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明目光如炬,手握战锤,不退反进迎向手持战斧的阴兵!

“砰!砰……”

战锤与战斧的撞击声,振聋发聩!

秦明与阴兵交战在一处,难解难分!

“三位阴兵大人,对面那个女人和一旁那三个人都是秦明的伙伴,秦明与咱们这位阴兵大人正在交战,我们可以趁机将他们拿下!”血蛊之人阴险道。

“嗯?我倒是很奇怪,凭你这种德行的人,怎么会有阴令符?!”其中一名手持银枪的阴兵满脸鄙夷道。

“地府有地府的规矩,他们四人阳气旺盛,寿命还长,我们岂可滥杀无辜?!若非你有阴令符,秦明我们也不会动一根汗毛!”另外一名手持双把战斧的阴兵冷声道。

手持阴令符者,犹如阎王亲临,阴兵必须听令!但只服从第一次所下达命令,黄纸阴令符算是消耗品,只能召唤一次阴兵,而且极其难得!

“轰!”

秦明与阴兵再一次对轰在一起,又瞬间被撞击在一起的力量弹开!

秦明连退三步,才稳住脚跟,黑白格衬衫破损,握着战锤的右手不住微微颤抖。

阴兵连退四步,才堪堪稳住脚跟,双手紧紧握住战斧,避免双手颤抖厉害,战斧脱落倒地。

“秦明,我倒是小瞧了你,果然有几分修为!”战斧阴兵道。

“呵呵,阴兵向来只管鬼怪之事,何时管起生人的事了?!”秦明冷笑一声道。

“秦明,休要嚼舌根,我等自是知道自己本职,但这个阴阳怪气的人,以血祭把我们唤出,手里又持有阴令符!我们也只能听命行事,莫怪我们要了阳间的寿命!”战斧阴兵脸色难看,厉声喝道。

“嗖!”

手持银枪阴兵,一个闪身来到战斧阴兵旁,与战斧阴兵一起对峙秦明。

“你来做什么?”战斧阴兵脸色更加难看道。

“你自己恐怕不是秦明的对手,我来助你一臂之力,速战速决!”银枪阴兵一脸严肃道。

“……嗯!”战斧阴兵点了点头,也不逞强。

“秦明,完成任务是我们的首要责任,休怪我们以多欺少!”战斧阴兵道。

“那就战吧!”秦明目光凌然,手持战锤,毫不畏惧!

“砰!砰!砰……”

银枪,战斧与战锤金属撞击声,震耳欲聋。

秦明与战斧阴兵,银枪阴兵战在一处!

“轰!”

秦明和两名阴兵被彼此狂暴的力量弹开!

战斧阴兵和银枪阴兵连连退后三步,才勉强站稳脚跟,嘴角黑红色血迹未干。

秦明连连后退五步,才堪堪稳住脚步,黑白格衬衫破损不堪。

“噗!”

秦明气血上涌,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

“秦明!”

“大哥!”

朱火飞身来到秦明身侧,满脸担忧之色。

刘老二,张老三和朱老四,三人也看出端倪,一个箭步,来到秦明身侧,满脸关切。

“退下!”秦明怒声道,他不能让这四人卷进战斗,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知!

刘老二,张老三和朱老四,三人脸色犹豫,最终不甘退下,恨自己不能帮到秦明。

“道法三清,乾坤顺向,借吾阳雷,急急如律令!戳!戳!”朱火满脸怒色,直接咬破指尖,以血为媒,召出两道阳雷血咒,狠狠砸向银枪阴兵和战斧阴兵!

“哼!雕虫小技!”

银枪阴兵和战斧阴兵各自手持银枪战斧迎向阳雷血咒。

“轰!”

一声炸响,两道阳雷血咒在银枪战斧之上炸裂,两名阴兵嘴角上扬,未伤丝毫。

“胆敢对地府阴差动手,接我们一招试试!”

两名阴兵手持银枪战斧,袭向朱火!

朱火神色慌张,赶忙捻起手诀,但两名阴兵又岂能再让朱火在自己面前卖弄,闪身逼近朱火,枪刺朱火左腿,斧砍朱火右腿!

朱火升起一丝恐惧,瞳孔中银枪战斧不断放大,就要砍断自己的双腿!

“轰!”

秦明双手握着战锤,生生拦下银枪战斧!一声轰鸣,响天彻底!

银枪战斧被战锤弹开,两名阴兵连连后退三步,这才稳住脚跟,眼色震怒,死死盯着秦明。

银枪阴兵和战斧阴兵同时出手攻向朱火,竟然被秦明救下,这对两名阴兵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噗……”

秦明五脏六腑受到震创,喷出一大口鲜血!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秦明,对不起……我……”朱火脸色羞愧难当,哽咽说不出话。

“朱火,他们都是地府阴兵,不是现在的你能对付的,移星换位能勉强使出吗?到了万不得已,我助你一臂之力,你带着刘老二三人一起逃出这座监狱!”秦明目光决然道。

“秦明,我不……”

“朱火!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照我说的做!”秦明目光凌然,厉声喝道。

“嗖!嗖!”

两名阴兵,相视一眼,眼神冰冷,再次袭向秦明!

“砰!砰!砰……”

秦明目光寒冷迎向银枪阴兵和战斧阴兵。

“轰!”

秦明和两名阴兵被震出三米之远。

“噗!”

“噗!”

银枪阴兵和战斧阴兵半跪地面,气血上涌,喷出一口黑红色鲜血,一身银色战甲满是裂痕,破败不堪。

“噗……”

秦明喷出一大口鲜血,脸色惨白,踉跄着身体,犹如风中残烛,一阵微风就能吹灭,却摇摇晃晃站在那里,始终没有倒下去!

“嗖!嗖!”

“呵呵,你们两个动作也太慢了!”

血蛊之人身侧另外两名阴兵闪身来到战斧阴兵和银枪阴兵身侧。

“哼!秦明绝非等闲之辈,换做是你们两个,也好不到哪去!”战斧阴兵脸色难看盯着这两名阴兵反驳道。

“多说无益,速战速决!”银枪阴兵眼神寒冷道。

“嗯!”战斧阴兵和另外两名阴兵点了点头。

四名阴兵眼神阴冷盯着秦明,一齐闪身袭向秦明!

秦明目光冰冷,满脸决然之色,双手紧紧握住战锤,他秦明绝不能死在这里!他还有血海深仇没有报!但那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一丝绝望试图让秦明放下抵抗……

四名阴兵手中银枪战斧不断在秦明瞳孔中放大……

“放恣!尔等阴兵如此大逆不道,是想造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