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侯白并没有回到仙路上,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因为离开血色空间而突破太古境……

不同于刚才的血色空间……

此时的沈侯白来到了一片湖泊之上……

伴着脚下那不断荡漾的波纹,沈侯白的视线中慢慢出现了一个个身影……

而这些身影,无一例外……都是沈侯白认识的面孔。

“沈侯白,这次……你的死期到了。”

“沈侯白,还记得我吗?”

“沈侯白,我好恨,好恨呐。”

“沈侯白……”

“沈侯白……”

帝星,魔天,银月老魔,浑天魔帝……

这些面孔的主人,无一例外,全部是死在沈浪长刀之下的冤鬼。

双眼微微一眯,沈侯白的眼中透射出了寒光,寒光闪现的同时,沈侯白的手已经握住了无影的刀柄……

“沈侯白,纳命来……”

一声怒吼之中,双眼红光一闪,帝星率先冲向了沈侯白。

他们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们了,至少……他们的实力和原来已经截然不同,他们全部是太古级的存在。

看着魔气冲天冲向自己的帝星,沈侯白那握住神霄的手,拇指已经顶开了刀格……

与此同时,“啪啪啪”,伴着仙气的涌现,沈侯白长发如瀑般向后扬了起来,同时身上的衣袂也跟着猎猎作响着……

当心魔帝星来到沈侯白的面前,他的长刀杀伤范围内……

无影已经被沈侯白拔出了神霄,然后在仙气的包裹下,无影划出一道绚烂夺目的光华掠过了帝星……

而这时的帝星已经来到了沈侯白的身后,然后……当他转过身来想要继续攻击沈侯白的时候……

沈侯白双眼寒光凛冽中,薄唇轻启,声线毫无感情波动道:“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

话音落下之际,帝星已经来到了沈侯白的身后,但是……

就在他伸出的拳头即将要打中沈侯白的脑袋时,他伸出的拳头,像是风化了似的,呈现灰烬状飘散了开来。

“砰。”

脚下一沉,伴着脚下身后湖水的飞溅,沈侯白眼眸划出寒光的同时,冲向了剩下的魔天等心魔……

尽管这些心魔统一都是太古级的存在。

但是现在的沈侯白,因为仙气转化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五,所以哪怕他们都是太古级,却也经受不住沈侯白的一刀……

如此,手起刀落,在阵阵惨绝的叫声中……

一分钟后……

沈侯白长刀一甩,伴着鲜血甩离长刀刀刃,沈侯白的周围,以心魔呈现的魔天等,已经再度沦为沈侯白的刀下亡魂,又一次的斩与了沈侯白的刀下。

如果换成是其他人的话,无疑……全部的太古级心魔绝对是更可怕的存在,但是换成是沈侯白的话,其实还不如血色世界中,那无穷无尽的心魔来的更加可怕,或者说更加麻烦……

随着清澈的湖水被鲜血所染红,湖面莫名的开始荡漾起波纹,而在波纹荡漾的同时,沈侯白发现自己的身体逐渐开始下沉,直至他整个被湖水所淹没为止。

而当沈侯白整个被湖水淹没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仙路上……

回来的同时,笼罩在沈侯白身上的血雾,随着沈侯白的脚下冲出一道光柱,血雾瞬间便被光柱给冲破,溃散。

长发根根上扬中,沈侯白仿佛天神一般,浸染在光柱之中……

与此同时,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棱形的印记,而这印记便那是太古境的标志。

随着棱形印记的出现,沈侯白和此前突破无敌级的杨玄机一样,自下而上,一股力量无中生有的充盈起了他的身体。

“这就是太古境的力量吗?”

将自己的手置于自己的眼帘之中,然后轻轻一握中,沈侯白喃喃说道。

而就在沈侯白自语的时候……

仙路上,未曾进入心魔的各族强者们,他们的目光便被笼罩在沈侯白身上的光柱所吸引去了注意力。

“突破之光。”

“沈侯白这小子突破了。”

火灵天尊如是说道。

话音未落,似话还没有说完,火灵天尊又道:“不过……这突破之光是不是太夸张了?”

