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一日,是开学日,也是玲玉公司重新开业的日子。

开业当日隆重而热闹。玲玉请了几个业务,顺便搞了场活动,卓见成效。

子明和霈霈,陆阳和子芸,莎莎和美丽,云妮一家五口悉数到场,连玲玉父母都从H市赶来了。只除了陈诚,不但人影没有,连电话都没有。

周妈妈问起陈诚,玲玉直接撒谎:出差了,赶不回来。反正也不用担心会被揭穿,因为吃完中饭,莎莎和美丽就会送两老回家,而霈霈还得赶去上班。

人未变,址未迁,只是心境已然不同,这让玲玉倍感凄惶。

开业宴请的地方定在程前新店,这是云妮和李意两人极力主张的,理由是程前是客户,照顾他生意也是照顾自己。毕竟关系打好了,以后再开店还是找公司装修。

玲玉一再反对,奈何连郑姨都投了赞成票,也就只好作罢。

程前只给玲玉发了信息,并没有去公司祝贺。但是,众人抵达饭店时,他却在门口等候,热情招呼且跑足全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主人家。

玲玉想起年初陈诚陪她和大伙吃的开年宴,内心的悲凉以光速递增。

如果,真的凡事都可以替代,世上也就没有那么多的伤心人儿,更没有那么多千古传唱的诗词曲赋。

云妮作为知情者,自是愤慨有余又推波助澜,不然,她不会极力主张把吃饭的地方定在程前店里。

饭吃完,人已散,玲玉趴在办公桌上假寐,云妮冲了进来。

“陈诚什么意思?今天这日子,他竟然不来?别告诉我他出差,骗谁呢?”

玲玉没有抬头,“你要的不就是他不来吗?不然你不会坚持把饭店定在程前那。”

云妮:“......“有这么明显么?她都故意拉上李意了。

“你说,我要不要告诉陈诚我不能怀孕,这样说不定他就不再这么拖拖拉拉的,直接和我离婚了。”

云妮:“......“

两人一时无话,气氛陷入死寂。

良久,云妮伸手抱了玲玉,“你要是真舍得,我是赞成的。你现在这样和单身有什么区别?离了,你就自由了。”

“然后,就可以和程前在一起。他离过婚又有小孩,既愿意待我好又不用担心生育的问题,是这样吗?”玲玉抬头,眼中充满嘲讽,“所以,你一直安慰我不要担心,听医生的话保持好心态,安心吃药就会怀上。这些话都是鬼扯,连你自己都不信。”

云妮:“......“

“如果真的可以随心所欲,当初郑海伤你至此,你为何不把孩子直接打了,再重新找个人嫁了?”

“我和你不一样,我们始终有两个孩子。”

“所以问题是出在孩子身上?因为我和陈诚没有小孩子,没有牵拌,所以我们离婚就可以干脆利落,说断就断是吗?”

玲玉摇头,眼泪滑落,“可是我做不到呢。我原以为当我知道陈诚出轨,我会干净利落的转身。可是,当事情发生后,我发现我更多的是伤心和不舍。我终于知道,我妈当年为什么死都不肯和我爸离婚,除了因为孩子,更多的是她爱惨了我爸,不舍得放手。”

陈诚坐在电脑前发呆,手里的短信始终没有发出去。

玲玉公司今天开业,她昨晚有特意和自己提起,还笑问他会不会到场。

他清楚看到,当自己说不去时玲玉眼里的失望,虽然她当时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

两人冷战以来,一直像两条不相交的平衡线。

玲玉没有追问他萧红的事,也没有大吵大闹,更没有向他提离婚。

这让陈诚大感意外。玲玉当初结婚时,信誓旦旦地说,如果背叛她,她一定会转身就走。现如今,这样做了,却为何迟迟不见她提离婚,陈诚甚至连离婚协议都准备好了。

萧红从隔壁办公室过来,看着陈诚拿着手机发呆,“其实你这又何必?一定要这样吗?”

陈诚没有回答,从办公桌上起来,拿了份转让合同,“财务来了吗?”

萧红办公室就在财务室隔壁,“嗯,刚看到红姐来了。”

“好,谢谢。”

陈诚转身出了办公室门,去了财务室,萧红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发呆,想起出差时,陈诚发烧那晚对她说的话。

“我想请你帮个忙,以后适当的时间,帮我接一下我老婆电话。如有必要,我们可以装得亲密点。但这仅仅是假装,不作它想更不会对你有任何过份的行为,我们还是平常的同事关系。我知道我这要求对你很过份也很残忍,如果你能接受,那谢谢你。如果不能,我会找别人。”

萧红听了,震惊又恼怒,惊的是陈诚会这样做,又生气他明知自己对他的心思,却对自己提如此过分的要求,“为什么?你既然如此爱她,为何又要如此?”

“我有我的理由。请你考虑清楚再回答我。如果做不到,不要勉强。”

萧红自是答应的,如果她不答应,陈诚就会找别人。与其看着他和别人来演这么一场戏,不如就自己咬牙狠心来做,至少这样,还能找点心理安慰。

“谢谢!我知道这太强人所难了,请你务必保密,不要告诉我太太。”

然后,便有了萧红在陈诚房间接电话的那次事件。

当其实,萧红就站在房间里,陈诚站在窗边,脸始终看着窗外,面无表情。

萧红挂了电话陈诚就让她出去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多说一句。

第二天,萧红看陈诚黑眼圈严重,想来是一夜未眠。

而在那之后,陈诚除了上班就是呆在酒店房间,足不出户,人却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睡眠不足的样子。

萧红追问过一次,陈诚却始终不肯说,无奈,她也就作罢。

萧红做了千般猜想,分析来分析去,都没想通陈诚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有一点,萧红是想得很通的,那就是,陈诚对于周玲玉的感情,不是任何女人可以替代的。

陈诚做那么多也不过是为了周玲玉而已,从来没有考虑自己或别人的想法。不然,不会这么残忍,明知她对他的心思,还拉着她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