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王怒鳞击!”金鳄旋转着朝着黄猿冲来,周围带着无数锋利无比的金鳄鳞甲碎片。

“哦呀,看起来这一招威力好强呢,真是可怕哟~”黄猿嘴上说着可怕,身体却很不诚实地做出了反击动作。

金鳄就和一个高速旋转的陀螺一样,只不过这可比陀螺威力大太多了。

虽然金鳄冲向黄猿喝速度奇快,但这在黄猿眼里其实也很慢,面对着气势汹汹的金鳄,黄猿微微跳起,朝着冲过来的金鳄一脚踢去。

金鳄现在处于高速旋转的状态,黄猿如果这时出脚受伤得肯定是他,想到这里,金鳄不由得提醒道:“黄猿,我奉劝你这一脚还是别踢了,会受……”

金鳄话都没说完,黄猿的脚就已经踢到了金鳄的背部,金鳄只觉得背上传来了阵巨力,随后嗓子里一阵甘甜。

不出意外,金鳄被黄猿这一脚踢飞到了演武场的的另一边,砸在了墙上掉不下来了。

黄猿看了看金鳄,无奈地叹了口气,踏着悠闲的步伐一步步地走了过去,“哦哆,老夫说什么来着?刚刚这一脚确实应该听你的不踢出去的~”

金鳄心里也苦,自己的意思是让黄猿小心别受伤,但现在看来自己就是典型的瞎操心,竟然妄想着能伤到黄猿,看来最近却是有点飘了。

黄猿将金鳄从墙上扣下来,此时金鳄的背部一片淤血,就是刚刚黄猿那一脚提出来的。

如果黄猿的劲在用大点,可能就不只是淤血这么简单,虽然金鳄已经通过自身的高速旋转化解了大部分力量,却依旧伤成了这样。

黄猿拿了点药给金鳄的背上抹了点,毕竟金鳄可没法自己一人上药,刚好黄猿就在旁边,也不需要让别人来了。

“黄猿,麻烦你了,这次我真的是给你添麻烦了!”

“嘛~这个你知道就好了,老夫也想清闲清闲呢~”黄猿毫不避讳地说着。

金鳄早就不在意黄猿的直来直去,也想得很透彻,这次的比试也是自己一厢情愿弄出来的,所以也算是有些自作自受了。

稍作休整后,金鳄就告别了黄猿,他打算开始着手准备闭关的事情。

“黄猿,那就先分别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所突破,不过这次主要是修心,希望能有些感悟吧!”说完,金鳄就离开了。

黄猿知道这肯定是有很长的时间见不到金鳄了,长老殿现在就剩下两位供奉了,就是千道流和黄猿他自己。

“之后想必会冷清不少呢~”

武魂殿拥有的封号斗罗也不少,但达到95级的确实不多,可能需要许多年他们才能有所突破。达到封号斗罗的层次,每一级都是极难突破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卡在一级很长时间。

这时,千道流突然来到了黄猿身边,看了看演武场中的痕迹,问:“黄猿,刚刚你和金鳄战斗了吗?”

“嗨,金鳄打算闭关了,想和老夫比试一下,老夫也不好拒绝呢~不过话说回来,大供奉已经把千仞雪安抚好了吗?”

千道流坐在了黄猿旁边道:“如果没有安抚好,我还能在这里和你唠嗑吗?”

“脾气真是坏呢~”黄猿故作害怕地调侃着。

千道流可不管黄猿的搞怪,严肃地说:“金鳄他有说要闭关多久吗?”

黄猿摇摇头,“并没有哦,闭关这种东西也没啥确切时间呢~”

千道流觉得也是,毕竟闭关的目的就是想有所突破,具体突破什么,突破的时间肯定也是不知道的。

“这样一来长老殿就剩下咱们两位供奉了!”千道流有些忧愁地叹息着。

“大供奉,供奉是少但封号也是够多的,迟早会成为供奉的~”

听黄猿这么一说,千道流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对着黄猿道:“我一直都没发现你竟然也会安慰人呢!”

“嘛~老夫平常也不怎么安慰人的,也不用想太多~”

千道流并不怀疑黄猿说的这点,从黄猿的日常习惯就看得出来他就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只会站在旁边说一些挺风凉的话。

“好了,不和你多说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下个月千仞雪觉醒武魂,之后猎杀魂兽的事情,就由你带她去了。”

“啊咧~大供奉桑,只是个第一个魂环应该不需要老夫去吧~”黄猿也不知道千道流到底是个怎么想法,第一魂环让他陪同这是要直接获取万年魂环吗?

“别想多,只是由你去我更放心罢了!这次的事情,想让我也想通了不少,你的实力在我之上,我很放心!”

千道流倒是没有对黄猿隐瞒真相,黄猿听了后也只能耸耸肩答应了,毕竟千仞雪他也很喜欢,当然只是长辈对晚辈的关爱而已。再有一个月,黄猿差不多就是59岁的人了!

“看来本体给千道流留下的阴影有点大啊,直接让千道流有些慎之勇者转变的嫌疑了~”黄猿心想。

要说对千道流的看法,黄猿倒是并不怎么讨厌,主要讨厌的就是个千寻疾而已,其他的成员都还好了,毕竟立场问题。

就比如争议最大的赤犬,在大多数人眼里他就是个恶棍,但站在海军角度来看,赤犬那是一点错都没有。

如果海贼王改名叫海军王,搞不好厌恶的就是路飞那一伙人了。

黄猿本身也没有太大的目标,就是每天轻轻松松地打卡上班,悄悄地帮帮武魂殿就好了,毕竟黄猿在斗罗的归属就是武魂殿。

那些什么内政和对外的一些手段就不是黄猿该操心的了,交给比比东好了。

说起比比东,也不知道本体君有没有把这个事情告诉她呢,黄猿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随后又转念一想,这种事情本体会操心的,自己就不用瞎折腾了。

“喂,黄猿你刚刚发什么呆呢!听到了吗?”千道流看着自己说了半天,黄猿在那里发呆不由得质问道。

“哦~嗨嗨~老夫知道了,刚刚一不小思想抛锚了~”

千道流也犯不上为这点小事情生气,黄猿虽然表面上是听自己的命令,但其实二人的地位可以说是相同的了。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黄猿的实力和黄猿救了他一命。

不过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的,千道流故作严厉地道:“记住了,下次我讲话的时候可不要开小差!”

黄猿举起双手,“嗨嗨嗨,老夫明白了,安心~口哒噻(语缀)”。

千道流说完也没有逗留就离开了,没过多久黄猿也离开了演武场。

“还有一个月吗?那估计这一个月里千道流可能也不会给自己指派什么任务了,又是清闲的一个月呢~”黄猿心里窃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