看着将沈侯白完全笼罩的‘突破之光’,火灵天尊不禁皱起了眉头,他见过有强者在仙路上突破产生‘突破之光’,但是……他从未见过如此夸张的‘突破之光’,完全将沈侯白笼罩不说,还辐射出了大概三五十米的范围。

至少他见过的‘突破之光’,最大的也就刚刚好将突破之人罩在光柱中而已,但像沈侯白这种,罩住不说,还辐射出了三五十米,这对与火灵而言,属实从未见过。

“他没死!”

仙路前,虞姬看着光柱冲破血雾,然后被笼罩在光柱中的沈侯白,看着他那根根发丝上扬,犹如天神一般的姿态,虞姬的一双眼眸又一次的瞪圆了起来。

“看……看来是这么回事。”

一旁,云蝉一边言语,一边‘咕咚,咕咚’,不住的吞咽起了口水。

“突破了,这是突破之光。”

就在虞姬和云蝉不明所以的时候,她们的身旁,一名老者亦是瞪大双眼的看着笼罩着沈侯白的光柱说道。

“突破……之光?”

虞姬和云蝉不约而同的看着老者,然后用着疑惑的口吻说出了‘突破之光’四个字。

听到虞姬和云蝉的话,看着她们脸上所呈现出的疑惑,老者伸手抚向了自己的下巴的长须,接着又道:“第一次来仙路?”

“那你们不知道也不奇怪。”

“这突破之光是踏仙路的人突破时有概率出现的光芒。”

“是只有无比强大的人突破才会产生的光芒,一般人是不会出现的,除此之外……这么夸张的光柱,老夫也是第一次见。”

“……”

虽然老者已经解释,但虞姬和云蝉似乎还是没有明白,所以脸上的表情依旧带着一点点的以后,不过也不怪她们,毕竟她们这是第一次见……

“还是不明白?”

“不明白没关系,之后应该还会出现,见多了,你们也就明白了。”

朝着虞姬和云蝉又看了一眼,然后一边言语,一边老者踏上了仙路。

不同于其他的各族强者,当踏上仙路的那一刻,就会被心魔所‘捕获’,老者一步接着一步,一连数十步,竟然没有心魔找上他。

由此可见,这名老者应该是一名顶级强者才对……

事实上这名老者就是一名非常强大的强者,只是……他为什么现在才踏仙路呢?

其实很简单,并不是所有的强者都会在第一时间踏上仙路,就如这老者……

他的实力就算是火灵天尊也比不了,因为他是一名仙气榜强者,也就是说他的仙气转化至少在百分之五十……

而之所以他没有第一时间踏上仙路,便是为了看看有多少竞争者。

仙路不是谁都可以踏的,也不是走到最后,就可以算踏仙路成功的,因为每一次仙路的开启,最后只有一位可以真正踏过仙路。

所以真正有机会成功踏过仙路的,都不会第一时间去踏仙路,他们会选择观望一下,看看自己的对手,毕竟最后只有一位才能真正踏过仙路,除此之外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太早的话,一旦到最后阶段,为争夺这唯一的名额,势必会打起来,如此……相比一开始就踏上仙路,等待一下,看看对手情况,做到知己知彼,这才是踏仙路的真正‘姿势’。

此刻,就在老者踏上仙路的时候,一些和老者一样的仙榜强者终于也跟着迈上了天梯。

于是,强者的对决也在这一刻开启了。

“老鬼,这次……我不会在输了。”一名刚刚踏上仙路的仙榜强者,一边踏上仙路,一边对着身旁同样踏上仙路,似同伴的人说道。

“这可难说。”

“先过我这一关在说吧。”另一名此刻踏上仙路的仙榜强者插话道。

“呵呵。”

“那就看最后,我们谁能摘到这最后的‘果实’了。”

