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内。

林幼岑俯下身子,逼视着程素的双眸。

“程素,你要知道整个铭香小区都是林家的产业,而你所住的这套房子,也不过是小砚支付你的保养费。你什么为人我暂时不清楚,但你的脸皮倒是挺厚,住的毫无心理负担。”

“你!”

程素稍加思索后,一张俊脸骤然煞白,无言的指着林幼岑,葱白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好!那我搬出去住!”

程素冷冷的看了林家母女一眼,高洁的表情跃然脸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房产证毕竟写着你的名字,我们林家也不差这千八百万。”林幼岑面色淡淡的开口,像上帝一样俯瞰渺小的众生,“只要你跟我去一个地方,我把你所住的房子,换到中心的豪华住宅区,你觉得怎么样?”

“不去!”

程素语气果断的拒绝道。

“哼……”

林幼岑早有预料,口中发出一声淡淡的冷哼。

“这可由不得你!”她斩钉截铁的说道。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难道还想绑架良家男纸吗?”程素故作惊惧,盯着两名蠢蠢欲动的女保镖,俊脸苍白的说道。

林幼岑没有回话,嘴角轻轻动了动,向旁边的保镖使了一个眼色道:“带走他,不用浪费时间了。”

“妈,要不算了吧。”林墨于心不忍,全程秀眉紧蹙。

“事已至此,动手吧。”

林幼岑一脸漠然。

话音刚落。

随即两名保镖向前走一步,站到程素的跟前。

“抱歉程先生,得罪了。”一名年长的保镖微微低头,语气略带歉疚,一双强有力的臂膀,直接攥住程素的手腕。

“你……你们!你们林家没一个好东西!”

程素“气”到语无伦次,但故意看了林墨两秒,意思是不将她包含在内。

见此。

林墨心中一阵感动,悲喜交加。

‘程素对我感官不差,我本来有机会将他追到手。但经过母亲这番折腾,万一误会人家程素,势必引起更严重的隔阂。’林墨暗暗想着,一双拳头缓缓握紧。

林幼岑听到骂声,心中厌恶更甚,因为程素刚刚那句话,直接将林家三十来口人全部包含在内,但她面色未变,率先走出房门。

林墨走在最后边,她看着程素不断挣扎,却被两名保镖死死擒住。

他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弱男子,平常甚少锻炼,单论力量又怎么可能同两名女子抗衡?

林墨看的一阵揪心,程素缓缓抬头,向她投去求救的眼神,但她只能佯装看不到。

“林墨,她们为什么要抓我?你救救我……”

程素此时焦急的质问道。

“我……”

林墨支支吾吾,从小一直慑于母亲的压迫,根本不敢告诉程素有关“一梦黄粱”的事情。

“对不起……”林墨最终低下头,用这三个字作为回应。

下一秒。

林墨呼吸一滞,看到程素眼神里的希冀渐渐退散,转为一片死灰之色,并且也不再进行任何挣扎。

…………

程素象征性的挣扎无果,跟随林幼岑坐上一辆黑色的商务车。

辗转乘坐直升机后,又经历了半小时,然后程素惊讶的发现,直升机飞行到一片广袤的山脉上方。

而就在山脉的最顶端,坐落着一间繁华秀美的大型山庄。

山庄依傍万丈悬崖,所处海拔超越三千米,从上往下望去,能看到一片翻腾的“云海”。

壮观。

惊奇。

‘在此地建立一座山庄,所耗资金难以想象,林家的底蕴非比寻常,绝非大众眼中的普通豪门。’程素心中惊叹。

直升机缓缓下降,停到一处碧绿的草坪。

程素只看到“云霁山庄”四个正楷大字,便被林幼岑蒙上眼罩,带到一间科幻感十足的手术室。

手术室摆满各种仪器与道具,站着七八名白大褂医生,她们严阵以待,见到程素之后,“啪”的打开无影灯,直接进入手术状态。

随即。

程素的眼罩被揭开,他慢慢睁开双眼,审视着眼前的景象。

“你们想对我干什么?”

程素稍加一想,俊脸慌张更甚,他转头往门口跑去,试图逃离手术室。

“小狐狸精,你想跑去哪?”

林幼岑鬼魅般的出现在程素身前,素手一抬,轻轻砸在程素的后脑勺。

“唔……”

程素顺势发出一声低吟,整个人软倒在地,头部重重的撞到一个不知名仪器上面。

‘可恶,她竟然不扶我一下,倘若没有设定傍身,撞这一下不得疼个半死……’

程素心中暗叹,表面上一副“我已经晕死”的模样,然后利用天眼观察周围的景象,他发现林家姐妹都坐在手术室的外头,只不过互相甩给对方冷脸,没有半点沟通的意思。

不多时。

两名女医生扛起他,放到一个手术台上边,开始在他的头皮贴上各种神经传感器。

“滴滴……”

中心最大的仪器发出响声,在一名医生的调试下,指示灯由红色跳到绿色。

一名助理正在记录数据,端着小本子走到“于红”面前,语气严肃的说道:

“确认程素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他身体偏向虚弱,患有重度抑郁以及重度低血糖,但各项机能均正常,可以进行记忆屏蔽手术了。”

“好!”

于红推了推金丝眼镜,她刚刚见到程素之时,简直可以用惊艳来形容。

这是她懂事以来,见过的最为俊美的男子,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简直是一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但于红已经过了恋爱的年纪,而且组建家庭,面对程素之时,只是抱着欣赏的目光,开始操作各项精密的手术仪器。

…………

手术开始。

程素头晕脑胀,就像漂浮在虚空之中,一些熟悉的影像在慢慢淡化。

“系统,你在吗?”

他看着眼前严肃的架势,顿时暗暗呼唤了一声系统,在这个时候,金手指的好处又体现了出来。

“不在。”

“系统,我不想被屏蔽记忆,你有什么法子吗?”

“请支付10000点心动值,可立即在术后恢复记忆。”

“200点吧。”

程素在同她商量,随口报了一个数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