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二人趁着这换岗的功夫,轻手轻脚的便上了这妖族王宫,一路朝着璃茉所说的方向奔去。

那璃茉也算说的详细,竟然还在那山脚一处,给他们引了条小路。

这也算是恰到好处了,能给他们省了不少的时间呢…

越过那座假山,眼前入目即是一个琉璃瓦做的屋顶,光辉夺目,各类雕梁画栋,美轮美奂…

能用琉璃瓦做的屋顶,这妖族还真是富得流油啊…

瞧着四处无人,他们便从偏处的窗子潜了进去,不得不说,清鸢这自小练就的爬树功底,如今可是派上了大用场…

清鸢今天到这来,就是想验证一下,这位妖族人口中十分敬重的巫师…

到底是不是从幽族出来的少年,顺便…

若是可以,她还想知道他是怎么出来的,那沂水河畔的结界,不是只有幽族圣女的血才能打开的嘛…?可是她,从来都没有回过幽族啊…

还有,他这么费尽心机的出来,甚至还用幽冥火烧毁了沂水河畔的婆娑树,到底想做什么?

翻窗一落地,清鸢便被眼前的景象镇住了,诺大的八卦盘镶嵌在了这里,足足几十米宽的正方形地面上。

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八大卦盘,坐落其中。

在这八卦盘的中心位置还立了一个塔楼,自下而上看去,大概有十几米的高度…上面布满了各种命理和卜卦…

怪不得,这巫师府,如此之大,原来,仅仅是这占卜的器具,就已占据大半个屋子…

这里,和九重天的巫婆那很像,却比那里的布局又高出了不少…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清鸢不知道,如果他们口中妖族的这位巫师,不是从幽族离开的那位少年,还能是何人?

还有何人,竟会有如此大的手笔…她可以确定,他是幽族人!

“这里,是你要找的地方吗?”聂寻欢转头看向清鸢,他也其实也被眼前的一切震惊到了。

他活了三万多年,自是从来都不信占卜和天命这一说的。

可是看着眼前的这般景象,如此庞大的工程,这件事竟也有了几分真实可言。

“嗯。”清鸢点了点头,这里的一切和九重天巫婆哪里的布局很像,同样,和她脑海中描述的卜卦也很像…

只是,这里和她脑海中的东西相比还差了许多…

许是因为,这里的材料有限,不能复原幽族的八卦盘,但是眼前的景象,无一例外的都在告诉她,他来自幽族。

正巧这时,门外忽然有所响动,聂寻欢立刻拽着清鸢,躲进后面重重的红纱之后。

只听“吱呀”一声,这巫师府的大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两个侍女,他们将手中的托盘放到了桌案上。

“你说咱们巫师什么时候会回来呀?”一个侍女忽然开了口。

“谁知道呀?咱们巫师被请去了西山做法,哪能这么快就回来?据说西山文王最喜欢的就是客套,那还不得留咱们巫师多玩上几日,才能放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