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

当原野还是一片黑色的时候,东方的天边,悄然露出了一抹鱼肚白。

杨青就已经早早起来了。

上楼敲了敲苏姒的房门,告诉他自己在一楼餐厅等她后,杨青就下了楼。

在服务区餐厅的超市里买了两桶泡面,又端着去接了热水,泡上了面。过了片刻,苏姒披着长发,带着刚刚睡醒的倦容和慵懒,从楼梯走了下来。

于是乎,在这严冬的清晨。

这荒无人烟的高速服务区内,迎来了有史以来最惊艳的瞬间。

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发现了这道足以照亮人生信仰的美丽。他们屏住呼吸,静静的,偷偷的看着那靓丽的美女,看着她的慵懒,看着她的美眸,看着她的举手投足。

餐厅里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苏姒发现了餐厅里异样的气氛后,不动声色的戴上了口罩和鸭舌帽,走到了杨青面前款款坐下。

“来,尝尝,刚泡好!”

杨青擦掉嘴角的口水后,将一桶泡面,推到了苏姒面前道。

“你这个境界,难道不应该是抓紧每一刻修行引气吗?”苏姒看了一眼泡面,然后淡淡说道:“我不知你为何会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

杨青闻言,眉头微挑。

他很惊讶于苏姒竟然没有看出自己的修为。

不过,随后想想,他也了然了。

自己和苏姒一样,都是元素修行者。只不过,她修的法门是水,而自己却是火,而且还是顶级的火焰混沌之火。

混沌之火本来就有炼化孕育万物的特点,而且看上去非常平淡无奇。它没有凤火那般绚烂,也没有业火那般凄美。它就是黑乎乎一团,看上去有点丑陋。不过,也正是它的平淡无奇,所以混沌之火的元素修行者,通常看上去很普通。

也难怪苏姒竟然看走了眼。

不过,这正合杨青胃口。

而且,他依然一直抱着之前的想法:让苏姒最后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最后无情的将自己抛弃,那样最好。

于是乎,他做出无所谓的样子,拿起桶面吃了一口道:“我记得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哦对,生活也是一种修行!既然是这样,那吃饭当然也是一种修行了。而且吧,我觉得,修行的真谛绝对不是修行,而是逍遥。你瞧,我现在吃这桶泡面,就很逍遥!”

本来是信口胡言,胡说八道一番。结果,苏姒却听了以后,认真的看了杨青一眼。随后,她竟然破天荒的摘下了口罩,拿起了塑料叉子,捞了一勺面,小口尝了一下。

杨青瞪大眼睛,秉着呼吸看着苏姒吃面。

他人生中第一次发现,看别人吃饭竟然是一种享受。

而且,他知道,苏姒绝没有故作姿态,故作优雅。因为,她曾经是王朝之后,她本身就是优雅。

看她吃饭,有一种在雾天看鲜花绽放的感觉。

说不清,道不明,就是很美。

“不好吃!”

苏姒浅尝一口后,放下了叉子摇头道。

嗯?

这种口气可不像是一个沉睡了千年,刚刚苏醒的人。若是如此的话,她难道不应该是对现代的各种东西都特别好奇,特别喜欢吗?

杨青吃着面,好奇的问道:“那你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

“小当家!”

苏姒瞥了杨青一眼,淡淡道。

杨青:“……”

你是认真的吗?

……

草草吃了早饭后,二人继续上路了。

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太阳依然没有升起。

只是东边的鱼肚白变成了火红的朝霞。金光刺破黑云,如同万剑归宗一般,撕开了黎明前的黑暗。

寂静的原野,正在逐渐醒来。路边枯草上的白霜,也在渐渐消融。

或许是没有睡醒,苏姒手托着下巴,靠在车窗上,静静的看着外面月初地平线的太阳,眸子里闪过一抹慵懒之色。

而杨青则一边开着车,一边说着自己的计划。

不过,当苏姒听到杨青说要去欧洲的时候,美眸中露出一抹疑惑之色,淡淡问道:“欧洲是什么地方?”

“一直往西,距离华夏一万里多的地方!”