谈笑风生中,一个又一个的仙榜强者踏上了仙路。

看着他们谈笑风生的模样,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吧。

不过片刻的样子,这些仙榜强者便超越了已经在仙路上呆了几个月的‘先头部队’。

“小兄弟,加油啊。”

最先走上仙路的老者,在路过杨玄机等人的身旁时,似欣赏这些年轻的后辈,所以便说了一句加油的话。

然后,便在杨玄机,楚云等吃惊的目光中,超越了他们,直追沈侯白所在的地方。

也就几分钟的样子,这名老者以及其他的仙榜强者便来到了沈侯白所在的地上……

“小兄弟,加油啊。”

和路过杨玄机,楚云等人时一样,老者对着沈侯白也说了一声‘小兄弟,加油。’

不过,和杨玄机,楚云等人不同的是,在经过沈侯白的身旁时,老者又加了一句道:“未来会是你的。”

“但现在……是我的。”

随即,老者便超越了沈侯白,又继续前行了。

但是……

就在老者一副前辈模样的超越沈侯白时……

沈侯白看着老者前行的背影,也走动了起来,然后……没有几息,他便追上了老者,与其肩并肩的走在了一起,同时语气清冷道:“我不需要未来,我要的只有现在。”

此时……老者很明显的愣了一下,因为他没有想到沈侯白会追上来和他说上这么一句话……

但很快,老者便恢复了过来,然后摇头露出一抹无语的同时说道:“小子,别以为突破出现了突破之光就可以目中无人了,仙路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没有回应老者的话,沈侯白直接超越了他,重新占据了仙路的‘头把交椅’。

或者说,这就是回应……

“老头……吃瘪了?”

这时,一名追上老者的仙榜强者,显得幸灾乐祸的说道。

闻言,似因为面子上挂不住,所以老者便说道:“年轻人,年轻气盛而已,等他上到了上段他就知道自己的无知了。”

“这可不一定。”

这时,又一名追上老者的仙榜强者说道。

“这小子可不是一般人。”

“他就是最近那个……连主宰都奈何不得的沈侯白。”

“而且,老兄,他的仙榜排名可比你还要高。”

闻言,老者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吃惊之色,吃惊的同时失声说道:“他……他就是那个沈侯白?”

看着老者露出的吃惊,告诉老者沈侯白是谁的仙榜强者,不由得无语摇头道:“老兄,不要一心修炼,偶尔也出来活动一下嘛,不然可是会落伍的。”

“这沈侯白可了不得,现在在仙榜的排名已经与仙榜原第六同占第六的位置了。”

看着对方脸上那依旧存在的‘幸灾乐祸’,老者不由得老脸一红,只因他没有想到沈侯白竟然是这样一个厉害的存在。

仙榜第六,那就是仙气转化在百分之八十五,比他高了可不是一星半点,就这样……自己竟然舔着老脸让他加油,还说‘未来是他的,但现在是自己的,’这不是关公门前耍大刀,鲁班门前秀大斧么。

不由自主的,老者又看向了沈侯白……

而此时的沈侯白,似乎已经进入了心魔之中。

但是……不过几息,沈侯白那停下的脚步便又走动了起来,看样子他应该是已经突破了心魔。

“好快。”

“不愧是仙榜第六的存在。”

老者再次露出了一抹吃惊之色。

不过只走了几步,沈侯白便又停了下来,但不是因为他又进入了心魔之中……

此时,沈侯白已经察觉到了身后来到的,越来越多的人,同时也感受到了来自他们身上那强悍的气息……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沈侯白有预感,他们和自己一定不会相安无事。

如此,沈侯白便又盘膝坐了下来,拿出了一块仙石,开始吸收了起来。

沈侯白不清楚自己系统仓库里剩下的仙石可以让他的仙气转化率来到什么程度,但是……只要还有,他就要将它们全部吸收掉,用沈侯白的话来讲便是‘多百分之一的仙气转化,就是多一份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