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见状,惊叫道“杀人了,杀人了。”人群开始慌乱,开始向外涌动。

孩子见着自己的母亲倒在地上,流出血液,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孩子心里没有死亡的概念,他还不明白发生怎么一回事呢,只知道自己的母亲被这个跟自己玩的和蔼的叔叔打倒了。

孩子蹲在地上,拥着自己的母亲,哭喊道“妈妈,你怎么流血了,你快起来啊,你怎么不说话?”

没有人理会孩子,人们都是各顾各的开始向外跑去。孩子见自己的母亲不理自己,又站起,挥起自己的小拳头,表现凶恶的模样,对着老三狠声道“你这个坏人,你为什么要打我的妈妈!”

孩子飞扑过去,但个头只到老三的腰间,孩子挥舞拳头,奔着老三的腰间打去,连打了好几下,但对于老三来说无疑是挠痒痒一般。

老三面容开始狰狞,他虽然喜欢孩子,但是不代表他对孩子就可以心慈手软。老三咬着牙,突然发怒,一脚狠狠的踢在小孩的小腹上,孩子瞬间被踢飞了。老三掏出手里的,撸动枪栓,直接对着那孩子的后背。

小胡大惊失色,处于本能,直接飞奔了上去,大吼道“小心!”小胡直接侧身,直直撞在老三身上。老三被一股大力冲击,身形不稳,直接倒在地上,枪口一偏一梭子子弹直接打在了棚顶。听到枪声的人们,更是尖叫不断,直接人挤人的一股脑的堵在了门口,有人被挤倒在地,发生踩踏,但是现在的人们根本就顾不上那么多。

车站外,韩胖子看见车站门口一下子涌出这么多人,瞬间就觉得事情不对,当下,连忙对着对讲机里的小胡问道“小胡,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你听到了吗?”

此刻的小胡,正一手抱着孩子,躲避在一个角落,被老三的压着抬不起头,只能隔三差五我的开一枪。

小胡对着老三喝道“老三,你不要在执迷不悟了,你现在回头我能算你个自首,你争取让宽大处理。”

老三举着,冷声道“我去你妈的,你他妈的简直是找死,你们警察不是很厉害吗,今天我老三就要跟你们比试比试,我老三这么大,还没杀过警察呢,今天正好找你练练手。”老三此刻手握,表现的极为猖狂。

小胡此刻内心开始砰砰打鼓,握着仿五四的手如同被洗过一般,冷汗直流。小胡开始劝解道“老三,我劝你别再执迷不悟了,你大哥已经招了,你还在坚持什么,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劝你还是回头是岸,争取宽大处理。”

老三暴喝道“我去你妈的宽大处理,老子已经杀人了,怎么做也是死罪,老子杀一个保本,杀一双赚一个,今天老子就跟你们这群黑狗同归于尽。”

又是一排子弹打过,吓得小胡紧忙按住孩子的脑袋缩头。孩子此刻已经吓得哇哇大哭,喊着要妈妈。小胡一手按住自己耳朵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的耳麦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小胡暗骂一声该死,心中祈祷自己的韩队能尽快的支援自己。

韩胖子在车内,叫了半天,都没有听见小胡的回话,知道事态严重了,当下,急忙对着众人喊道“别再等了,全员出击,记着,咱们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可能罪犯已经挟持了人质,可能是小胡,更或者小胡此刻已经牺牲了!”说到这里,韩胖子突然停顿了一下,随即叹息道“别多说了,现在开始行动,一切小心。”

说着众警员出击,李苏秋也跟着想要下车,却被韩胖子拦住,说道“兄弟,你不是体制上的人,这次的事情太过于危险,你还是在车里等着我们吧。”

“行。”李苏秋也没有检查,缓缓的点了点头。

随即警员出动,随即冲向车站。

此刻,车站门口,不少的乘客开始向外拥挤,推搡着出来,已经慌乱一片,韩胖子此刻要挤进去,但却没有又被一群人推搡出来。一时间竟然陷入了僵局。

一名在火车站干了大半辈子的老油条的乘务员看着韩胖子带着一帮人要往里挤,连忙拉住他的手腕,急忙叫道“哎呦,小伙子,你不要命了,就是在着急赶火车现在也不能往里进啊。里面有名匪徒,可狠了,还有一个小伙子可能是警察,为了救一个孩子,现在正跟歹徒枪战呢,我告诉你啊,子弹可不是长眼睛的,你现在进去,多半是要没命。”

韩胖子一听这话,不由得一急,连忙掏出腰间的五四式拿在手里,让老人不由得一惊,有些诧异的看着韩胖子。韩胖子随即掏出警员证对着众人看了一眼,见还是冲不进去,直接对着天空连鸣三声,众场上瞬间鸦雀无声。韩胖子急忙叫道“我是警察,我现在请你们让开道路,配合我们工作。”

人群停顿了一下,随即又开始推推搡搡起来。只听一名小年轻的说道“警察咋滴,警察就了不起了啊。”

一名妇女也道“就是,警察也不能不让我们活命啊,现在谁还敢在里面啊。哎呦,你踩着我脚了,赶紧出去啊。”

“有尿你抓匪徒去啊,你冲我们开什么枪啊……”

众人一副丑恶的嘴脸,更是让韩胖子心寒,这难道就是他一心一意守护的群众吗?韩胖子连忙叫道“各位,请你们相信,警察会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现在我们有个同事在里面生死未卜,请你们让我们进去……”

有人叫道“你们警察不就是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的吗,你等我们出来了,你不就进去了吗,你们着急什么?”

韩胖子瞬间大怒,骂道“我去你妈的,你们真特么的大脸,老子要知道当警察是保护你们这帮臭不要脸的,老子说什么也不当警察,我现在没工夫跟你们墨迹,耽误时间,我有权选择强制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