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在哪了?”苏云微笑着问道。

那青年眼珠子连转,心中自然在吐槽,古迹夺宝哪有什么对错的,只是我的实力不如你,才会跪下求饶,只为活命,但要说错的话,还真没有什么错。

他灵机一动:“我是被云少的虎威所慑,才会情不自禁地跪下来,错在没有早点认出云少。”

这马屁拍的。

苏云挥挥手,道:“去吧。”

确实,古迹夺宝,谁都可以出手,这种竞争是免不了的,苏云只是不爽他之前的态度,这才会出掌吓吓对方,没想到这家伙也太怂了,居然直接就跪了下去。

那青年如得大赦,连忙转身就跑。

天哪,一名丹师的实力居然这么强,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吓死他了!

苏云收好地气根,再次展开了搜索,不过,他将整个区域扫了一遍,却再没有丁点收获。

想想也正常,药园失了打理,那些原本不适合长在此种环境下的药材肯定会迅速枯萎了。

能够找到一段地气根,已经是很幸运了。

苏云想了想,决定出去。

这里大部份都是废墟,于他来说最有价值的药园已经荒废了,而他又不需要功法、武技,所以,还在这里浪费时间做什么?

走。

他按原始返回,从那个破口的口子中走了出来。

看到苏云时,五大宗、郡王府的人都是露出讶然之色。

你怎地如此之快就跑出来了?

难道,一个五星势力的宝藏对你的诱惑还不够吗?

其他人是好奇,而海云宗的几名大佬则是震惊,在那么多人追进去,居然还杀不了这个丹海二震?

这家伙肯定手握灵器,但是,他们已经分析过了,应该只能在狭窄的地方才能发挥威力。

那苏云是怎么出来的?

自己的那些弟子呢?

是生?还是死?

海云宗的诸大佬都是脸色阴沉,难看无比。

“苏云,本宗的那几名弟子呢?”桂弘喝问道。

苏云失笑:“你是在质问我吗?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听到这话,桂弘不由一窒,而其他人则是感慨。

这么一个年轻人,总会让人下意识地将他当成了小辈,忘了他其实是一名三星丹师,地位可丝毫不弱于他们的。

桂弘碰了一个钉子,自然恼怒之极,但是,他却又发作不得。

苏云反倒说了:“那七个人,应该是出不来了吧。”

言下之意,就是他们都挂了。

什么!

胡学志等大佬都是又怒又心痛,这派出的七人乃是他们仅有的几个可以拿得出手的,再少了他们几个,海云宗的丹海境这一代就完全出现了断层,虽然还有几个,但老的太老了,年轻得太年轻了。

偌大一个宗门,真要毁在一个少年的手里?

“苏云,敢杀我宗弟子,老夫要你血债血偿!”桂弘森然说道。

“桂兄,你哪只耳朵听到苏丹师说了,他承认杀害了你们家的弟子?”九月门的三长老顾严说道。

苏云本身有着惊人的价值,又与金夏羽是朋友,所以,九月门自然十分珍惜这个资源了。

现在桂弘发难,九月门第一时间支持。

“就是,苏丹师只是说了一个猜测罢了,你们海云宗何必上纲上线?”盘蛇谷的一名长老也是阴阳怪气地说道。

相比之下,原承初再强,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可是,苏云若成了四星甚至五星丹师,那么,只凭今日的相助之情,日后要请苏云炼丹的话,是不是就会多一点机会呢?

所以,帮谁是很显然的事情。

不止是盘蛇谷,落云门、青云教等,都是向苏云表达了支持之意。

胡学志哈哈一笑,伸手拦住了桂弘,又向着苏云说道:“苏丹师,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咦,这就怂了?

苏云看了这老家伙一眼,心中生起怀疑,对方八成又在琢磨什么阴谋诡计。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此而已。

有什么招,尽管放马过来吧。

苏云大步离去,回转郡城。

等替宋柠希炼制一些丹药后,他就要离开安云郡了。

这里的物资真是太贫乏了。

去帝都,那里集一国之财力、精华,最是适合他的发展。

两天之后,他回到了郡城。

他开始稳固境界,夯实基础,之前靠灵药连连提升提升,导致灵力在体内运转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丝丝的滞涩。

这是一个隐患,需要尽快解决。

一晃,又是三天过去。

苏云一直闭门修炼,期间丹师塔来了一个人,说是给他的身份令牌出了一点小瑕疵,需要拿回去处理一下,苏云便将令牌丢给了他,这人他认得,之前去海云宗的时候便是随行的一员,是名一星丹师。

宋柠希还没有过来,不过,封岳门遗址之行则是结束了,各个势力到底有多少收获,便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绝对不可能外泄的。

不过,接下来就是安云王的六十大寿,所以,各大势力并没有回归,索性都是跑到了郡城来,直接给他贺寿,免得还要多跑一趟。

苏云也收到了郡王府的请帖,不过,他只是去露了一下脸,便回了苏家。

这种虚情假意的热闹,他真是不喜欢、不习惯。

回到家里,他却是看到了一个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

宋柠希!

由衷地,他的心中生起了一种喜悦,笑道:“你来了。”

“又要麻烦你了。”宋柠希也笑道。

苏云点点头,扳着手指数道:“我来算算,你欠了我多少人情了。”

宋柠希失笑,知道苏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

“咳咳!”就在这时,只听有人咳嗽了起来,仿佛在提醒他们,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人哩。

宋柠希连忙道:“忘了跟你介绍,这位是我们苍月宗的首席丹师段初,如果按照丹师塔的划分,他属于四星丹师。”

苏云这才看向这位段丹师,看上去得有六十多岁了,但红光满面,精神状态好得很,还有一种隐藏在骨子里的傲气。

丹师或多或少,都有这种毛病。

一句话,被惯出来的。

段初则是打量着苏云,显得不可思议之极。

这么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居然是三星丹师?

不!

他甚至炼出了造血丹,帮助宋柠希凝炼出了神血,这说明对方其实拥有了四星丹师的实力,可丝毫不比他弱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