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子看的不忍,抢下左齐手里酒杯,又被左齐抢了回去。

“别动!”

酒杯晃动中倒光了酒,他拿起桌上整瓶的酒瓶,疯狂的从头上倒下去,淋湿了全部衣裤。

“我对不起她!她吃的这些苦头,全部拜我所赐,是我把苏眉害了!这点痛,也都是我活该受的!”

左齐麻仁的目光,几乎少见,他难掩着痛苦难掩后悔。

方才南湘夫妇的话,告诉了他苏眉现在可能遭受的处境。换做从前他听了,会立刻去找她解救她!

可是现在,他扬起了拳头,犹豫了。

他左齐的拳头举起来,究竟会砸在谁的身上?

打了刘国强是痛快,最终却令苏眉来承担后果。他把苏眉逼害到这个处境,他这罪魁祸首难辞其咎。打还是不打,他再也不能恣意妄为。

“少爷,江总和江少夫人不是帮你出招追人的吗?怎么你见了他们,没有一会儿的,又成了这样子啊?”

刚子百思不得其解,劝又无法劝,只能干着急的问。

南湘和江夜宸约左齐见面,两个人的行程挺仓促的,和左齐聊了没半个小时,就回去了。

两个人前腿一迈出龙鼎金樽,剩下的左齐变成了这副模样。

“南湘和江夜宸,是一片好心的来帮我,是我自己..我醒悟的太迟了。”

左齐倒光了酒瓶,把瓶子扣在了桌面上,手紧扣成拳,长方形的瓶身在颤抖。

“爷...”

刚子说不出话来,南湘怎么说的他没听到,可左齐这副模样,绝对是受到了触动不小。

南湘一心为二人考虑,自不是造成左齐自虐的原因,她说的合乎情理,让左齐失望落差的,是苏眉没有随往前来,是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迷茫,寻觅不到一个出处。

他想她,好想好想...超乎他的以为,半个月前决定的决裂,一次见面就瓦解了。

..以至于酒不沾唇,怕醉了的画面全是苏眉,怕他连想呼一口气都没有余地,满脑子装满她...半个小时内南湘总结出的话,还在脑门反复的提醒着他。

“左齐,苏眉现在一定十分辛苦,又无法自救她自己,所以把自己排除开我们的圈子,不想让人看见她的狼狈,或是不想拖累了他人。”

“小眉的个性我大概都了解,我给她打电话她强调着自己没事,说明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现在无法确定,她和刘国强起了什么冲突?按照余志东的说法,他们二人应该有了什么问题。小眉不肯告诉我,我们做朋友不能贸然上门去刺激她,既然你说苏眉现在愿意把小雪交给你,你就是唯一能去帮她的人。”

“现在的小眉很可能非常脆弱,不要对她再激进,心理学上来说人是承受不起过度的,一而再,再而三的痛苦和压力。从前的伤害能不能弥补,一切要靠你们自己。所以你必须考虑周全,然后善待苏眉。”

...南湘字字都是教科书版的教材发言,她从对谈中感受到左齐的变化,看到了信心。所以和江夜宸这次站了一队,决定力挺左齐。

朋友们的支持,给了左齐莫大的信心,尔后自生出莫大压力,这份压力就在于。

他爱苏眉,他再也无法伤害她...哪怕一点,他必须保全她的全部,不论身体还是精神,缺少一样都是不完整的。

这一次,只能靠他自己救赎自己,救赎苏眉!

诸葛家的附近,还有两三公里的地方,江夜宸便将车子停下来。

“九点了,我好不容易用送江湛去训练的借口,出来这一趟,晚回去一分钟就要动家法,你想要外公揍我?”

南湘坐在副驾驶上,提醒旁边的“大灰狼”。

哦不对,是禁欲太久的“大饿狼”。

“只认外公的家法,老公的家法对你就不是家法了?”

江夜宸把车窗升起来,磁性的声线嘶哑。

怎么都不能就这么放人回去了,夫妻两个都多久没亲热了?难道还真死守那一个月不动不碰的“命令”,煎熬!

“今天特殊情况,为了你的兄弟我闺蜜,这点时间花了也是值得的。我可不希望小眉,她再受苦头了。”

南湘色心不大,熬过了外公的关卡柳暗花明,日子还长呢。她做的长远打算,只要过了关,什么拥抱牵手,接吻,哪样坏坏的事做不了...“南湘,你这么乖,我是会不高兴的。”

江夜宸投出诱饵,想诱导南湘干坏事,南湘却乖乖女的坐的端正,他不满了。

南湘现在每回看江夜宸每回因欲求不满,和她沉下脸的样子,都忍不住的开怀。

“那我对你乖,被外公给抓包了,咱们俩都得成“乖乖”了,面都见不了了。”

她把手放在江夜宸脸上,捏着他的俊脸,不敢捏重了,成就感十足。

江夜宸说没有人捏过他的脸,南湘就做了第一个,乐此不疲。

“不让吃还撩?玩火是要负责任的,知道自己像妖精吗?”

江夜宸从后面握住南湘的手,示意她别再动了,给这妖精警告。

想吃的人在眼前,吃不着还摸不得了!枉他一直英明,这次吃瘪在自己老婆身上了。

吃人的眼神都写在凤眼里了,明明他才是妖精吧?

“负不起责,我要求赊账!都做妖精了,应该可以有个特例吧?”

南湘使着坏,嘴角嘱起一道梨涡。调戏江夜宸的机会人间几回得,让她也占着上风一回!

江夜宸手一提,小妖精就落入了饿狼的怀里。

南湘呀了一声挨在江夜宸的肩上,眨着灵润的眼眸,还没明白呢。

就听男人暧昧厮磨她的耳畔,“嗯,我受你这妖精启发了,就这么把人原封不动送回去,只会显得我没有胆识,我也申请这特例一回。”

南湘脸颊红润大片,知道这垂涎她的大灰狼,今天不欺负一下小白兔,势必又一晚睡不好觉。

“把车窗的防护层开起来,别让外公家附近巡逻的保安看见了。”

她靠着江夜宸不阻止了,拉着他的手,轻声示意。毕竟偷摸干坏事,可不要小心翼翼。

“嗯,听队长的。”

喜欢隐婚厚爱:江少的神秘丑妻请大家收藏:()隐婚厚爱:江少的神秘丑妻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