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明一当场摇头道“那绝对不可能,我绝对不会抢我姐的位置,更何况我姐做的是有目重睹,他做的绝对是比我好。所以这件事情肯定不行。”

李苏秋笑道“我还有第二个选项,我会打一个很重要的电话,我也会联系其他人,在短时间内让你的姐姐提前接任吕家的大权,我不仅会让你的母亲向你跟吕**低头,而且我也会让吕**控制所有,可能到时连你的母亲都会惧怕吕**,如果你选择第二种方法,那么我现在直接坐车回到莲池市,插手你们吕家的事情,如果你选择第一种,那么我就当这件事情我不知道,咱俩也没有说过任何话,你自己选择吧!”

李苏秋轻描淡写的说完,不由得让吕明一呆住了,这怎么可能?第二种选项是吕**已经努力的多年的最理想结果,可是呢,依旧是一事无成,李苏秋就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了?这个便宜姐夫是不是在做梦?

吕明一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我肯定会选择第二个,但是姐夫真的行吗?”

“行吗?”李苏秋笑道“你把吗字去掉,在我眼里就没有不行的事情。”接着李苏秋又告诫道“这件事先别跟你姐说,等着我回去的,我今天下午就能回去。”

说着,二人挂断电话后,韩胖子在远处的车上跟自己招手,李苏秋走了过去,问道“我今天准备离开这里,很急,现在就需要走。”

韩胖子问道“这么急吗?这个案子还有点底,我可能还得多待几天,要是不急等到时候咱哥俩在好好喝点。”

李苏秋笑道“别这么麻烦了,我有急事,我就先回莲池市了,你也不是不回去,到时咱俩在聚。”

韩胖子也没有多加推让,点了点头道“行,到时咱俩在聚,我现在就安排小胡送你回去。”

说完,二人沉默了,韩胖子已经习惯小胡的存在了。

韩胖子派个人把李苏秋送到了莲池市。李苏秋刚刚下车,就急忙凭借记忆拨通了电话,响了两声,对面那人就快速接了起来,是个声音雄厚,略带一些男高音的男人,很有魅力,对面直接问道“你好,你是哪位?”

李苏秋缓缓笑道“我好,但是你不好,最近是不是做噩梦了?有没有梦到城南的南方仓库的张志凯啊。”

仿佛时间停顿了一般,对面随即就没有了声音,李苏秋很耐心的在等着那人说话。接着是那人关门,锁门的声音,很是吵杂,大概过来十几秒的时间,那人走了回来,声音压的很低,带着一丝的紧张,连说话声音都带着颤音道“你……你到底是谁?”

李苏秋轻描淡写的说道“季长山托我告诉你一下,说这些年你吃的挺饱的,活的很滋润对吗?”

“你妈的,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那人急了,虽然李苏秋的语气中没有带有一丝的威胁的意思,但是那人瞬间就感觉到了危险,很危险的存在在向自己靠拢。

李苏秋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已经是三点多,在见一下吕**,准备两个小时应该差不多。李苏秋想好时间,缓缓道“两个小时后,咱们在聚福园,三个八包厢见面。”李苏秋说完,直接就挂断电话。

打车回家,开上自己的辉腾,去公司见吕**。

李苏秋直接进入了吕**的办公室,根本就没有人会拦李苏秋,因为众人早就习惯了李苏秋这种不懂礼貌,横冲直撞的样子,今日见到了李苏秋,他们内心只有一个想法,这个恶魔又回来了。

直接走进吕**的办公室,吕**正跟着赵经理谈论事宜,见李苏秋冲进,吕**瞬间就把脸色给拉了下来,有些不悦,摆了摆手,对着赵经理道“就这么办吧,一切由你处理。”

赵经理出去,吕**皱着眉头看着李苏秋半晌,依旧没有开口。李苏秋无奈道“我回来了,就没有什么说的吗?”

吕**道“我巴不得你不回来,不是不让你回来的吗?你一回来,我看着你我就心烦。”

李苏秋摇了摇头,苦笑一声,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他笑道“是因为我心烦,还是出了什么事情心烦?”

吕**一愣,随即更是眉头紧锁的厉害,问道“你都知道了,是谁告诉你的?吕明一这个兔崽子?该死的,这种事还嫌不够丢人吗,非得都宣扬出去!”

李苏秋淡淡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能不回来吗,更何况我是外人吗?”

吕**冷笑一声,道“你不是外人吗?似乎你是假戏真做了吧,真以为你是我的未婚夫?”

李苏秋笑道“起码在外人眼里,我是你的未婚夫,所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必须回来。”尽管吕**说的话很扎人心的那种,但是李苏秋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因为这个女人只会口是心非的嘴硬,但是确实比任何人都脆弱。

吕**眉头一挑,语气低沉道“你就算回来能有什么用,这是我吕家内部的问题,就算你在厉害,你也不会触及到吕家的任何一人吧?”

李苏秋摸着鼻子,笑道“你忘记了吗?我是情报专家啊,我知道所有人的事情。”

吕**脸色一变,随即有些急了,冷声道“李苏秋,我劝你不要把心思打到吕家的任何人身上,他们跟我不一样,你如果真的把秘密说了出去,我敢保证,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李苏秋摇头笑道“你说晚了,很遗憾,我已经把事情说出去了。”李苏秋又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郑重其事道“还有一个小时,咱们就需要去聚福园去见他了。”

吕**问道“你找的人是谁?”吕**脸色一下子就;拉了下来了,李苏秋这么做简直就是在玩火。

李苏秋缓缓开口道“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