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意气奋发跨界而来,脑补过无数遍如何彰显自身王霸之气的大妖。

现在却好似被关在笼子的野兽,让围观的人品头论足,甚至还有被当成宠物的嫌疑。

曾经在人类修士手中吃过大亏的妖修,骨子里对人类的敌意是无法消磨掉了。

它们之中开明之辈,类似桐皇王这类大妖,面对观感不错的人类修士,尚且还可以交流一些观点。

但这些大妖无一例外,都有一个无法被触碰,逆鳞般的痛点。

本身就是禽兽出身的它们,自然不会认为这样的词汇是在侮辱他们。甚至人类修士在他们看来,也只是另一种兽类而已,人也只是一个品种。

他们最不能够忍受的便是,人类修士将它们当做宠物,那种可以被圈养,毫无自主意识的行尸走肉。

就好像,当时天鼎派的稚童掌门,若敢说一句,他要将桐皇王抓回去,栽在他们天鼎派门前当盆景。

那头脾气相对温和的植物大妖,估计都要冒着崩碎本体的风险,都要将天鼎派夷为平地。

一着不慎,大意被擒的肉球大妖, 内心原本就无比憋屈,无数羊驼在沸腾,现在竟然还被人如此奚落,这无疑深深刺激了极其在乎脸面的它。

咕噜噜!

一阵仿佛水泡的声音自圆形大妖体内传出,数十道意志交织成的大网蓦然一震,让众长老心中一阵,当他们刚刚想要再次加大力道时,才发现刚才那一幕,好似肉球大妖的垂死挣扎一般。

他们那死死将肉球大妖包裹起来的意志,清晰的感受到,大妖的身体在融化,反抗的力度在降低。

这头出场极为轰动,言语无比嚣张的丹药,好似一头纸老虎一般,根本就中看不中用,对反应迅速的人鼎派,没有造成任何威胁。

红秀的意志虽然没有参与对大妖的禁锢,凭她的眼力却依然发现大妖的强盛的气息在骤降,却依然凝而不散。

“你们大家都小心一些,虽然我不知道这头大妖是什么品种。却可以确定这是一头实力达到七重天巅峰,即将迈入八重天,天生亲水的大妖。它被你们如此轻易擒住,是因为大意了,这种程度的大妖,一旦被逼入绝境,不计后果的施展它们的天赋神通,我们就算占据了人数优势,也会非常棘手。”

红秀心生感应,隐隐觉得不妙,出言提醒时,更是努力靠近被禁锢的大妖,想要看出它到底是何品种,拥有何种天赋神通。

总喜欢自称替天行道的人类,自诩是秉天地意志而生,用己身思维代替天地原有的规则,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只有达到七重天,可以将自身意志具现出的修士,才算是修行路上真正的登堂入室。

妖修则与人类修士完全不同,它们先天可塑性便极低,往往极难后天凝聚出自身的意志,打破血脉的桎梏。

有得必有失,可塑性极低也代表了某种天赋之强,它们在修行一路上,很难自主选择开辟出一条全新道路,但只要将自身的天赋发挥到极致,也会大道可期。

天赋是一种捷径,同样是一种桎梏。

从这点来看,人类修士的天赋无疑是最低的,但可塑性也是最强的,只要选对方法,肯去努力,就可以轻易踏上修行之路。

妖修由于品种众多,它们的修行之路大多都跟自身的血脉挂钩。

正因如此,人类修士中某些天赋异禀,某一方面极其突出的人,人们大多都会选择用妖修的称呼来描述这种天赋。

龙五的魔神之躯,以及他那个憨厚弟子二牛的蛮牛之魂,便是其中的代表。

人类七重天修士可以凝聚出千变万化的意志,妖修的变数相对少了很多。

因此只要辨别出妖修的品种,大致就可以推断出对方的特长所在,可以提前知己知彼。

只是眼前这头被禁锢的大妖,好似没有固定形态一般,身体竟然完美的与禁锢它的牢笼相契合,让人短时间内无法分辨它是否原本如此。

也让红秀等人,以往用来辨别妖修的经验失去了作用。

围绕被死死包裹在意志牢笼中的大妖转了三圈,红秀只感觉满眼都是灰中带白的软肉,莫说是看到这头妖兽的五官了,她连一眼可见的四肢跟头尾都没有发现。

“你们几个稍稍扩大牢笼的范围,我倒要看看这个肉球到底是什么玩意成精。”脾气本就暴躁的红秀很快就失去了耐心。

禁锢大妖的地鼎派长老在确定对方无法逃脱的前提下,也好奇自己到底抓了一个什么玩意。

轰隆隆!

随着他们心随意动,原本百丈大小的意志牢笼,在不降低强度的前提下,开始疯狂长大,眨眼间直径就达到了二百丈,三百丈,五百丈……

整个过程中,努力瞪大眼睛想要看个究竟的人鼎派众人,却没有任何收获。

意志牢笼在长大的同时,大妖那球形的躯体竟然也同步长大,继续跟牢笼保持严丝合缝的状态。

这样一来,体积虽然变大了,形状却没有任何改变,依然毫无所获。

眼前这一幕虽在众人的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

毕竟所有大妖都拥有幻化本地的天赋,百丈大小是数十位七重天修士合力将大妖压缩成的模样,根本就不是对方本体。

“撤去对这颗肉球身体的压制,你们只需将意志笼罩四周,防备它逃走即可。”红秀再次开口。

对此命令众长老不敢违抗,却也不敢鲁莽行事,他们猛然加快了意志牢笼扩散的速度,却并未完全放弃对大妖的掌控。

眨眼间,一颗直径达到千丈,仿若小行星般的肉球便直直悬挂在人鼎派的门户,禁锢这颗肉球的数十位修士跟红秀,在巨大的肉球面前,好似蝼蚁般的存在,单从体型上来讲,除非目力极佳之辈,常人还真的难以找到他们的身影。

至此,一直抱着着肉球形状的大妖,随着活动范围的增加,终于以欲拒还迎的状态,展露出了本来面目,却让只看到了一鳞半爪的红秀神色巨变,以她的修为跟心境,眼底竟然也占满了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