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澈仍旧躺在重症监护室里昏迷不醒。

楚凌熙隔着玻璃窗看着静静的躺在那里的皇甫澈。

“你放心,在你醒过来之前,我一定会帮你好好的守住集团,守住我们的家,你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楚凌熙的目光十分坚定。

谭杰走了过来,“太太,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

“好,我们走。”

楚凌熙先是换了一套职业装,然后就前往天鹰集团。

在她踏进天鹰集团大厦的那一刻开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到她的身上。

大家开始窃窃私语。

“听说这个就是总裁夫人,总裁出了车祸,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总裁夫人突然过来,怕是事情是真的。”

“我也听说了呢!这总裁夫人脸上有红斑,想来这个就是了。”

“看来我们集团真的要完了,本来就已经处于下风了,这下总裁还住进了重症监护室,能不能活都不一定。”

“我昨天已经开始投简历了,大家还是给自己找好后路吧。”

楚凌熙多多少少也听到了大家的一些闲言碎语,她皱了皱眉,什么都没有说。

谭杰带着楚凌熙直接进了总裁办公室里。

“怎么回事?

我不是说了让你封锁消息吗?

怎么大家都知道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知道总裁出车祸住院的人并不多,我已经叮嘱了他们一个字都不允许泄露出去,谁知道今天大家都知道了!”

谭杰显得十分无奈。

“还是有人故意为之,想要让我们乱了阵脚。”

楚凌熙头痛欲裂,现在的状况比她自己想的还要恶劣。

“太太,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原本昌黎集团之后,我们是完全占据上风的,可是盛世娱乐和皇家集团签署了合约之后,大家已经是人心惶惶,我知道不少人已经开始再给别的公司投简历了。”

楚凌熙没有说话,她现在也是没有什么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请进。”

烈逸和黎嫣一起走了进来。

“凌熙!”

黎嫣三步并作两步快冲了过来,“皇甫澈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他现在怎么样了?”

楚凌熙摇了摇头,“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还没有醒过来。”

其他的楚凌熙也不愿意多说。

“嫂子,十分抱歉,我……”烈逸觉得十分过意不去。

他本就是公司的副总裁,原本因为是烈家的继承人,他能够帮上更多的忙,可是现在……黎嫣这边,父母都在住院,他也需要帮上点忙,实在是有些分身乏术。

“没关系的,阿逸,现在没有把烈家卷进来是一件好事,这件事牵扯的人越少越好,万一我们失败了总不至于把所有的朋友都搭进来。”

烈逸垂下头去。

“凌熙,你放心,我和皇甫澈您签署了合约,我们昌黎集团是要和天鹰集团共进退的。”

昌黎集团现在情况刚有些好转,马上就要面临风波了。

“谢谢,不过万一我们真的顶不住了,昌黎还是要把自己抽出来。”

在这之前,皇甫澈和楚凌熙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现在天鹰集团已经是昌黎集团最大的股东,但是一旦天鹰集团出事的话,皇甫澈还是希望昌黎集团能够自保。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黎嫣一把甩开楚凌熙的手,“如果那样的话,我也太不讲义气了吧?

当初如果不是皇甫澈给昌黎冒着风险给昌黎注资,昌黎也不会起死回生,现在天鹰集团有难,我们昌黎若是置身事外,那也别混下去了!”

楚凌熙知道黎嫣的性子,也不想和黎嫣继续争吵下去。

“好了,别吵了,嫣儿,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先把集团稳住吧,现在最重要的是给大家吃一颗定心丸,否则皇家集团还没有采取行动的时候,我们这边已经溃不成军了。”

是,烈逸说的没错。

“现在总裁出车祸的事情已经瞒不住了。”

谭杰也不充了一句。

楚凌熙咬了咬牙,“谭秘书,你马上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我要召开全体员工大会。”

“嫂子,你有主意了?”

楚凌熙摇了摇头,“没有,既来之,则安之。”

谭杰很快下达了命令,要全体员工放下手里的工作,马上前往大会议室开会,员工们三三两两前往大会议室,路上还一直讨论着。

“总裁夫人要给我们召开全体大会呢,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该不会宣布破产吧?”

“破产?

没有那么快吧?

破船还有三分钉呢,天鹰集团那么大,应该没那么快。”

“反正我觉得不是什么好消息,这总裁还昏迷不醒,谁知道总裁夫人是不是想转移财产跑路?”

“就是啊,这总裁夫人靠不靠谱啊?

不是说她是个放荡不堪的女人吗?

长得那么丑,她该不会现在打什么坏主意吧?”

整个会议室里乱糟糟的,所有人都在说着近期发生的事情,甚至在交流哪家公司现在需要人。

楚凌熙坐在了总裁的位置上,烈逸坐在她的旁边。

面对这么多的人,楚凌熙的心也有些慌。

“大家安静,所有人马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静下来,不要再说话了!”

谭杰安排人开始维持现场的秩序。

天鹰集团的员工到底是训练有素,很快就安静下来,偌大的会议室里听不到任何声音。

“下面我们有请总裁夫人楚凌熙讲话。”

楚凌熙打开了自己的话筒,先是提了一口气,“我知道大家现在非常不安,在这样不安的情绪下,我们很难静下心来好好工作。

所以今天就是来解决大家心中不安这件事的。”

“听说总裁出车祸昏迷不醒,这是真的吗?

底下不知道是谁嚷嚷了一句。

“安静!”

谭杰立刻呵斥一声。

楚凌熙定了定神儿,“大家都很关心这个问题,那我再这里就回答这个问题。”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虽说大家都在传皇甫澈出车祸的事情,但是毕竟没有亲眼所见,不能确定是真是假。

“是,你们的总裁皇甫澈先生昨天晚上遭遇了车祸,现在昏迷不醒,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现场一片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