杨青生怕苏姒不去,连忙说道:“基本上,华夏犯了个事儿的人,都喜欢往那边跑。我寻思着,你的仇人很有可能也藏在那里!”

距离华夏一万里?极西之地?

“蛮夷之地!”

苏姒蹙眉问道。

看着苏姒那淡淡的目光,杨青这才想起来,在苏姒生活的那个年代,貌似欧洲人还真的是在围着草裙,脸上涂着矿石色彩,举着木棍,对着烧烤架上的一只野猪,嗷嗷叫着,欢快跳着。

“那倒是!”

杨青赞同的点了点头。

虽然在他们在科技方面很厉害,但骨子里依然是蛮夷的掠夺劣性。

就像是强盗穿上了西装,依然改变不了暴徒的本性。

就像在龙城,杨青见过好几次欧洲人,因为一些寻衅滋事,猥亵妇女的行为,龙城人围在一起狂殴。

而且,还有一次。

那时候,他还没有修行。有一次坐公交去办事,结果上来了几个留学生。其中一个白人,上来就让杨青给他让座,说他是英国人,是外宾。

结果被杨青无视后,这群外国留学生竟然恼羞成怒,一把揪着杨青的胸口,举起拳头恐吓杨青,作势要打杨青。

杨青这个暴脾气立即就压不住了。

拥有十多年街斗经验的他,二话不说,直接先下手为强。

他一个头槌,撞得那白人一脸的血。

然后搂着他的脑袋,直接往公交车的钢管上怼。

咣当一声,那白人软趴趴的趴在了地上。

杨青转过头,看着那个白人的同伴:嗯,有男有女,有白人也有黑人。

当杨青的目光扫视过来的时候,那群刚刚还叫嚣着教训杨青的留学生,像见了鬼一样,躲闪着杨青的眼神。

以至于,他们仅仅是坐了一站,就将地上的白人拽起来,匆匆下了车。

后来,赶来的警察叔叔也没有为难杨青,只是教育了他一番后,就让他离开了。

……

“不过,话说回来,曾经的蛮夷之地,如今却变得非常繁华!!”

杨青叹气道:“以前在南宫的时候,有个卖镯子的去过一段时间欧洲旅游。他回来说,那里的人们收入很高,福利很好,看病不要钱,教育不要钱。啥啥啥都好!”

“不过,我觉得扯淡!”

杨青摇头道:“活了这么多年,我就知道一个道理。羊毛出在羊身上。不是不要钱,而是你早就把钱给花出去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苏姒静静的看了杨青一眼,然后转过头,看着车窗外。不过,她的眸子里神光一闪一闪的,说明她在听,而且还听得很仔细,很好奇。

她在清末时期醒来一次后不久,就再次闭关沉睡。再苏醒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年前了。虽然已经醒来了十来年,但她却很少走出高柳县,甚至大青山她都很少出来。

她接收这世界变化的唯一手段,大概就是几年前在山里捡到的一个收音机了。当时,开机的时候,她还被里面传出来的沙沙声吓了一跳。

所以,对于这个世界的变化,她还是很好奇的。更重要的是,她从来没接触过杨青这样的人,明明是个修行者,却始终像是个小老百姓,嘴馋,贪财,胆小,奸猾,除了懒惰,各种毛病都占全了。

不过,通过和杨青这两天的相处,她有时候觉得这种市井小民的烟火气也挺好的。因为,她从杨青的言行和处事方法中,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快乐和满足。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

杨青有些兴奋的摩拳擦掌道:“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

因为不赶时间,所以,二人一路上基本上都是在高速上活动。

不过,在路过龙城的时候,杨青下了一趟高速,在龙城东关吃了一顿羊蝎子,解馋后。杨青才带着苏姒,继续上路。

因为要出国,所以必须要有身份证护照。

这可难倒了杨青。

自己倒是有,出国什么的一点都没问题。

可是苏姒却没有。

杨青再次觉得,应该分当家,就此告别。有道是,你回你的花果山,我回我的高老庄,大家各走各路,就此告别。

于是乎,他好心的想苏姒提出了,要不就这样散伙?

