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别说你大师兄,我可以肯定,你大师兄和二师兄联手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因为他来自古越族!”古凡沉声说道。

听到古凡的话,观潮原本还想反驳,但是听到古越族的名字的时候,观潮的脸色也是大变,三大仙岛的人虽然固守这三大仙岛的位置不肯离开,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对外界的事一无所知,古越族也是一方庞然大物,观潮不可能不知道。

“如此说来,恐怕只能靠蓬莱岛的那位外援了!”观潮倒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

古凡的眉头一挑,蓬莱岛是请了什么外援?竟然能够对抗一个来自古越族的五星战师境,当即也是开口询问,“蓬莱岛请来的外援也很强嘛?”

观潮摇了摇头说道:“我暂时也不清楚,只是听岛上的人说,蓬莱岛这次请来了一个大夏皇朝的皇子,只不过具体是什么实力,我也不清楚。”

古凡皱了皱眉,大夏皇朝,这个名字,古凡还是知道的,大陆上的顶尖势力之一,若是能够请来其中的一个皇子,对付古越族倒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古凡可不能指望这个大夏皇朝的皇子会为自己出头,面对朗天,古凡必须要让自己有实力对抗。

“我不想放弃,我必须要尽快提升修为,如果你有办法就别藏着掖着了,毕竟我也算为你们方丈岛做事。”古凡的嘴角一撇,开口道,刚开始古凡还以为方丈岛只是想让自己帮忙,但是听了观潮的话后,古凡瞬间便是明白了这观沧海恐怕压根就没有打算将紫府修炼之法给自己,毕竟他可是知道蓬莱岛请了大夏皇朝的皇子,以古凡那时候的能耐,可绝对不是对手。

所以,方丈岛给出的承诺,可以说是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不过古凡现在可不想追究这些,那个朗天摆明了是要针对自己,现在也不是计较那个虚无缥缈的紫府修炼之法的时候了。

观潮抬起头看了一眼古凡,眼中似是闪过一丝犹豫。

这一丝犹豫也是瞬间被古凡给捕捉到了,当即开口道:“你要想清楚,那个可是古越族的人,大夏皇朝的皇子虽然厉害,但是,我恐怕他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打到古越族的人,甚至于大夏皇朝会不会因为你们三大仙岛来对付一个氏族都是问题,你确定不要双保险?”

“双保险?你说你?”观潮诧异的看了一眼古凡,诧异的开口问道。

古凡却是认真的点了点头,他有自信,九劫仙法可不是白来的,而且只要境界上去了,古凡大不了还有一门六道轮回术可用。

观潮沉吟了一会,还是苦涩的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我有机缘,但是也不可能将你的境界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从一星提升到五星。”

“所以你是宁可放弃也不愿意尝试嘛?”古凡沉吟了一会,淡淡开口,观潮一愣,随即看着一脸认真的古凡,最后狠狠一咬牙,说道:“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便给你这个机会,看到身后的山洞了嘛?”

古凡转过身,顺着观潮的指引看向了一处山洞,漆黑的洞口宛如一个黑洞似是能够吞噬所有的东西,略微看了一会,古凡却是感觉到了一阵失神,以古凡七阴境界的神魂竟然看了一眼洞口都是差点失守,足以证明这个山洞的不凡。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你,这个地方,是我们方丈岛的一位长老发现的,长老说过,这个地方很有可能通往东瀛岛的秘境,断魂窟。”观潮一咬牙,开口说道。

古凡一愣,果然,这三大仙岛的人早便是知道断魂窟的存在,这么说来,东瀛岛也有极大可能是以断魂窟为代价请动了古越族的人,不然的话,他东瀛岛就算送出整座岛,恐怕都不会让古越族心动。

只是古凡却是佯装不知,只是冷笑一声,说道:“东瀛岛有秘境,你方丈岛和蓬莱岛也有吧!”

“告诉你也无妨,确实,三大仙岛之上各自都有着一处秘境,东瀛岛的断魂窟,蓬莱岛的百花谷,以及我们方丈岛的轩辕庙!”观潮也不隐瞒,他也不怕古凡会把这些事情捅出去,势力小的三大仙岛不惧,势力大的,皆是知道这三大秘境的存在,一直以来都和三大仙岛有着暗中的交易。

之所以方丈岛会对普陀山这么反感也是因为害怕佛门将手伸到这东海之滨就是为了方丈岛的轩辕庙来的。

古凡也是轻笑一声,当初身为战帝时,古凡便是感觉三大仙岛肯定有秘密,但是因为成为战帝的时间尚短便是被无间战帝设计害死,所以大陆上很多地方古凡其实还没有好好探索过,其中自然便是包括了这三大仙岛。

古凡看着漆黑的洞口,心中也是涌起了一抹无奈,自己本来暂时不想去断魂窟,但是如今也是没有了退路,看了观潮一眼之后,便是直接走入了洞口。

看到古凡这么毫不犹豫的进去,观潮也是一惊,想要出声喊住古凡,但是最后还是止住了嘴,古凡说的没错,现在也只能赌一赌,要是真的让东瀛岛分裂出去,后果不堪设想,方丈岛也会受到波及,到时候三大仙岛将会被瓜分的一丝不剩都是说不定。

同时,观潮也在祈祷自己的师兄尽快解决北斗宗的事赶紧回来,在他的眼中,古凡虽强,但是面临这个困局,还是自己的师兄要来的更为保险一些。

东海之滨,天墉城中此刻布满了形形**的修炼者,北斗宗遗址的事情已是在大陆之上传开,很多人很多势力都是赶了过来,那毕竟是北斗宗啊,上古时期有记载的顶尖宗门,其中的珍宝必然无数,而且,北斗宗突然消失的事情也是让各大势力颇为疑惑的事,所以短时间内,探索北斗宗遗址成了各大势力首要的事。

只是今日,整个天墉城突然猛的一阵颤抖,一道漆黑如墨的黑光顿时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