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这一切准备之后,我们买了机票迅速赶往米国。

不过就算我们到了米国还是不知道应该去什么地方,毕竟那个女鬼在告诉我的时候,也只是让我先到达米国,说什么到时候自然会有人联系我。

虽然我不相信,不过此时也只能按照他所说的来做了。

“这就是米国?”

下了飞机之后,楚思离打量着面前的环境感慨了一句。

“我也是第一次来。”我无奈的笑了笑。

没想到第1次来到米国居然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至于这里的美好风景,我们也是无暇欣赏,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做。

我们三个人直接来到了机场出口。

令人意外的是,机场出口有一群穿着古怪的家伙站在那里。

那些人就像是在等什么人一样。

而且我看他们身上的衣服有些眼熟,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但一时之间还是没有办法想起来是从哪里见过这些衣服。

当他们看到我们之后,立马朝着我们的位置走了过来。

“Hello?”

站在最前面的一个男人和我们打的招呼。

我和老霍楚思离三人面面相觑。

我们三个可都是土生土长的华族人,虽然我好歹是个大学生,但不幸的是我的英语很差。

一些简单的还是能够明白的,在书面上的那些知识,真正的要用于实地的话,恐怕还是有一些差距存在的。

我看着面前的这个人说着一些蹩脚的话:“你会说华族话吗?”

“你是华族人?”那个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随后他拿出一张画像,仔细的比对了我一番,又对着身后的人窃窃私语。

那些人一脸恭敬地对着我说道:“我们奉主人的命令,早就在这里等待你了,还希望先生能够跟着我们一起前往!”

“行,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确认我朋友的安全。”我对着他们说道。

现在谭金和余五在他们的手里,至于是生是死,我在没有见到之前也不能断定,只能够先查看一番,必须保险起见。

“这个没什么问题。”

那个男人很爽快地被答应了我的请求,随后拿出一个手机,按下了拨通电话。

我心里只觉得奇怪。

难不成那个女鬼短时间之内就学会了怎么使用手机。

当然是我想多了。

电话那头接听的仍然是一个和他们穿着一样衣服的异教徒,不过他们用视频连线的方式确实也让我看到了,谭金和余五此时被捆绑在一个房间里,不过两个人看上去还是比较正常的,起码还活着。

“既然没什么问题了,还是希望你们能够老老实实的配合我们。”那人又对我说道。

我点头道:“只要你能够确保他们的安全,我一定会配合你们。”

砰!

话音刚落,我就知道我的乌鸦嘴恐怕又显灵了,因为我听到了一声枪响。

网上都传言自由米利坚,枪战每一天,然而非常不幸的是,我刚下飞机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

我扭头撇了一眼。

几个身着黑色衣服,头上还带着丝袜的男人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那些家伙手里明晃晃的突击步枪更是让我们有些意外。

“趴下!”

那人对着我吼道。

由于楚思离听不懂他们所说的话,仍然站在那里,一脸古怪的打量着他们,我急忙上前将楚思离按在了地上,同时在楚思离的耳旁轻声说道:“等一下你听我的就行。”

先前和我们交涉的那名中年男子来到了持枪的悍匪面前,对着他们笑道:“我们是白莲教的教徒,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什么身份,但你要知道这一块地方全部都是白莲教的人,如果你们敢动手的话,保证会让你们身首异处!”

“白莲教是什么东西啊?很有名吗?”

持枪悍匪并没有因为中年男子的话而动摇,反而是一脸嘲弄的看着他。

中年男子原本还想要反驳,但是明晃晃的枪已经对准了他。

只要稍微抠动扳机,这个家伙的脑袋就会像一个西瓜一样爆开。

在这个时候,任凭自己有什么样的想法,恐怕都要放一放了,现在也就只能够按照这几名持枪悍匪的说法来做。

“你们的车子不错嘛,这辆车子我们就征用了!”

为首的持枪悍匪将目光转向了白莲教开来的那辆车。

就在这时站在后面的一名悍匪走了上来对着头头说道:“好像来巡查了,你看这里有这么多人,咱们不如抓几个当为人质,到时候就算巡查找到我们,他们也不敢动手!”

头头打量了我们一番。

我心里瞬间便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当然我的预感是对的。

那几个家伙一脚把我踹翻在地,随后将我五花大绑直接抬到了车里,楚思离本来还想要对付这个家伙,但老霍毕竟当过兵,知道那些枪械的威胁,赶紧拉住了楚思离。

一番交涉,我们三个人已经被当成了人质。

我都快懵了。

刚下飞机就遇到了持枪悍匪,这样戏剧性的一幕还真是只能从电影里面看到,然而就这么真实的发生在了我们的面前。

也印证了网上流传的那一句笑话:自由米利坚,枪战每一天。

不过当我被卷进这件事情的时候,却已经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思,此时绝对是一种欲哭无泪的心情来面对这件事情。

“该怎么做,要不要动手解决掉他们?”楚思离对着我问道。

我打量了一下面包车内的情况。

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因为在我们的身旁还有两个拿枪的家伙看管着,我们稍微有什么动作恐怕都会被他发现,到时候只怕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在他的枪口底下。

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来看,根本就不足以应对这件事情。

这倒是个麻烦。

不过好在老霍当过兵,他对这些枪械了如指掌,如果给他一个机会的话,兴许还是能够帮助我们解决掉这群人的。

不过我们必须要寻找一个好的机会,将他们手中的枪械夺出,只有这样子才能够确保我们三个人的安危。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