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松石冷声喝道“别装了,你现在告诉我,季长山现在在哪里?他到底给了你多少钱?你想怎么样?”

白松石越问越急,他本以为这件事情会很快淡忘,但是没有想到,每当夜晚,他总是会经常做起这个噩梦,他本以为谁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偏偏漏掉了一个季长山,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因为这件事的严重性,足以让自己死刑。

李苏秋无奈的笑道“白老板你这么一个大老板,一点的时间都等不起吗?真是个急性子,等了我都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再乎这一时了吧,你让我好好想想,别这个表情看着我,我这个人胆小,万一你给我吓往了呢。”

接着,李苏秋又拿起白松石的杯子,缓缓的倒了一杯茶,推到白松石的面前,一扬手,对着白松石示意了一下,笑着道“老板,你喝茶。”

白松石此刻的脸色已经如同紫茄子一般,他不是傻子,他能感觉的到,眼前这个小伙子,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拿捏着自己。

白松石眼睛露出凶光,声音低沉道“小子,我警告你,别以为你是吕家的女婿,知道我的一点破事,就能威胁到我,老子不是软柿子,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急眼了老子弄死你,老子已经弄死了一个了,不差你一个。”

吕**倒吸了一口气,几欲张口说话,但是却被李苏秋拉住,沉默,没有回话,李苏秋在等着白松石的下文,他确定,白松石肯定会软硬兼施。

果然,白松石突然很凶的脸色突然缓和了不少,缓缓的说道“我也不想拿你怎么样?只要你能告诉我季长山在什么地方,我不仅仅不会动你,我还会给你一笔钱,一笔你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你觉得怎么样?”

李苏秋缓缓的笑着,这个白松石威逼利诱用的很一般啊,而且他还不长脑子。李苏秋缓缓问道“你认为我身为吕家的女婿,能看得上你那一点点的钱么?”

白松石听着李苏秋的话,瞬间脸色拉了下来,冷声道“那你想怎么样?”

李苏秋脸上的笑容突然变的冷峻起来,他把兜里的手机缓缓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当白松石看到李苏秋的手机正在通话着电话的时候,不由得脸色一变。

李苏秋歪着脑袋,笑着问道“不好意思,白老板,刚刚我没有听清楚,我想问一下你刚刚再说什么?你能不能在说一遍?”

机会总是留给准备的人的,而对待不同的人,你要做出不同的准备。李苏秋早已经摸透了白松石的脾气秉性,白松石阴险,狡诈,多疑,还有一点他是个胆小鬼。

白松石刚刚真的想到了要准备杀人灭口,只要把李苏秋与吕**杀了,那一切的事情就可以迎刃而解了,尽管是吕家,但他也不是不能周璇,他有能力脱身自保。

但当他看见李苏秋把手机拿出来的时候,不由得内心咯噔一下,因为他就算把李苏秋杀害了,他的话也被李苏秋通话的那个人知道了,他根本不知道对面的那个人到底录没录音。

这种情况就是人捏的死死的感觉。李苏秋没有出事还好,要是出事了,白松石估计,这个通话录音会很快就送到警察那里去,不是他干的,警察也会调查他。而他天生就是胆小的人,否则已经过去多年的事件,此刻他还在做着噩梦。他也害怕被警察调查。

白松石脸皮不由得跳动了一下,眼中带着祈求的目光看着李苏秋,根本就没有了刚刚凶恶的样子,语气也是放软道“内个……内个小兄弟……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吕**都惊呆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她一直跟着李苏秋在一起,他根本就不清楚李苏秋什么时候打了电话,也不知道跟谁打电话。

李苏秋缓缓道“你吓着我未婚妻了,我倒是没什么,但是你应该给她道歉。”

白松石连忙点头称是道“对对对,吕总,刚刚是我的不对。”

吕**有些诧异,连忙站起,略带一丝拘谨,但是依旧显着大气的模样,缓缓道“白老板你太客气了……”

话还未说完,就听到李苏秋冷冷的说道“白老板的道歉,似乎有那么一丢丢的不诚恳啊?”

白松石听到这话,脸色一变,脸上瞬间涨红,身子不住的颤抖。似乎白松石有些生气,但却听到“啪”的一声,白松石抬手就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吕**震惊了,李苏秋竟然真的有这么大能力吗?本以为李苏秋威胁的人会怒不可恕,但是却没有想到刚刚如同老虎一般的白松石,突然变成了一只李苏秋说啥是啥的小猫。

白松石刚刚已经说过了,他是个胆小的人,他怕死,所以他怕当年的事情被李苏秋说出去,现在他只能安抚李苏秋的内心情绪。

李苏秋摆了摆手,这才作罢,他又喝了一口茶,缓缓笑道“行了,白老板,咱们还是谈正事吧,你不是等急了吗?”

白松石语气此刻已经比刚才平和了许多,缓缓的说道“季长山想要什么?你想要什么?是多少钱?”

在李苏秋给白松石打电话的时候,就对白松石说过,这些年白松石吃的很饱,所以,白松石在内心里就认为李苏秋是准备狠狠的敲诈一笔。所以,他直接就开口问了,他知道自己是被李苏秋狠狠的敲诈了,但是他并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忍受。

他找了季长山多年,季长山简直就是自己内心深处的一根次啊,但是他一直都没有找到,所以他准备在李苏秋的嘴里,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李苏秋摆了摆手道“白老板,钱的事情,咱先放在一边,提前,那不是俗了,我只是想问问你。”李苏秋停顿了一下,接着道“这些年,你前前后后给了死者家属不少钱吧?怎么良心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