结果他话说了一半,就看到苏姒转过头,用那种极具压力的目光,静静的凝视着杨青。

杨青当即投降。

……

找厕所门上预留的办理证件人的电话,来办理护照身份证,显然不靠谱。不是仙人跳就是骗子,即便最后真的能办,出来的东西也不一定是真的。

杨青左思右想,决定去一趟湘西,找一找大王。

大王是苗寨的主人,巫族至高无上的族长,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个少数民族。如今,他回村带领大家共同致富,搞新农村建设。必然会受到当地部门的嘉奖鼓励。更重要的是,他们村子之前一直与世隔绝,从位于外界有过沟通,所以村里的人绝大多数都是黑户。这一次,在当地政府的关心下,他正好要给大批村民上户口。杨青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带着苏姒过去。借个东风,让大王把苏姒的户口,落在他们村里。

……

一辆风尘仆仆的军绿色越野车,在二广高速上,一路向南。

昼出夜伏,日出日落。

一路开着车,感受着温度的变化,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楚地地界。

“山重水复疑无路,轻舟已过万重山!”

杨青觉得自己有些时候,总是会出现一种文艺青年的气质。比如此时此刻,他感受着三天穿越千万里的路程,看着此时夕阳西下的时候,楚地的山水,就不由的联想到了当年诗仙李白乘船游三峡的景象和心情。

杨青摸出香烟点了一支,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轻声说道:“苏姒,你说,如果李白来到现在,开着车走一趟二广高速,会不会也有这种感觉?”

暂且不提李白会不会开车,也不提李白走一趟二广高速有什么感觉。

但说这诗词……

苏姒淡淡瞥了杨青一眼,又瞥了一眼,最后实在是没忍住,轻启樱唇,淡淡说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是宋朝陆游的诗作!”

杨青一口烟憋在嗓子眼,满腔的浪漫文艺瞬间被戳得七零八落。

他脸色尴尬又尴尬,他看了苏姒一眼。

这女人,真漂亮,但也真讨厌!

……

太阳落山的时候,杨青终于看到了前方的湘西欢迎您的路牌。

总算是到了!

杨青松了一口气,连忙按照导航志玲姐姐的提示,下了高速。

入夜时分。

杨青开车驶入了凤凰古城附近的停车场,锁好车门后,杨青和苏姒走进了这座很有名气的山水古城。

“阿哥阿妹情意长,好像那流水日夜响……”

下了车,杨青一边走,一边看着四周,最里边还哼哼着一首民族歌曲。

身边,苏姒美眸瞥了杨青一眼,欲言又止。

“怎么了?”

杨青问道。

“你唱的有点难听!”

苏姒移开了目光淡淡道:“而且,这首歌是云南的歌曲,并不是楚地的歌……”

杨青耷拉着眼,看着苏姒。

你很讨厌,你造吗?

苏姒瞥了杨青一眼,随后神色淡淡扬长而去。

……

夜色下的凤凰古城,美得不似人间。

一轮明月高挂深蓝色夜空,倒映在沱江上波光粼粼。岸边的阁楼灯火亮起,倒映在水中。整个古城,灯火通明,宛若天上街市。

杨青也是第一次来凤凰古城,看着明镜一般的沱江,古老且独居民族特色的古建,看着大街上穿着苗族传统服装的女孩儿,嗯,好吧,那女孩儿在拍照收费。所有的一切,杨青也看得津津有味。

同样的,苏姒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只是,她的眸子里始终是那般的淡然。偶尔的眼神闪动,说明她也很喜欢这个地方,这里的景色。

她的眼神是那么的平静,仿佛一汪清澈的秋池一样。世上的所有美好,在她眼中留下影子。但当离开后,又不复存在。

仿佛所有的美好和怨恨,都很难在她眼中留下一丝丝痕迹。

月影水色中。

二人来到了沱江边,看着露出水面的一截截的石柱。

苏姒轻移莲步,走了上去,杨青紧随其后。

一轮明月下。

二人就行走在这月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