝的缓缓说道“李先生,你有吩咐就说吧”,不管什么难事,哪怕是做不到我,我也尽力的帮李先生办好,哪怕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李先生你就说吧,你让我做什么?”

李苏秋听了这话,顿时有些不屑的冷笑一声。这家伙别的不出众,但是就是这一张嘴好,一张嘴走遍天下,但凡是有个死人,只要听了王大力的这张嘴,死人备不住都能说活。

李苏秋知道,这小子说话完全就是顺嘴胡诌,没有一句实话,他要信了他的鬼,那才是真的见鬼了。但是李苏秋偏偏对这个王大力有着很大的兴趣,这是一个极为有趣的人,这个王大力有胆子,有魄力,也有头脑,有能力,但是就是很贪心啊,可以说他为了钱,可以是能屈能伸,只要有的赚,他不介意给人家当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