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灵魂能量不停地汇集起来点亮了天梯,天梯从一段到直冲天际目光不可及,李易正在感叹这天梯的雄伟,顿时就感觉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那是他作为精神血脉觉醒者的第六感。

作为精神血脉觉醒,李易比普通人感觉到的东西更加的多,更加的清晰,如果说那种感觉叫什么的话,大概第六感这种说法还算比较适合的。

李易感受到了不是别的,他感受到了这片天地的愤怒,这是李易从来没感受过的,李易平时能够预感一些东西还是可以接受的,现在李易竟然切实的感受到了这减天的情绪,成精了。

李易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动作来,就感受到了这片天地一下子沉闷起来了,周围一下子有种被封存在一个密闭的空间的感觉,让人从心底感觉到了不舒服。

李易来不及解释什么,对着轩辕羽大喊一声跑,首当其冲的朝着天梯飞了过去,轩辕羽毕竟经验丰富,其实也不用李易提醒,他早就感觉到了这片天地的变化,在李易刚开口的那一刻,轩辕羽已经跑出去了。

李易心里暗骂,轩辕羽跑起来还真不含糊,也不知道提醒自己一声,要是等他提醒自己不知道要落到哪里去。

李易想到了一个故事,老虎两个人在森林里.遇到了一只大老虎.第一个人就赶紧从背后取下一双更轻便的运动鞋换上.第二个人急死了.骂道,你干嘛呢.再换鞋也跑不过老虎啊!

第一个人说道我只要跑得比你快就好了。轩辕羽怕是深谙这个故事的精髓呀。

李易虽然脑子在跑火车,但动作一点都不满,跟轩辕羽一前一后的飞窜着。

看着那通天的天梯越来越近,四周还是没有什么动静,两人不自觉的送了口气,人吓人吓死人呀。

已经能看到天梯底了,两人速度也慢了下来,李易还是感觉四周环境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就感觉整片天地像是死掉了一样,没有活力。

李易砰的一下撞在了轩辕羽的身上,李易有些不解的揉着头抬头看向轩辕羽,怎么飞着飞着就停下来了,还一句话都不说,李易刚要开口发问,结果一串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们两个到哪里去了?我在这里等你们好长时间了。李易有些惊喜的抬头朝着声音方向看过去,洛节!

李易惊喜的朝着洛节飞了过去,还拉上了轩辕羽,轩辕羽和洛节两人还是有些尴尬,只是相互点了点头就结束了沟通。

倒是李易,问长问短的终于知道洛节怎么会在这里了。原来当时自己带头,一脚踏入了这第七重天减天的界限,当时灵魂就进入了减天,轩辕羽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他选择退后等待看看自己情况在动,轩辕羽和洛节因为开始发生的那些事情,两人也就不靠在一起了,相互分开。

直到李易被大老鼠围攻,绝境中呼唤炁,虽然炁没有什么感觉,但还是入主了李易的肉身,不自觉的动了一下,这才把轩辕羽吸引进来,救了自己一命。

之后洛节左等右等都等不到轩辕羽的指挥也就不在原地继续等待了,结果过去一看。

不仅仅是李易**在那边不动,轩辕羽的**也不动了,只剩她一个人没有进入这减天了。

洛节当机立断直接就进入了这减天,刚进入看到这片陆地,还想着找找轩辕羽和李易的人,结果突然四周光点聚集,一下子天梯就点亮了,与其四处毫无目的的寻找不如就在这天梯之下等着,轩辕羽和李易如果两人没有什么意外那就肯定会来到这里的。

结果还没等多久,就看到了轩辕羽和李易两人风风火火的飞了过来。李易感叹老天的不公,自己进来就历尽艰险,无论是开始的步行探查这片岛屿,还是掉入深渊的绝望,还是面对这无穷无尽的老鼠的进攻,几次拼上性命,吃了老鼠肉,拼了自己命,到头来洛节一下来,天梯正好被自己点亮,直接通关了。

李易和轩辕羽对视一眼,也不隐瞒什么,把两人进来遇到的各种危机都说了一遍,听的洛节是一愣一愣的,最后也感叹自己进来的正是时候。

三人还在扯皮,李易突然听到了一声好像撕纸一样的脆响,李易不解的朝着那个方向看了又看,什么也没有。

就在李易以为自己听错的时候,另一边又发出了一声同样的声音,李易顿时就感觉自己浑身汗毛要炸开了。

这种撕纸的声音,虽然声音像,但李易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和不安感,这到底是什么声音。

李易对着轩辕羽和洛节两人问他们听到了什么撕纸的声音没有,结果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让李易感觉到更加的不安了。突然李易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地威胁,他如同受惊的猫一样一下子跳了开来,就在李易刚刚呆的位置,又传出了一声撕纸的声音,李易凑近过去看了一下,根本看不出有什么问题来,李易小心翼翼的把一块石头朝着刚才那个地方扔了过去,石头一分为二,平整的落到了地上。

李易顿时心脏剧烈的跳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易看着那片如常的空间,又看着那块被削成两块的石头。

听着自己心脏的跳动,轩辕羽和洛节也凑了上来,不禁也倒吸一口凉气,两个刚才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要不是李易发现,刚才那一下在自己身上,自己必死无疑呀。

李易还在庆幸自己节后余生,忽然那撕纸的声音一下子又传了过来,周围的声音变的嘈杂,到处都是撕纸的声音,轩辕羽和洛节两人也终于听到了李易口中的撕纸声音,看着远处整片空间好像掀翻了一样,犹如海浪一样的朝着天梯方向冲过来,三人感觉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